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成長、人際  重尋事奉的喜樂

重尋事奉的喜樂

文/ Charlotte |2018年9月15日

筆者自神學院畢業踏入全職事奉,到2017年夏天已近三年,卻仍未適應,但覺身心俱疲、前路茫茫。一則自己為人處事尚有諸多不成熟的地方,引起內心及人際的張力。回顧過去,工作與生活環境都較獨立,個性又愛憎分明,說話行事心直口快,不屑於拐彎抹角。二則身為家中第一代基督徒,大學時因宣教士見證而信主後,並未在團契和教會中受訓和成長,靈命未經過歷練和轉化。蒙召踏入事奉時,神引領我去了一個華人機構受訓,後被差派到一華人教會當傳道,突然好像被連根拔起,遠離所熟悉并依賴的支持系統,頓感失落。回頭來看,不禁稀奇自己當初怎麼敢就這麼兩眼一抹黑地一腳踏了進去, 難怪摔得「頭破血流」,真真是「不知者無畏」!

這樣的感受別人也有、也能瞭解嗎?我曾經嚐過主恩滋味,明知祂是那麼美好,又在教會的教導中長進,在被愛心服事中成長;及至蒙召成為神學生,又經歷教授導師的愛護鼓勵,同學們彼此的勸勉,過著「在地如在天」的日子。但畢業之後,進入服事崗位,卻處處不能適應,不斷質疑自己,也懷疑神。最怕遇到別人好意的提問:「你好嗎?」因為還沒開口卻已淚先流。自己明明是個凡事要強,唸神學時會因成績只有A-、拿不到GPA 4.0 而耿耿於懷;現在卻偏偏成了凡事自覺不行,動不動就掉眼淚的林妹妹。三年來,自己好像一個五體不勤的「士大夫」,被迫操練使用一直不太需用的肌肉,儘管頭腦上明白這樣的操練對自己有益而且必需,卻常覺得曾有的喜樂已遠離我而去,所剩下的只是勞苦愁煩。被操練得狠的時候,就開始琢磨神對一個人的呼召會不會改變,其實私心裡想著要逃跑。但神沒發話之前,自己實在不敢亂動,畢竟當初的呼召和異象還歷歷在目。

我曾就讀的神學院有一幅大約三層樓高的耶穌畫像,就在校園中央學生餐廳入口的旁邊,凡進出的人都會看見。記得快畢業前幾個月,我還在糾結於是繼續唸下去,還是進入工場服事。後來參加美東華人差傳大會,回來後坐在學生中心門口的臺階上禱告,一睜眼,就看到畫面上的耶穌,雙手遞出聖經要交給我,並對我說:「你要去。」那時我便知道神要我進入服事的工場。

三年來每次在人際關係或事工上受挫,我就問自己:「我是不是並不適合這個工作?神真的呼召我進入服事嗎?我當初的選擇是不是錯了?是否應該回歸原來的職場工作?」我常常懷疑自己是不是搞錯了神的心意,然而每次從頭細細查驗神的帶領,就會從環境認證以及屬靈長輩的鼓勵中得到安慰,又覺得自己没有搞錯。

這樣反反覆覆糾結了頗長一段時間,正在茫然时刻,有一位陪伴我讀經的師母推薦了專為女性教牧同工設立的「基督豐榮團契」退修會,鼓勵我參加。這位師母自己從未參加過,也並不太了解「基督豐榮團契」的事工,當時又適逢我父母從國內來探親。經過禱告之後,徵得了父母親的諒解,我還是選擇了參加那次退修會。

「豐榮團契」的姊妹們很多是講廣東話的,為了配合像我這樣大陸背景的姊妹就要講普通話,結果一個不小心就將「豐榮團契」說成「瘋人團契」,一時成為笑談。回想起來,退修會那幾天真真是我成為傳道人後活得最自在、最像自己的三天,因為在那裡我誰也不認識,放鬆了心情,放開了心懷,好好享受敬拜的時間。特別是當姊妹們——各種年齡、閱歷、服事崗位、生活階段都有,一起手牽手圍成一圈唱起〈同路人〉的時候,那發自心底的開心大笑真的已經很久沒有經歷過了。不經意間,有些什麼被治癒了,有些什麼放開了,有些什麼未開口卻已靈犀一點通了。這樣的經歷本身已是十分美好的回憶,更感恩的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讓我有幸與兩位資深女教牧前輩一起禱告靈修、其中一位更成為我過去半年的屬靈引導者(Spiritual Director),陪伴我一起探討姊妹角色、傳道人、單身、經濟壓力、奉養父母、同工關係、服事方向等。神也藉著她們在主裡的陪伴和靈裡的指引,幫助我慢慢走出了屬靈的低谷,重新發掘久被遺落的喜樂。

有趣的是,最近團契正在查考腓立比書,保羅在書信中反覆強調,要向腓立比教會傳遞的信息就是「要靠主喜樂」。我也漸漸意識到是我的心出了問題,不知從哪一刻開始,謊言取代了真理沉澱在我心裡,所帶來的疼痛在輔導學上稱為「負面的痛苦」(negative pain) ,這種痛苦的根源來自謊言,不僅無法帶來成長,除非重回真理,花再多的時間也無法得醫治。直到目前,我還不十分企盼,甚至可以說害怕面對自己的心,和使我的心剛硬的謊言。我知道神的恩典是夠我用的,因為祂的剛強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希望下次提筆時對自己,對神都有更深一層的經歷。

今年夏天,正在徬徨之際,我有幸又回到了當年神呼召我之處。同樣的地點,同樣的場景,同樣的禱告,只是這一次並沒有當年的異象。當時我心受感動唱起了那首「在呼召我之處」,回顧自己三年來有沒有違背那大使命──「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教導他們一切我所教導你們的,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聖靈彷彿肯定我有認真的聽命並且行出來,只是成長的煩惱與痛苦(growing pain) 是不可避免的。

最後,期待在今年的「豐榮」退修會中和新舊朋友們再相聚,重溫「同路人」的情誼!

相關閱讀: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柬埔寨豐榮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