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成長、人際  來來來!喝完了這杯再説吧!

來來來!喝完了這杯再説吧!

文/ 清心 |2018年9月15日

張太太住在一所人稱為五星级的療養院,她住在一個單人房,佈置簡潔,窗前攞放著紫色的蘭花,優雅地為這房間增添了一些雅意。她住在那裡已許多年,多數時候都是靜靜地躺在牀上,我所遇見過的員工都説沒聽過她説話。對了,病人的檔案不是清楚地記録著沒有言語表達(non-verbal) 嗎?有些工作人員說:「不能說話的病人是最容易照顧的,你坐在一旁,可以盡情地做你喜歡做的事,可以跟病人說話,也可以不說,想說甚麼就說甚麼,反正沒有甚麼分別!」在探訪張太太的前一天,我致電給她的孫子,問了一些她的情況,孫子告訴我:「我的奶奶患了腦退化症多年,不能說話也起碼有十年八載了,你隨便吧!」     

那天我進入張太太的房間,把門關上,她靜靜地躺在牀上,眼睛望著天花板。我突然間想起,這幾天電視都在重覆報導有工人虐待老人的新聞,被暗藏的攝錄機全程録影。我本能地到處張望一下,心想,如果有錄影也不錯,那我就不用費神寫報告了。

我坐到張太太的牀邊,握著她的手,軟軟滑滑的,也許是大家閨秀吧!我凝視著她,告訴她我的名字,然後重覆叫了幾次她的名字,也稱讚她的名字很漂亮。我告訴她,是她的孫子叫我來探望她,她就眼睛睛亮晶晶地望著我。我把放在窗前的蘭花拿到她跟前讓她觀賞,也拿著她的手指,輕輕觸摸脆弱的花瓣。好了,展示與講解 (Show and Tell) 環節完畢,接下來是最受病人歡迎的舒缓按摩。我把帶來的鄧麗君歌曲放上,在小鄧柔美的歌聲中,我缓緩地從頭頂一直按摩至腳底,間中也跟病人談談話。她一直好像很享受這一段時間,面部表情很放鬆,沒有任何抗拒或不悅。

最後我也選唱了一首最受年長者歡迎的〈何日君再來〉,握著張太太的手,凝視著她的眼睛,徐徐地唱著:「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淚洒相思帶,今宵離別後,何日君再來,喝完了這杯,請進點小菜,人生難得幾回醉,不歡更何待…。」我停頓了一下,突然間張太太的嘴唇微動,而且發出很微弱的聲音,她說:「來來來!喝完了這杯再說吧!」「張太太,你說甚麼?再説一遍好嗎?」我焦急地引導她,「說啊:來來來!來來來!」她衹是望著我不發一言,也没有任何表情,但我卻內心澎湃,帶有一絲恐懼。

我立刻致電給她的孫兒,電話很快接通,他好想再次聽聽奶奶的聲音。我們约好見面時間,放下電話,我立刻就有點後悔打了那通電話,誰可以擔保她會再次說出那句「來來來」呢?唉!而且會讓孫兒好生失望啊!再想想,如果我不告訴她的家人,她們也就永遠不知道,原來過往的點滴已經烙印在她的心中。

到了與孫兒見面那一天,我祈求上帝讓張太太再來一句「來來來」。孫兒把女友也帶来了,我把CD放上,心中默默地禱告我的上帝。我牽着她的手,心中說「拜托啊!」我從來未曾如此深情地對人唱歌,真想唱進她的心,她的腦,把她的記憶唱醒啊!我對她唱着: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祇有我自己知道在柔美缓慢的歌聲中,我强作鎮靜,其實我的心也快跳出來了!到過門停頓時,三個人六隻眼睛,緊緊地望着婆婆的嘴唇,她幽幽的說道:「來來來!喝完了這杯再說吧!」我興奮得立刻親吻她的臉頰,孫兒及女友尖叫起來,兩人在房間隨着音樂起舞!

等眾人瘋完了一輪後,孫兒告訴我「來來來」的由來。原來張太太是來自一個大家族,常常一大桌子人吃飯喝酒,當大家舉杯時,她就以女主人的身份帶領大家舉杯,揚聲說:「來來來!喝完了這杯再説吧!」孫兒回憶說: 「奶奶上次舉杯已是三十幾年前的往事了!」這孫兒實在太喜出望外了,硬要把奶奶推到飯廰,他説:「我要讓那些沒聽過奶奶說話的人知道,奶奶是可以說話的。」今天實在是一個幸福的好日子,奶奶不負我們三人的期望,也多「來來來」了一次。

再過幾天,我去探訪的時候,帶上一個朋友送給我、寫了一個愛字的小杯去轉送給她,而且也用作道具,以作舉杯之用!雖然有了道具,但在往後的日子中,張太太又再回歸靜寂,不過我深信,她說或不說,沒有人能抺去存在她心裡的美好回憶!

註: 作者是心靈關懷員,曾寫了一系列與臨終病人同行的愛心故事,本文是其中一篇。如欲瀏覽其他文章,可以上她的部落格:pureheart2018.blogspot.com

相關閱讀: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