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掙脫學術法老,進入應許美地

---淺談華人基督徒「在家教育」的夢魘與願景

主頁  婚姻、養育、單身 在家教育

作者: 孫麗華

一個人的成功,大部分都要歸功於一生中遇到的良師益友,指引對的人生方向。 但是任何一種教育理論的實施,都需要至少二十年或一個世代的時間,才能開花結果。所以,不論你選的是哪一種學習系統:公立學校、教會學校,或是所謂讓子女在家自學的在家教育,沒有二十年,也許更久時間,結果往往是不會顯的。

電影【天之驕子】 (the Emperor’s Club, 2002) 探討一個人的思維與品性,真能因教化感動而改變嗎?電影裡威廉杭德 (凱文克萊飾)是一名具有高尚情操與教育熱忱的老師,他除了教授歷史外,更不遺餘力地致力於學生的優質人格教育。他深信,老師的使命除了傳道、授業、解惑外,更重要的是形塑學生的人格養成。然而,當一名驕矜自負的美國參議員之子貝爾轉入他的班級後,對他的教育信念造成了莫大的衝擊。出身權貴家族的貝爾和自律甚嚴的杭德老師,兩人無論在想法或人格上都顯得無法相容,課堂上也時有衝突。杭德老師不願放棄這位問題學生,不斷寬容地面對貝爾,甚至將他視如己出。為了重新塑造貝爾,杭德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不過,這個決定卻嚴重影響了他自己的一生。

看完電影【天之驕子】,我不禁要問:如果知識即力量是真理,那麼學校傳輸的知識,會是人生所需要的力量對知識上癮的華人也許也需要特別小心了,因為如果慣於通過學校機制,例如公立學校或私立教會學校學習,要打破那種依附於機構式學習的習慣並不容易。難上加難的是,若要從這種依附學習,轉變成其他學習的方式,例如「在家教育」。實際上,它不僅止於打破習慣而已;對某些人來說,它的難度像是要打破某種癮頭,或捆綁人心的堅固營壘。

一般來說,多數亞洲國家的學校深受儒教的影響,這些儒教國家的教育體制正式,結構強大,嚴謹縝密。相對的,美國學制輕鬆,有創意,不拘形式,不是考試主導,只要想學,學生都能選擇任何有興趣的去學。儘管,好的老師傾一生之力灌注在學生的生命裡。他們像是樑柱,撐起學校的一片天;他們也點燃起學生的生命火炬,指引他們人生最重要的方向。然而,多數受訪母親表示,不論是美國或亞洲儒教國家學校所依歸的,只是呈現資訊或知識,而不是智慧。即使是世界上最棒的老師,有著最棒的能力和品格,如電影【天之驕子】裡的杭德老師也只能侷限學校系統所允許的範圍內發揮作用,而且這位老師根本沒有自主權。比起華裔母親,大多美國母親選擇「在家教育」的一個原因是,她們對學校系統較熟悉但不滿意,或本身已有相當多的訓練和資歷從事「在家教育」。筆者就認識不少在美國公私立學校老師,因為對學校系統失望,決定回家當兒女的老師。

在亞洲孔教國家,老師是最高的權威,學生只許對老師回應尊敬和順從,卻不許說一個「不」字。在中國大陸,學校要求學生逐字記住課本知識,不計代價地追求學業成績。雖然它像是填鴨式教育,老師還是權威人物,受到相當程度的尊敬,也還很關心學生的學習,鼓勵學生有大成就。香港學校是殖民地的產品,有不同的水平。在過去大學僅兩所的年代,只有頂尖學生才進得了,父母和老師會壓迫孩子完成堆積如山的作業,但也付出了子女自信的代價。「在臺灣填鴨式教育的求學過程中,我學到勤奮努力和敬重老師。然而,家庭教育應不只是道德和品格的訓練,也應包括生活技能的學習,才能幫助孩子達到終生學習的目標。」有位來自台灣的母親說。

一般人會理所當然地跟著既定的人生途徑走,從托兒所、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學,然後工作。但是,這個求學的模式,在二十一世紀全球化互聯網的今天,需要被重新評估。考試測驗意味著必須教導某一套共同課程。然而,有那麼多東西需要學,許多母親表示,她們不知道學校是如何選定一套課程,然後說,這就是你需要知道的。那個標準測試的心態快把她們逼瘋了。當目標鎖定於學業成績,為了讓子女進入最好的公立學校,多數華裔父母往往會選擇住到最好的學區。如果是基督徒的父母,又關心兒女的社交能力發展,則會把子女送到基督教學校。

不論選擇哪個學習系統,都顯露出個人的動機。然而,大多華裔父母很難改變他們的選擇。一張大學文憑,似乎是今天華裔在美國生存的基本條件,也是多數華人熟悉的傳統方法。要放棄令他們感到肯定、安全和舒適的方式,開始一種新而陌生的方式,是需要勇氣的。「唯有讀書高」的意識型態,像瘟疫般滲入華人的社會。對大多數華裔「在家教育」母親來說,她們得放棄有把握的舊方法,好大步跨出舊有的學習窠臼。若還處於進退兩難的維谷,這個意識型態,是他們最先想掙脫的。他們常說:「這個世界博士已經够多了,我們需要更多有品格的人」。換句話說,「在家教育」的過程中,華裔父母時時需要與「讀書高」的思想體系作天人交戰,重整價值系統。筆者研究的百位母親刻意地將其兒女的品格, 排在學業成績之前。她們對子女教育的優先次序是:基督門徒訓練(44%),品格發展(36%),家庭關係(27%)和信心學習的整合(25%);看重學業成績的只有9%

事實上,不同的學習系統適合不同的人,為學習而轉換系統,常常轉換的是一個人的自我認同,包括這人怎麼想,怎麼看世界。許多跨學科領域的研究結果,使可利用的多重形式品德教育行之有年。這些跨學科領域,包括心理學、人類發展、學習樣式、個性理論和社會科學等等。採訪資料顯示,如果擔憂生存過於活出異象,那麼最終心裡的恐懼會把對異象的熱情排擠一旁,心思意念茲事體大,自不待言。

心思意念是關鍵之鑰,如能以保有兒女的心為第一優先,根據麥克斯韋進(2004)的同名書(Keeping our children's heartsOur vital priority,父母將體驗到一種親密的親子關係。否則,將錯失生命中最大的喜樂。麥克斯韋進宣稱,即使子女可能不會樣樣同意父母,但他們會重視父母的話和生活方向。因著關係,子女知道父母是為他們好,也會聽從父母的人生智慧 (p.30)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又說「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32) 舊約出埃及記時代,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回到埃及的時候,要留意將我指示你的一切奇事行在法老面前。但耶和華也預言祂要使埃及法老的心剛硬,法老也必不容以色列百姓去。法老(Pharaoh),其意即為「王」,法老為埃及的政治、宗教領袖,是埃及的最高領袖,具備了神權政體的祭司王的特色。長久以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士大夫觀念像一株思想毒草禁锢許許多多華人的心靈傳統華人被這個猶如學術法老的意識型態催眠,而誤以為自己擁有真理,或以為跟隨著擁有真理的人。

教育主要是發生在文化傳輸的過程中。【天之驕子】電影裡面有段至理名言這樣說一個人的品格決定他的命運--“A man's character is his fate”如果,兒女品格的陶塑是父母之職, 那麼在這過程中一個優良教師的角色又是什麼有見於此一位牧會十年現為「在家教育」父親也以小提琴教育者自勉的賴耿中牧師(見下圖)他的生命呼召在2000年是「幫助神的兒女脫離學術法老的捆綁」,到2003年已演進為幫助華人父母去幫助他們的兒女脫離學術法老的捆綁」。

在後現代社會的今天,很多不合聖經價值觀的人文思想體系,如唯有讀書高,往往隱藏的學校課程裡,被當成文化遺產傳遞給下一代,以致人心被綑綁,崇拜知識,包括聖經知識,過於獨一真神,以致教會、社會一起腐化。換句話說,高舉聖經知識的思想體系,亟需從華人基督徒領袖和父母的心思意念中鬆綁,下一代才能真的掙脫長久以來學術法老的奴役,成為生命更新的屬靈領袖,進入耶和華神的應許美地

 賴耿中牧師帶領他的「Logos Family Church」弦樂團在2008/06/22「創文」的成立感恩禮拜中演出

 

(本篇取材自筆者著述的「媽媽老師」一書,香港浸信會出版社出版2008)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