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問題、挑戰  改變按牧傳統的挑戰

改變按牧傳統的挑戰-在邱清萍傳道按牧儀式上的勸勉

Dora Wang 作者:劉秀嫻

第一部分(8分48秒,或看該視頻文字內容):

第二部分(8分01秒,或看該視頻文字內容):

 

引言:

今天「樂城華人基督教會」讓「基督豐榮團契」參與同為邱清萍姊妹按牧實在是本團契的榮幸與創舉!按照我四十多年來對邱姊妹的認識,無論你給她按牧與否,完全不影響她盡心竭力事奉主。若從教會按牧的條件來看,例如品格、呼召及牧養恩賜的肯定,我想三十年前她早該被按立了!

根據香港教會更新運動2010年教會普查簡報,受薪教牧同工男女的比率幾達一比一(女教牧約佔47.9%),但女教牧中按牧的比率卻只有十比一(相等於2000年我在新加坡神學院從學生所代表之東南亞華人教會男女按牧比率)!可見極少數華人教會,尤其北美的,會自動給女傳道按牧!

問題出在哪里呢?如何改變這傳統按牧的情況呢?我想至少有三個必須面對的挑戰;這使我聯想起摩西時代西羅非哈五個女兒改變承受產業傳統所面對的挑戰,願意在此按立慶典中與大家分享,作為「豐榮團契」姊妹們面對改變按牧傳統的借鑒。

傳統文化包袱的挑戰

Dora Wang's Speech這挑戰來自女傳道本身家庭及教會傳統的自限。例如:「好姊妹不拋頭露面,只要默默無聲的在幕後支持弟兄!好姊妹不冀望當長老、執事或按牧,只要忠心事奉主就好!順服權柄、不主動、謙卑服侍人是姊妹的屬靈美德!」一般華人女傳道都不願意對不利自己的措施提出質疑!她們認為好不容易才贏得會眾的尊重,何必為了按牧而破壞『好姊妹』的形象和名聲,讓人懷疑自己的動機呢?因此、年復一年,女傳道越來越見到事奉經驗比自己少、恩賜比自己弱的男同工都一一被肯定按牧了,自己還是不敢提出要求!按立女牧就在其沉默下不了了之!

摩西在曠野後期預備以色列民進迦南領受應許地為業時,耶和華吩咐他數點及分地給廿歲以外能打仗的男丁,即女人沒有承受產業權。屬瑪拿西支派的西羅非哈沒有兒子、只有五個女兒,其名字四次被記錄(民廿六33, 廿七1, 卅六11, 書十七3)。五姊妹覺得這措施對沒有兒子的人有欠公平:她們的父親已離世,屬他的產業若不分給女兒,他的名字豈不在地上滅絕、不能傳下去嗎?相信當時沒有兄弟的女子也有同感,只是在父系社會中不敢挑戰傳統。西羅非哈的女兒們畢竟結合了五個人的群體力量,加上見識和勇氣,才放膽到會幕門口,在祭司、眾首領及全會眾面前,要求將其父親該得的產業分給她們。

也許參照西羅非哈五個女兒的榜樣,透過基督豐榮團契群體的力量,姊妹們可彼此挑戰反省所謂『好姊妹』的形象是屬靈美德還是文化包袱?也可透過文字挑戰教會從社會公義的角度反省今日男女按牧的雙重標準!因為我們的神是一位公義的神;祂要求子女們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彌六8)。相信經過仔細雕琢出來的文章,閱讀的人至少會把整篇讀完、反覆思想後才會提筆回應,自然提供了一個比較有效的平台去正面探討按牧的問題。

傳統解經釋義的挑戰

基於女傳道自己或其教會領導缺乏仔細解經的操練,認為女人在教會不該處任何權柄的地位;保羅不是明明說『婦人在會中要閉口不言,因為不准她們說話』(林前十四34),『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提前二12)嗎?按立女牧豈不是挑戰神的律例、背叛神?

摩西時代的五姊妹顯然面臨同樣的挑戰,因為分地給廿歲以外能打仗的男丁是耶和華的吩咐(民廿六1-2,52);要求分地給她們豈不是挑戰神的命令?從前她們父親時代可拉及250個同黨起來挑戰摩西及亞倫權柄的人不都喪命了?五姊妹顯然反省過,她們為沒有兒子的父親留名,是合乎神公義的要求;她們冒險到全會眾面前討回公道,非出自造反的動機。摩西將她們的提案向神呈獻,結果神肯定她們的要求有理,不但吩咐將她們父親當得之產業分給她們,且訂定新的條例,凡沒有兒子的人可以女兒為最優先產業承繼者,這規定正式列入了以色列人的律例和典章中!

或許你會問,若神的原意是讓女子承受產業,為何不早吩咐摩西如此行,卻要等西羅非哈五位女兒要求才給她們?神顯然要操練弱勢群體發言挑戰不公義的現狀,因為享受權益的人很難感同身受弱勢群體的處境,往往忽略她們的權益。例如神明明已吩咐摩西分地給這五姊妹,到進了迦南正式分地時,五姊妹要再次來到祭司、約書亞及眾首領面前,提醒他們耶和華的吩咐,可見約書亞並沒有分地給她們,神只好一再感動弱勢者提出要求(書十七3-6),表明神在設定這支配曠野團體生活律例的過程中,刻意留下一些強勢者忽略的措施,讓西羅非哈五位女兒作改革承受產業的催化劑,使這些律例、典章修訂得更全備!

同樣地,是否也有可能神刻意在聖經中留下一些難解的經文,必須從弱勢女性的角度才能解通?例如舊約聖經從創世記就命定男女一同管理天地;始祖犯罪墮落後,縱使女人被丈夫管轄而造成父系社會文化,神仍使用了不少女性領導,如士師時代身兼先知及士師的底波拉,王國時期的先知解經家戶勒大,被擄波斯時期的以斯帖王后……等;主耶穌來臨後,新約怎可能比舊約時代更限制女人的領導事奉?男性主導的傳統解經家怎能只憑一兩段富爭議性的經文,就否定了全部新舊約神使用女性領導的啟示呢?

今日「基督豐榮團契」的挑戰,除了不斷提醒眾教會面對男女按牧問題外,也得結合群眾的力量,鼓勵受過解經裝備且有恩賜的姊妹付上更大的努力,按正意分解真道,排除爭議性經文給人的困擾,釋放更多姊妹全然發揮神給她們的恩賜,讓男女同工更有效地齊心竭力建立教會、拓展神的國度。試想若絕大部分牧者是男的,如何滿足教會一半以上女會眾屬靈的需要?教會豈是屬靈單親家庭?!

傳統處理衝突的挑戰

參與邱清萍姊妹按牧的部分基督豐榮團契姐妹華人教會會眾來自不同宗派背景,一提起按立女牧師,就會有人極力反對,甚至威脅要離開教會!教會領袖及女傳道惟恐造成教會分裂,就採取迴避的方式—把問題掃入地毯底下!這是一般華人傳統處理衝突的取向。

在摩西時代的父權社會裏,神明明吩咐摩西按各支派男丁數目分地(民廿六52-56),西羅非哈的女兒們竟有膽量到全會眾面前求產業,摩西與眾首領能願意聆聽及將案件呈到耶和華面前,耶和華肯定她們有理,且吩咐摩西修訂律例典章。後來瑪拿西支派族長提出異議,理由是到了禧年,她們所得的產業就會歸到丈夫的支派,結果瑪拿西支派的產業就減少了。耶和華肯定他們有理,就吩咐摩西規定承繼父親產業的女兒要嫁給本支派的人,使各支派守住自己支派的產業,這五位姐妹也就照著遵行了(民卅六10),這才是正面處理衝突的途徑,同時也表明改革需要一個過程:神樂意讓人積極參與設定團體生活的律例,讓多人從不同的角度考慮不同人的權益與需要,使律例的設定能精益求精、更完備實用。

如果神的律例、典章可以透過正面處理衝突而修訂得更完備,何況教會按牧的傳統?盼望「豐榮團契」姊妹們靠主的恩典,接受挑戰,改變按牧的傳統;透過正面的教導、寫作、網絡及其他溝通渠道,鼓勵教會領導階層邀請不同背景的男女參與討論與設定方針;也學習聆聽不同的意見,為天父的公義與榮耀、為肯定姊妹的品格、呼召及恩賜,為男女在教會更有效的事奉而付上改革的代價—不求息事寧人、得人喜悅而當為真理寧可冒犯人而得神喜悅!

總結

當日神透過五個小女子,改變了以色列人承繼產業的律例,就是有兒子的父親後來也開放把產業分給女兒!何以見得?聖經記載到了下一代,摩西助手約書亞的同伴迦勒,雖有三個兒子(代上四15),仍將地產賜給女兒押撒,又當他將女兒許配同族的俄陀聶第一位士師時,再賜她上下水泉為嫁妝(士一12-15)!惟願這次邱清萍姊妹的按牧也同樣在眾教會中引起漣漪的果效,日後更多姊妹被按立,好好運用神國資源,男女牧者同領同導,叫神的名得榮耀、教會得興旺、天國得拓展!

 

Share |

 

相關閱讀:

基督豐榮團契其它活動/回響: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