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人口販賣  負傷的治療者--“女儿,起来吧!”系列

負傷的治療者——“女儿,起来吧!”系列

——訪「豐榮女兒之家」社工Kimseng

編者:本系列將分期登載「豐榮女兒之家」女孩的故事。系列名稱「女兒,起來吧!」取自聖經路加福音第八章49-56節耶穌叫睚魯的女兒復活時所說的話。本文是「豐榮女兒之家」社工Kimseng的故事,她是柬埔寨人。

Kimseng來「豐榮女兒之家」面試的時候,我就愛上了這群孩子,有幾個孩子就像安德魯那樣幼小可愛。我要把原本給安的愛都傾倒在她們的身上,真好,我可以愛很多很多個安德魯…。

假如安德魯還在,他應該是八歲了。四年前一個聖誕節日,牧師和師母忙於排練聖誕節目,就把兩個兒子-安德魯和他的弟弟腓力交給我照顧。 我把他們帶回家,一踏進門口,安就嚷著要吃東西,說肚子餓。我趕快去拿食物,轉身時他卻不見了。我立刻追出門外,就在那時一部電單車飛快在我眼前駛過,待我看清楚時,安德魯已躺在地上,頭部和耳邊血流如注。

牧師接到消息,很快就來到,可惜我們鄉村的診所條件不足,我們只好把安德魯送去金邊的醫院。醫生盡力急救,最後還是無法挽回這小小的生命。我好痛心,搥打著自己的胸口,神啊,為甚麼他就這樣死去?我情願代他死啊。我如何彌補我的錯失,向他的父母交待呢?神啊,我該怎麼辦!

我也沒有臉面見姨媽,她是佛教徒,一向阻止我去教堂。我住在她家裡,幫她幹活,賺一點外快交學費,她卻因我信耶穌有一次差點把我趕出去。她知道所發生的意外後,果然不出所料,不但沒有安慰我,還破口大罵:「你把人家的孩子弄死了,我問你怎麼賠償」?

我內心受罪疚煎熬了三年,常常吃不下,睡不好。牧師師母都在安慰我,說不是我的錯,他們完全瞭解,神也會明白的。可是有一次,我們一同到安德魯墳前掃墓,他們禁不住大聲痛哭,叫著兒子的名字:「安德魯我的孩子啊,我好想你,你回來呀!回來吧!」我的心被一片一片的撕碎了,我好像掉進一個漆黑的深坑,從此爬不出來。

牧師和師母卻比以前更加愛我,他們對我說:「神拿走了安德魯,卻把你賜了給我們」。牧師介紹我去他的機構做行政,我有機會與不同的人接觸,甚至可以到工場探望同工,我有許多學習新事物的機會。神透過他們夫婦無條件的愛與接納,開始縫補我破裂的心。

有一次,我夢見自己在黑暗中踽踽獨行,忽見前面閃耀著萬千盞明燈,原來路上舖滿了鑽石,又聽見一個慈祥的聲音說:「不要怕,我要以生命之光牽引你」。然後我就走進了一個美麗的花園,裡面香氣瀰漫,空氣蕩漾著輕快的音樂,我見到了許多愛我的人,大部份都是教會裡的弟兄姊妹。

然後我就醒了。後來發現這不只是夢,乃是現實生活裡神為我預備了許多體諒我、瞭解我的弟兄姊妹。我開始接受輔導,漸漸那黑壓壓的陰影不見了,我釋放了!。而我的內心也多了一份深沉的愛,對那些因不明不白的際遇而受傷的人,我有一份特別的同情;我很想去擁抱他們,鼓勵他們不要害怕,不要放棄;我要告訴他們:耶穌永恆的愛能醫治他們,也會引領他們到光明之地。

當我聽見「豐榮女兒之家」需要一位社工時,我就知道神要我去愛這些孩子們。有一次,我要去農村辦接收女孩的手續,走在農村泥濘的路上,我看見路旁疏疏落落、無牆也無門的村屋,感覺好像回到了自己的家園。十年前,我就像那些坐在竹蓆上嬉玩的孩子,只是我比很多農村的女孩幸福,因我有機會讀書。我家三個女孩中,只有我可以去讀書。姐姐也喜歡上學,但家裡實在太窮了,她說我書讀得比她好,一定要把機會讓給我。妹妹像男孩子喜歡勞動,結果就當了「牛女」,每天在田裡看牛。

有一天,我放學回家正在路上時,有一位女同學氣急敗壞的跑過來說:「快點回家,你妹妹死了!」我嚇了一跳,也沒有問發生甚麼事,就往家裡跑。還在門口,就已聽見哭號的聲音,我的心撲咚撲咚的跳,一眼就看見了妹妹躺在地上,頭髮燒焦了,兩條腿斷了,人好像斷了氣。家人只管在哭,爸見我回來,拉我到一邊,告訴我妹妹在田間被雷電擘死。我愕住了,這怎麼可能?妹妹勤奮工作,人緣又好,她是不該死的。

想起妹妹我的眼睛又濕潤了。十年來,每次想起她,就好像被一團濃霧罩著,感到好失落與迷惘!

「到了,你在想甚麼啊?」同工拉一拉我的衣袖,原來我們要探訪的家庭就在眼前。八歲的女孩,被繼父的弟弟強姦,母親同意她來我們「女兒之家」比較安全。我看看那女孩,一臉的迷惘與失落,噢!我很熟悉,我能明白那個感覺。我失了妹妹,她失了貞操。以她這個年紀,尊嚴還很脆弱,自信還未建立,就遭受如此蹂躪,情何以堪?

我拉著她的手,柔聲對她說:「你會喜歡女兒之家的」。

(更多待續。)

若您願意援助我們的女孩子們,請點擊這裡

Share |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