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男權與宣傳:識別和避免權力濫用

男權與宣傳:識別和避免權力濫用*

文/柯森(G. David Kosen)
譯/李文屏 图/Jane Lee

很顯然,有些人認為我別有用心,不可靠;也有些人聲稱我受不了當代社會的文化壓力而挖聖經權威的牆角;還有人恐怕我已經邁出了「危險的第一步」,不僅自己向著自由派神學的深淵螺旋下降,而且還帶著其他人一起沉淪。

男權與宣傳:識別和避免權力濫用因為我是一個聖經平權主義者。

七年前,我接受神的呼召到一個尋求復興的教會做主任牧師。牧會的頭三年頗蒙神賜福,教會得以更新和成長,以至需要成立一個聘牧小組物色新同工。在好些候選人的資料中,一個姐妹顯得格外優秀和突出:她具有道學碩士學位,也具有該事奉職位所需要的各種條件。但是,當小組將她的資料上呈給董事會的時候,她被否決了,原因只有一個:她是一個「她」,而非一個「他」。

我早在前往任職的時候就曾坦率地表明,我支持姊妹在教會當領袖。雖然當時教會尚沒有姊妹擔任過領袖,但我確信「是時候了」。這個教會所屬的宗派早在1979年就已正式確定聖經中男女平等的原則,我也是該宗派按立的。所以我認為教會目前所缺的,只是有關女性事奉和領導的聖經教導,故在教會內部開始了一些對話。誰知道,我點燃的是根導火線。

很快我就意識到,教會有一群具有影響力的核心成員並沒把「對話」當成討論的機會,而是看做威脅。他們認為宗派在廿五年前已經向文化妥協了,他們則一直在保護教會,而我竟然倡導教會走「自由神學」的路線。為此,他們採用了一些主張男權的網站和一些較有影響力的男權主義作者的言論,啟動了一個「宣傳機器」。

識別宣傳

「宣傳」這個詞似乎不是一個促進和平的詞彙,有必要先來澄清一下它的含義。「宣傳」是刻意重組一些資料,為的是塑造觀念及影響行為,意在說服他人接受某樣東西,而非通過沒有偏見的對話來培養相互的尊重和理解。宣傳常以不同的形式出現,在這篇短文裡,我們只提及它三方面的策略。

一、洗牌術

「洗牌術」這個詞來自賭博行業。賭博能手往往能設法讓牌序對自己有利,甚至在洗牌的時候就讓自己處於優勢。在宣傳上使用洗牌術,就是有意使用一些方法,盡可能地讓自己好看,讓意見不同的對方難看。他們精挑細選一些只對他們有利的證據,好讓聽者只接受其單方面的結論。

男權主義者使用洗牌術的時候,往往只提供他們所偏好的單方面學識,對其他研究結果則持忽視或貶低的態度。例如,長期以來,在有關性別角色的爭論中,焦點之一是對希臘詞kephale的理解。kephale被翻譯為「頭」,出現在好些很關鍵的句子中(尤其是弗五23)。男權主義者堅持kephale的意思總是「施權柄」,而否定它有其他意思的證據。

然而,在過去卅年,許多研究指出kephale還有「源頭」或「起源」的意思;近年有些學者更進一步發現: 在新約中,kephale最常見的意思是「僕人-供應者」。在保羅給以弗所和歌羅西教會的書信裡,他使用了kephale五次,每一次都有這個意思,提及基督作為「僕人-供應者」時,就說祂是kephale(頭)。面對這些證據,男權主義者卻依然強調kephale只有「施權柄」的意思,堅持沒有證據顯示它還有其他解釋,這只會讓人越發不安,感覺牌被「洗」了。

二 採用含糊卻閃耀的字眼

在爭論中,使用被人看重的觀念較易贏得贊許,尤其一些閃閃發光、引人喜愛的詞彙,像「自由」、「榮譽」和「愛」等詞彙就很容易激發人作出正面的回應。又如要求人去「捍衛自由」,通常都會得到認同的,因為自由是可貴的。

男權主義者經常使用「榮耀神」、「字面解經」、以及「維護傳統價值」等很有動力的句子,讓人難以抗拒他們的立場。他們似乎認為,只要你是肯定這些價值的人, 你就必然會同意男權立場。

三、戴帽子

與使用發光的詞彙相反,「戴帽子」是將人或觀念與負面的東西聯繫起來,使其獲得不良的評價。它跟為人貼標籤、以刻板成見來看人的方法緊密相連。

「戴帽子」往往用於貶損人的信譽,通過負面的詞彙和聯想,為對方貼上貶義的標籤,突出其威脅性,從而製造懼怕情緒,喚起偏見。男權主義者最常為聖經平權者貼上的標籤有兩個,即「女權主義者」和「自由派」。這兩個詞彙在大多數較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心中,都會挑起負面的回應。

「戴帽子」的另一個策略是人身攻擊,拉丁文叫做ad hominem,攻擊對手而不是對手的觀點。許多維護男權主義的領袖,就是通過詆毀聖經平權者的人格來達成其目的;他們最近出版的好幾本書都斷言說,主張男女平權的學者們正漸漸偏離聖經的權威性,有意將人帶上歧路。

以上策略的綜合使用,會製造出「懼怕和誹謗」的氣候。懼怕能產生強大的「說服力」,通過製造壓力和害怕對立的心態來樹立自己的立場,這種做法有時頗有成效。

如何面對宣傳

面對這些宣傳策略,很必要的第一步就是培養對宣傳的觸覺,認識到它是怎樣運用的,用了什麼特別的技巧,從而對它的潛在影響力做出回應。

宣傳策略中的主線不是追求真理而是爭奪權力,它對事情的真相和如何提供証據並不一定真有興趣;它讓某件事或者某個人失去信譽的目的,在於讓自己浮昇成為「贏家」。能認識到宣傳的這一根本實際,是有效回應它的關鍵。

聖經平權者應當有勇氣宣講自己的想法,也應該指出男權主義宣傳策略的真相,特別他們不和盤托出全部真理的做法,其實是一種不道德的行徑。我們必須以合乎道德的抗拒方式來回應它不道德的本質。

在半真半假、資料誤導甚至欺騙的氣候下,揭示真相顯得尤為重要;如果要有效地應對男權主義的宣傳計畫,我們必須公開面對和質疑其「扭曲真相」的事實,不過,不應訴諸於「反宣傳活動」或者貶低和醜化他們的方式;而是需要好好體察當如何運用耶穌所教導的「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太十16)的原則。

男權思想正逐漸成為許多福音派教會的教義,特別年輕的一代,他們甚至把自己看成是身在戰場的十字軍,願意用盡一切辦法來贏得勝利。請看看下述引言,它來自一個男權主義的先鋒網站:

「這整場爭議所要處理的問題是:神所創造、美好而優秀的男女兩性如何反映神和祂的品性。我們會按照神的話語來活出男女各自的特性,從而榮耀祂嗎?還是說,我們要否定神的話語、屈服於現代文化的壓力?這是一個我們必須做出的選擇。」

對男權主義者而言,「神所創造的男性和女性」是嚴格定義在男高女低的等級意義上,否認這等級就是否定神的話語。不幸的是,許多人因為信服這樣的立論而身體力行這一扭曲的真理;另一方面,聖經平權者則低估了男權主義的有害性和咄咄逼人的特點,常常只把它當成一個不受歡迎、或輕描淡寫它的威脅性,不作深入的研究。

我們當如何以洞察力和勇氣來識別、理解和回答男權主義的宣傳?並相信「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五17) 這就是我們所要面對的挑戰。

(Translated from: Kosen, G. David. "Patriarchy & Propaganda : Recognizing and Avoiding the Abuse of Power. " Mutuality, Winter, 2011. Used with permission from Christian For Biblical Equality.)

* 因“patriarchy”常見翻譯是父權制,或以男性為主的家長制,因本文涉及的是教會內對待性別的問題,故譯為「男權」。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