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人口販賣    走進柬埔寨「豐榮女兒之家」     

走進柬埔寨「豐榮女兒之家」

(2014年12月9日-14日)

作者:許英黎 

金邊 第一天

終於走進豐榮女兒之家了,宣教士很友善,有美好的溝通,有些看法頗相似。

走進女兒之家,環境很不錯,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充滿著「悲情」,部份女孩子頗主動,不只主動跟我打招呼,也樂意分享其茶點。

今天有一提醒:我不只要看事工,也應留意宣教士如何生活,如何處理人際關係,如何與當地人互動,包括如何面對情感需求。

這些似乎與事工無關,也與召命無關;但我相信這些問題處理是否得當,將影響宣教士的「壽命」。

金邊 第二天

今天是柬埔寨的Human Rights Holiday,宣教士不用「上班」。於是,有機會體驗一下放假的生活。

市場百態

早上起來,先跟同屋另一位宣教士上市場。雖然我以前也去過幾次街市,但我仍樂意同行,因為上市場是認識及體驗文化及民生的最佳途徑,只要你抱持這態度,然後放下自己的文化固執及標準,再帶著一點好奇心,那麼腥臭味、污穢濕滑都會變得有意思,甚至有趣。

接著跟宣教士共進了一個早午餐,談起我將來如何參與事工,她鼓勵我第一年以學語言為主,有空間時,可以在女子學校(興建中)就我以前的專業提供意見及協助。那一刻,心裡暗問:我能嗎?

自覺除了教書外,甚麼都不懂,不配在管理層面給予意見。教書時,我是職員培訓日裡被培訓的一員啊!

晚上有幸跟同屋另一宣教士共進晚餐,傾談中,她告訴我,在香港教書時,她雖然不出眾,但所受的專業訓練足能應付這裡的需要,不但有餘,確實能成為「訓練者」。

主,感謝袮的安慰,我知道你早已在模造我!

金邊 第三天

今日去觀察女兒之家生活,暫時看見的都很有規律,也有社工跟進,不禁問:我還能為她們做甚麼?作為一個傅道人,我相信牧養她們是最大的使命,好讓她們離開後仍能一生走在真道上,但具體怎麼做及是否可行仍有待探討。

對我來說,在柬埔寨工作,其中一個文化衝擊是工作節奏慢(我能接受生活節奏慢),這令他們看上去像很懶散一般。此外,我也很怕人腦子和行動都慢的(請饒恕我!)文化的差異及他們的生活經歷,都令他們看上去似乎較慢……我知道我需要調整,甚至悔改。

在禮物堆中竟發現我所愛的Mcdull,
就讓我學習送上我所珍貴的。
包禮物,就是我為她們做的第一件事。

比如今天跟同工包聖誕禮物給女孩子,她們真的很慢,結果,我一個人包,她們四個負責裝飾蝴蝶結……那時,因自己尚是過客,還可接受;但當真正工作時,如何調整?對我這個沒甚耐性的人來說,是個挑戰。

在輔導室裡看見一面鏡子,讓我想起某個被迫賣身的女孩,她工作七年,一切都麻木,對自己的存在也麻木了。某一天,她從一個基督徒的眼裡,發現自己仍然存在……看著那面鏡子,我多麼渴望這裡的女孩子能直接從鏡子裡看見自己,發現自己,面對自己,愛自己,而不需要透過別人的肯定與幫助。而終極理想是:透過神,她們看見自己受造的榮美……

或許,這便是我要為她們而做的。

求主繼續引領,阿門!

金邊 第四天

 

滿有色彩的盬,願她們也有絢麗的生命!

昨天曾一度擔心自己可以為那些女孩子做甚麼,因為一切都似乎上了軌道,豐榮女兒之家也有專業社工負責。今早我卻看見,既然一切都上軌道了,我不是更能專心牧養她們嗎?這些孩子一般會在這裡待一兩年,是很好的牧養機會;另一方面,這裡的工作人員也是牧養對象。

再者,豐榮女子學校也在興建中,我相信天父從前將我放在一所教會學校工作,必有其心意。「我 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8:28)

父啊,願你的旨意成就!

 

 

 

 

 

 

金邊 第五天

今天是最難過,但也是最開心的一天。

一起弄,真的很好吃!

今天一早到女兒之家,與她們一起弄花生果醬香蕉三文治,看似平淡的東西,但對她們來說已是新鮮而有趣的事,即使十五六歲,眼裡仍閃爍著一份好奇與滿足。

下午,帶她們到河邊玩。讓她們嘗嘗拍攝的滋味(昨天義工已教了她們如何拍攝)。感謝主,剛開始時陽光還有點兒猛烈,但不一會兒,天便陰起來。這樣的天氣對這些新手來說是很重要的。

我們就這樣在河邊玩球,拍照,玩建身設施,捉迷藏……大家不亦樂乎。

接著,帶她們去吃雪糕,她們表現得很興奮;但等待時,我看得出她們有點兒緊張,結果左挑右選才能下決定。或許,這是她們人生中一個重要的決定……

同時,也感謝那間餐廳,知道我們是機構後,願意由$1.6減至$1。

感謝天父一切的美意。

至於難過……

早上休息時,看見一個女孩子一個人坐在床上哭,於是我走上前,以為給她一點安慰便沒事。哪知當我走近時,發現她已簌簌淚下,臉部露出極痛苦的表情。那一刻,我呆了……這麼痛苦的表情怎可能出現在一個看起來才6歲的女孩子臉上?!(後來得知她已11歲,是缺乏照顧/營養不良所至。)

那一刻,我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只能伸手輕拍與輕撫她瘦弱的膀臂。看著她,時而泣不成聲,時而扭曲著臉哭,時而捲縮著幼弱的身軀攤睡在床上,時而用力的交叉雙手環抱她自己的膀臂,時而挨著牆痛哭,時而雙眼空洞的望著遠方的天空,甚至,將床上的東西狠狠地踢去……我第一次看見人哭得這樣痛,而且不是成年人,而是一個本應不知愁滋味的小女孩!在她身上究竟發生了甚麼可怕的事,那些人怎能傷害一個如此弱不禁風的小女孩!

想著想著,我也不禁流起淚來……我努力的安慰她,但我只能用英文,甚至廣東話(對她來說兩者並沒分別)。那一刻,我多麼想自己能說柬文啊…當我不能再用言語表達安慰時,我唯有默默地在心裡呼求神……

下午再見她時,她主動的走過來跟我笑。那一刻,我的心被觸動了。

今天外出完結與她們告別時,看著車上的她們跟我們揮手,不知何故,眼睛再次泛起淚水來……

 

很不一樣的生活,在我們來說看似平常的事,或許已是她們最難忘而愉快的一天了。願她們知道這麼多的愛皆來自愛她們的神。

金邊 第六天

今天跟女兒之家的孩子一起去New Life Church的兒童部。第一次坐上一直覺得很危險且不可思議的「斗車」,感恩心裡有平安,且跟女孩子們擠在一起,感覺更親近,也感謝天父賜我仍「能屈能伸」的身體與心靈。

由於用的是柬文,教會整個過程所說的我也不清楚,但有一幕,深深的打動我。

唱詩時,有兩首歌,第一首是節奏較快的,只見十多個小朋友(全部是13歲以下的)自己走到台前及台上,手舞足蹈地跟著唱。接著是一首慢歌,隨著音樂,她們慢慢地投入,只見一部分女孩子閉起雙眼,投入地唱,她們不只用口敬拜神,我相信她們的心靈也在敬拜神。那種表情,我從未在香港教會的小朋友身上見過,甚至大人(會眾)也沒見過。

那一刻,我知道她們的生命被神撫摸著,我知道她們再次經歷著神的安慰,然後,我看見我身邊的九歲女孩默默地淌著淚……在這群投入敬拜的孩子當中,大部份是女兒之家的孩子。

主啊,我知道你聽見她們的哭聲,也看見她們每一滴眼淚,你沒輕看這群被踐踏被遺棄的孩子,你珍愛她們每一位。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