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周淑慧牧師--北美華人教會的女性領袖系列1

主頁  人物、故事 周淑慧牧師1,2,3,4,5

作者: 陳百加

周淑慧牧師的牧職經歷:
-- 柑縣台福教會創立人及前主任牧師
-- 普世豐盛生命中心創辦人及現任中心主任
-- 異象:聯合普世華人教會各項資源,推動華人普世宣教的大使命

楔子

「我可以採訪你有關於華人教會婦女事奉的心路歷程嗎?」當我打電話到周牧師的辦公室,婉轉地請求道:「這是有關於我的博士論文研究中的一個主題─「探索現代華人教會屬靈婦女領袖」。我想採訪當今華人教會裡,在宣教、牧會、教學和培訓的各樣領域裡,在經驗和恩賜上可以成為婦女們激勵的榜樣,不知你可以幫助我在這方面提供有關個人的一些事奉體驗嗎?」周牧師在忙得不可開交的日程裡,竟立即慷慨地答應了我的請求。

那日按著約定時間到了豐盛生命中心,幾位同工熱忱愉悅地打招呼問好,中心看起似乎空間有點窄小,但看到從每一張辦公桌和各處角落都堆滿了各樣文宣、通訊等,可想而知這裡的事務多麼繁忙緊湊。稍等一會兒,周牧師便親切地來邀我進入辦公室內坐下,辦公室裡的書架上擺滿了書籍,想到在神學院裡上周牧師的解經講道課時,印象很深刻的便是她常說自己非常喜愛閱讀,連自己的丈夫吳德聖牧師都常帶點醋意地說:「她好像是嫁給書本了。」並且在柑縣牧會的二十年裡,她最欣慰的是,教會裡的同工和信徒們都受了她的激勵,個個都發憤勤於閱讀,為教會帶來一股蓬勃的讀書風氣。

以下便是在她辦公室裡所採訪的內容和分析,以(周)代表周牧師:

Ⅰ.領受普世宣教的使命

>A.  領受神的託付─走出牧會邁向普世宣教

筆者:可否和我們分享一下,當初你是如何從神領受而來的感動或異象,毅然地決定從長久以來的牧會事奉型態,轉變進入現在的宣教事奉型態?普世豐盛生命中心成立約有八年了,在周牧師結束柑縣台福教會的牧會便開始全時間負起中心的職務。

周:這個感動並不是一瞬間得來的,乃是長時間在參與宣教的過程中,逐漸地清楚了神的使命,又在不斷禱告和尋求中,產生了成立普世豐盛生命中心的計劃。並且,在成立的過程中,又看到神很清楚的印證,便全時間地投入在宣教裡,整個過程都是神在前頭帶領著,是一種很自然、很清晰的過程。

(筆者註:這對於我們在如何明白神的旨意有很好的參考經驗。)

筆者:所以這份使命並不是在退下牧會後才產生的,乃是在全時間投入宣教之前,神早就在你心中不斷動工,一直到神的時間合適了,你便走出了牧會進入了宣教。可否分享一下,這個普世宣教負擔又是如何在你心中開始的?

周:最開始是接受了大使命中心負責人王永信牧師的邀請,在1992年參加蘇俄短宣,那時看見在共產政權垮台後的蘇俄人心,極度渴慕真理,又看到眾多的華人從中國內陸,如潮水般地湧入蘇俄作生意,頓時有了強烈的感動,願意獻身在宣教的事工上。

(筆者註:周牧師一向有神國的宣教胸懷,過去在牧會中,便不斷鼓勵教會信徒要有普世宣教的抱負。筆者有一位在她那裡擔任長老的親戚便提常起周牧師推動宣教,真是不遺餘力,總是勉勵信徒們,不僅坐著聽道,也要起來宣道,並且自己以身作則,每一年總是抽出時間前往動亂不安的蘇俄,去探望那裡剛建立的莫斯科華人教會,到了那裡,又四處奔波往返傳福音,搭地鐵、趕路、布衣粗食,不辭勞苦地服事當地的信徒。接下來,讓我們來了解周牧師宣教的特色和策略。)

B建立廿一世紀普世宣教模式─結合眾教會資源和人力,成為普世宣教伙伴

筆者:那麼現在你成立了這個宣教機構,有什麼特色?有什麼從神那裡領受的特別感動?

周:普世豐盛生命中心的異象就是希望結合眾教會的力量和資源,一同協力合作來拓展普世宣教。因此,本中心的成立就是希望跨越宗派和教派來統籌策略,雖然在行政管理上,仍須向台福總會述職,但台福總會基本上贊同普世豐盛生命中心是遵行神的異象,要從事超教派的宣教事工,中心的理事會成員中有三分之一非屬於台福的人員。所以本中心在宣教策略和目標上,都具有相常的獨立性。

(筆者註:周牧師由衷地盼望在這樣超宗派的架構裡,一方面可以打破門戶之限,聯合華人眾教會的資源一同走上宣教,另一方面可以透過合作,可以彼此學習、觀摩和切磋宣教經驗並且彼此扶持,共同成為宣教伙伴。同時,中心的宣教策略不是在宣教區成立教派,乃是尊重保存當地的文化和背景,建立合乎當地特色的本土化教會。)

(筆者註:周牧師再三強調普世宣教的目標,應是在宣教區建立起能獨立自治自養的教會。當宣教者去那裡撒種扶植後,便訓練培養當地信徒起來負責。因此,宣教不是著重在建立屬於自己教派的教會,乃是建立屬於當地信徒的教會。目前有多間教會和中心一同配搭,都能認同這樣的宣教觀,我們是一同去扶助建立當地的教會,而不是去成立自己教派的教會;透過中心統理協調各教會的配搭和支援,共同為宣教區教會提供宣教士、教師和他們所需的資源,來扶助他們建立本土化的教會。)

(筆者註:周牧師的事奉相當有使命感和清楚的目標,這便是身為一個屬靈領袖所展現的一種特質,就是對自己所從事的工作有很強烈的負擔。)

周牧師又誠摯地表達著:我深信這個聯合宣教的型態,將成為廿一世紀的最佳宣教模式。教會不再是各自為政乃是一同合作,各教會共同攜手同心投入福音未得之地,並且以當地信徒為主體,而以宣教團體為客體。如此一來,能結合資源去拓展更廣大的宣教領域,又可免去彼此競爭的試探。這也就是必須設立超宗派的宣教機構的考慮。

(筆者註:但這些協調的工作也是深具挑戰性,不但要不斷在各教會推動鼓舞,在統籌方面也必須相當有智慧來協調一些作法上差異和不同的合作態度,還要配合當地教會的實際需要,這些諮商調配的複雜正是中心成立的最重要功能。怎樣化解一些合作的衝突,帶出合一的事奉成果,這正是周牧師透過她長期牧會裡,所累積的人事協調經驗帶來的最有意義的貢獻。)

C.成立普世宣教的紮根工作─培訓當地獻身信徒成為屬靈領袖

(筆者註:除了做傳福音撒種的工作外,中心也積極地呼召培訓當地獻身的信徒,來負擔當地牧養的責任。)

周:目前在各宣教區,願意回應全職事奉的信徒愈來愈多,為了造就他們傳道的能力,中心也為他們在神學裝備上,提供有系統完整的神學教育。於是,透過中心的邀請和協商,結合了眾教會牧者的心力,成立了普世豐盛生命培育中心,來滿足宣教區教學的需要,這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合一見證。

* 本文選自《新婦的愛情--廿一世紀女性領導研究》

 

繼續本文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