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火煉的金子--李淵如姊妹

火煉的金子——李淵如姊妹

「華人教會的女兒們」系列(五

作者:吳述塵

禱告的火

烈火洪洪的稻草堆上,焚燒著從學生宿舍臥舖下搜出來的三十七本聖經。圍在旁邊的,是聖經的主人。這時候,李淵如厲聲喊說:「以後若有哪一個學生被發現再去蔡蘇娟小姐家裡,我就將她開除。」這位南京女子師範學校的教務長,為遏止校內信耶穌的浪潮,採取了嚴厲的手段。

被訓斥的學生雖默不作聲,心裡另一團火卻被燃點起來,那就是禱告的火。她們對蔡蘇娟說:「蔡小姐,這個女人若不是魔鬼,就是來日要被主大大使用的統帥,我們應該為她禱告。」

李姊妹當時不僅逼迫學生的信仰,她自己更曾在信主的叔叔面前自詡說:「不要為我擔心,叔叔,就是全世界都轉向基督教,我永遠都不會信。」然而,主很快就回應了學生們的禱告。翌年三月,時局動盪,加上南京城內發生鼠疫,學校停課,學生都被勸離回家。李姊妹和幾位同事,肩負起協助學生歸家的工作。那天,她乘船從南京下鎮江,坐在船頭,神就抓著她的心,她問自己:「浩浩江流,是何人所開闢?重重山嶺,是何人所堆砌?… …天地間必有一位主宰,必有一位神。」此刻,身邊的學生竟問她說:「你信不信有一位神呢?」神就是這樣打開了她的心,叫她真心悔改,接受主耶穌作個人救主。

事主的火

得救後,她轉到明德女子學校任教務長,並開始思想蒙召事主的問題。她有很好的文學造詣和表達能力,很快就給賈玉銘、高師竹、成寄歸等牧者賞識,邀請她擔任《靈光報》的主編。但在心底,她卻別有領受。她知道當主編和教書,都只是事奉的副業,她的正業是神的僕人,她要以祈禱傳道為職事。

不久,她接受了一班年青弟兄的邀請,到福州去領奮興會,點起了那裡復興的火焰,甚至在她離去後,聖靈仍繼續動工。事後有弟兄說:「我一生沒有看見過一次復興,超過那次的。」1927年,革命軍抵達南京,報社被反基督教人士搗毀,宣告結束。同年底,她轉到福音書房服事,擔任總編輯。書房出版了許多的書籍、刊物,都是經過她仔細的編輯和校訂;她亦有寫作,因此賺得「女狀元」的稱號。

在她編輯的書籍裡,較為人熟悉的是《荒漠甘泉》(註)。這本書是考門夫人所著。考門牧師夫婦對宣教有強烈的心志,曾先後到過韓國、日本和中國宣教,並在上海成立了「考門紀念聖經學院」。但主作工的手卻是人意料不到的,考門牧師病倒了,臥病在床有六年時間,最後安息主懷。《荒漠甘泉》是考門夫人的靈修感想,亦可說是這幾年間主鍛鍊她生命的扎記。1928年,當這書寄到上海林享理師母手上,師母諮詢了余慈度姊妹,大家都異口同聲的說,在基督教出版界,最有水準的編輯,就是李淵如姊妹了。就這樣,姊妹承擔了這個工作。

1939年,《荒漠甘泉》正式面世。李淵如在編輯此書時,並沒有照原著全部譯出,而是有的地方節譯、有的地方刪減、有些地方採用中國信徒的著作、更有幾篇是姊妹自己寫的。這本書再版無數次,讓許多渴慕主的信徒得著造就。

試煉的火

李姊妹有文字的恩賜,亦有教導的能力,卻沒有因此驕傲,總是謙謙卑卑的在神面前受教。記得她曾向廣州的弟兄姊妹分享說:「我們每做一件事,每一次來到神面前,都應當說:『主啊!我甚麼都沒有。』實在,你若與神交通,真正的摸著神,你就會看見你甚麼都沒有。」

在主面前,姊妹確實是甚麼都沒有。但在主手中,她成為了火煉的金子(參啟三18)。1949年,中國經歷了亙古未有的政治變遷,不單政治,環境也改變了,信徒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逼迫。1956年1月,她被政府逮捕,經過審訊,被判入獄。直到1967年,她已七十三歲,主息了她在地上的勞苦,享受與主同在的福樂。

(作者是傳道人,盼藉早期屬靈人見證,鼓勵信徒生命成長。)

註:

《荒漠甘泉》(Streams in the Desert),分作兩部分,前者由考門夫人所著,是她生活的感悟。後者是在她安息前三天,她將自己的日記,和所有文件交託給身邊的姊妹,她們將它整理出版,就是《新荒漠甘泉》(Streams in the Desert vol II)。此書在坊間有中文譯本。

(本文版權屬香港中國信徒佈道會,蒙允轉載自《傳書》雙月刊)。


相關閱讀

 

Share |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