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女性與教會  虎父無犬女--宋天嬰姊妹

虎父無犬女--宋天嬰姊妹

「華人教會的女兒們」系列(三)  

編者按: 兩百多年的華人教會歷史,無論是參加聚會和事奉,投入本地傳福音或外地宣教,姊妹的身影與光輝有目共睹,她們的生命故事是歷史的一部份,可是卻常被無意地忽略和有意地省略。本刊特設「華人教會的女兒」專欄,收集這些故事,貢獻給下一代,以為楷模,以作鼓勵。

作者:吳述塵

傳承於父親

宋天嬰姊妹是宋尚節博士的大女兒,在她出生時,宋博士給她取名叫天嬰,又名創世記。宋博士希望這個女兒長大後,到世界各地傳道去,只是事與願違,畢竟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宋尚節博士與師母及四兒女

宋博士離世時,宋姊妹才十六歲左右。宋博士早年常要外出佈道,一年有十一個月在外,沒能好好教導孩子們。1940年7月,他因病到北京香山療養,就著家人從上海遷來同住。卧病在床的宋博士並沒有停止服事,他一邊養病,一邊恆常地召開查經和祈禱會;晚上又有家庭聚會教導家中孩子,為要引起她們的興趣,便在查經時穿插一些小故事。這樣,有三年多的時間,宋姊妹就從父親口中得著餵養。

宋博士蒙召,以傳道為終生職事,並且焚膏繼晷地努力完成神所交託給他的使命。在他十多年的事奉生涯裡,在他所宣講的信息中,均有一個中心主題:罪。他指出教會的罪;宣教士、牧師、長執和信徒的罪;更指出未信者的罪,好讓他們能夠明白救恩,藉著救恩,歸回神的聖潔裡。宋姊妹能夠和父親共處的時日不長,但她似乎有一顆受教的心,還有一雙聆聽的耳朵,對父親在「罪」的教導上,有敏銳的領悟力。

為所信堅持

父親離世後,宋姊妹在北京住了一段日子,然後就回到上海,進了賈玉銘牧師的靈修院就讀。當時正值中國解放初期,政府對基督教進行整肅。在賈玉銘牧師宣布參加「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以下簡稱「三自」)的當天下午,她就和接近半數的師生們搬出靈修院,宣告與參加「三自」的賈牧師決裂。

重回北京,她到了王明道先生的教會聚會。然而,政府的宗教政策未能讓她安靜下來,心裡仍然惦記著上海的教會,於是她匆匆辭別,直奔上海。她了解過教會的情況後,在回到北京與弟兄姊妹分享時,卻是無盡的唏噓和惋惜,因為許多屬神的教會和工人,都選擇了明哲保身。後來,就連她的牧者王明道,也難逃厄運。王明道先生被捕後,難抵「三自」的壓迫,簽了檢討書,不久就得到釋放了。這時候的宋姊妹與「三自」是勢不兩立的,因此亦不願與王明道先生為伍。當時,有些信徒甚至說:「王明道因簽了檢討書而獲釋,這樣羞辱神,不如死在獄中。」雖然如此,他們明白神是憐憫人的,故此仍恆切地為他禱告。不久,宋姊妹同樣因堅持信仰而被捕入獄,判了二十年徒刑,關在河北保定監獄裡。

1977年,她雖已刑滿,卻仍被留在獄中作翻譯工作。十一屆三中全會後,勞改人員重新覆查,她除「堅持信仰」外,並沒有其他問題,就定作「退休幹部」處理,給分配了一間小宿舍。

她離開監獄後就立即投入事奉,先後到了河北、新疆、山東、安徽等地的教會講道。1990年,她南下漳州,在聚會中再次因信仰問題被公安逮捕,關押在獄中有四十多天之久。獲釋時,更被公安押解,直赴車站,要她即時離開福建省界。她與「違規」前來送行的兄姊話別時說:

「我被囚之時,未曾說過一句對不起主,對不起兄姊的話;未曾出賣過任何一位主內肢體,請漳州教會放心。」宋姊妹就是這樣一位對罪敏銳,對己對人都有要求的人。

《隱藏的嗎哪》

宋姊妹除往各地教會講道外,也著手整理父親在香山養病期間的查經和禱告記錄。宋博士當時每天都會與同工一起查經和禱告,同工就將他所講的記錄下來。她在整理這些札記時,領悟到這實在是父親靈程高峰的記錄。她與父親有同一的心志,大家在神面前也有同一的領受和經歷:宋博士被神「捆縛」在床上有三年多的時間,她則在獄中度過了二十年的歲月,自然能在靈裡與父親相通,產生共鳴。

整理好的札記被稱為《隱藏的嗎哪》,手抄稿達一千多頁,因而須分冊出版,並先出版了第一、二冊。在第三冊出版前的1993年,她因心臟病發進了醫院,兩個月後出院,但不久又再度入院,最後安息主懷,葬在父親在香山的墓旁。她離世前已整理好宋博士的遺稿,完成了地上的工作,走完了當跑的路。

(本文版權屬香港中國信徒佈道會,蒙允轉載自《傳書》雙月刊)。


相關閱讀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