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人口贩卖  负伤的治疗者——“女儿,起来吧!”系列1

负伤的治疗者——“女儿,起来吧!”系列1

——访“丰荣女儿之家”社工Kimseng

编者:本系列将分期登载“丰荣女儿之家”女孩的故事。系列名称“女儿,起来吧!”取自圣经路加福音第八章49-56节耶稣叫睚鲁的女儿复活时所说的话。本文是“丰荣女儿之家”社工Kimseng的故事,她是柬埔寨人。

Kimseng来“丰荣女儿之家”面试的时候,我就爱上了这群孩子,有几个孩子就像安德鲁那样幼小可爱。我要把原本给安的爱都倾倒在她们的身上,真好,我可以爱很多很多个安德鲁…。

假如安德鲁还在,他应该是八岁了。四年前一个圣诞节日,牧师和师母忙于排练圣诞节目,就把两个儿子-安德鲁和他的弟弟腓力交给我照顾。 我把他们带回家,一踏进门口,安就嚷着要吃东西,说肚子饿。我赶快去拿食物,转身时他却不见了。我立刻追出门外,就在那时一部电单车飞快在我眼前驶过,待我看清楚时,安德鲁已躺在地上,头部和耳边血流如注。

牧师接到消息,很快就来到,可惜我们乡村的诊所条件不足,我们只好把安德鲁送去金边的医院。医生尽力急救,最后还是无法挽回这小小的生命。我好痛心,搥打着自己的胸口,神啊,为什么他就这样死去?我情愿代他死啊。我如何弥补我的错失,向他的父母交待呢?神啊,我该怎么办!

我也没有脸面见姨妈,她是佛教徒,一向阻止我去教堂。我住在她家里,帮她干活,赚一点外快交学费,她却因我信耶稣有一次差点把我赶出去。她知道所发生的意外后,果然不出所料,不但没有安慰我,还破口大骂:“你把人家的孩子弄死了,我问你怎么赔偿”?

我内心受罪疚煎熬了三年,常常吃不下,睡不好。牧师师母都在安慰我,说不是我的错,他们完全了解,神也会明白的。可是有一次,我们一同到安德鲁坟前扫墓,他们禁不住大声痛哭,叫着儿子的名字:“安德鲁我的孩子啊,我好想你,你回来呀!回来吧!”我的心被一片一片的撕碎了,我好像掉进一个漆黑的深坑,从此爬不出来。

牧师和师母却比以前更加爱我,他们对我说:“神拿走了安德鲁,却把你赐了给我们”。牧师介绍我去他的机构做行政,我有机会与不同的人接触,甚至可以到工场探望同工,我有许多学习新事物的机会。神透过他们夫妇无条件的爱与接纳,开始缝补我破裂的心。

有一次,我梦见自己在黑暗中踽踽独行,忽见前面闪耀着万千盏明灯,原来路上舖满了钻石,又听见一个慈祥的声音说:“不要怕,我要以生命之光牵引你”。然后我就走进了一个美丽的花园,里面香气弥漫,空气荡漾着轻快的音乐,我见到了许多爱我的人,大部份都是教会里的弟兄姊妹。

然后我就醒了。后来发现这不只是梦,乃是现实生活里神为我预备了许多体谅我、了解我的弟兄姊妹。我开始接受辅导,渐渐那黑压压的阴影不见了,我释放了!。而我的内心也多了一份深沉的爱,对那些因不明不白的际遇而受伤的人,我有一份特别的同情;我很想去拥抱他们,鼓励他们不要害怕,不要放弃;我要告诉他们:耶稣永恆的爱能医治他们,也会引领他们到光明之地。

当我听见“丰荣女儿之家”需要一位社工时,我就知道神要我去爱这些孩子们。有一次,我要去农村办接收女孩的手续,走在农村泥泞的路上,我看见路旁疏疏落落、无牆也无门的村屋,感觉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园。十年前,我就像那些坐在竹席上嬉玩的孩子,只是我比很多农村的女孩幸福,因我有机会读书。我家三个女孩中,只有我可以去读书。姐姐也喜欢上学,但家里实在太穷了,她说我书读得比她好,一定要把机会让给我。妹妹像男孩子喜欢劳动,结果就当了“牛女”,每天在田里看牛。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正在路上时,有一位女同学气急败坏的跑过来说:“快点回家,你妹妹死了!”我吓了一跳,也没有问发生什么事,就往家里跑。还在门口,就已听见哭号的声音,我的心扑咚扑咚的跳,一眼就看见了妹妹躺在地上,头髮烧焦了,两条腿断了,人好像断了气。家人只管在哭,爸见我回来,拉我到一边,告诉我妹妹在田间被雷电擘死。我愕住了,这怎么可能?妹妹勤奋工作,人缘又好,她是不该死的。

想起妹妹我的眼睛又湿润了。十年来,每次想起她,就好像被一团浓雾罩着,感到好失落与迷惘!

“到了,你在想什么啊?”同工拉一拉我的衣袖,原来我们要探访的家庭就在眼前。八岁的女孩,被继父的弟弟强奸,母亲同意她来我们“女儿之家”比较安全。我看看那女孩,一脸的迷惘与失落,噢!我很熟悉,我能明白那个感觉。我失了妹妹,她失了贞操。以她这个年纪,尊严还很脆弱,自信还未建立,就遭受如此蹂躏,情何以堪?

我拉着她的手,柔声对她说:“你会喜欢女儿之家的”。

(更多待续。)

若您愿意援助我们的女孩子们,请点击这里

Share |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丰荣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