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太前书二章11-15节--学道、行道与教导

主页  圣经、神启 提摩太前书二章11,12,13,14,15节

作者:刘秀娴

教牧书信是写给教会牧者的书信,一般针对地方教会当时的需要。内容包括如何建立一个健全的教会组织(Guthrie,649),卫护纯正教义及维持教会纪律等(Earle,344)。提摩太前后书也不例外,但其中特别针对当时以弗所教会所面临几方面的问题,尤其以防避异端为重。

这从前书开始及结束时保罗对提摩太的劝勉可见:“我…曾劝你们仍住在以弗所,好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提前一3)及“提摩太阿,你当保守所托付你的,躲避世俗的虚谈,和那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已经有人自称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提前六20,21)。这些传异教的教师讲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论的(提前一4-7);传邪灵和鬼魔的道理,且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提前四1-3);他们自高自大、专好问难、争辩言词、以致引起嫉妒、分争、毁谤、妄疑(提前六3-5)。

以弗所教会所面临的危机,路加也在使徒行传廿章印证了。那时保罗正赶路准备在五旬节抵达耶路撒冷,故决定越过以弗所,但途中却特地从米利都差人往以弗所把教会的长老请来,劝勉他们谨慎牧养教会,因为保罗知道就是在这些长老当中也有说悖谬话引诱门徒离弃真道的伪教师(徒廿16-32)。当时教会在真道上问题的严重可想而知。

在小亚细亚一带第一、二世纪希罗文化的宗教背景及使徒保罗与当地人在信仰上的冲突,使徒行传十九章略有交代。经文记载有一位名叫底米丢的银匠,因恐怕保罗的声明“人手作的不是神”影响他製造偶像的生意,所以煽动以弗所城的人攻击他及其同行的基督徒。从百姓两小时不断的呼喊:“大哉以弗所人的亚底米(Artemis)啊!”及城书记安抚众人的话:“以弗所人哪,谁不知道以弗所人的城,是看守大亚底米的庙和从丢斯(天上)那里落下来的像呢”,可见以弗所是敬拜女神亚底米之城。

除新约圣经的记载外,近代新约圣经学者也从考古文物遗迹及其他公元前后一、二世纪的文献印证了当代拜奉女神之风气盛行。寇各尔(R & C Kroeger)在一九九二年出版之着作《我不许女人》(I Suffer Not A Woman)报导小亚细亚一带主要的神是女性的,而在以弗所的亚底米庙是当时世界七大奇观之一(52)。

保罗在本段经文的上下文(第二章)所关注的是信徒能过平安无困扰的生活:这样“平安无事度日”(peaceful and quiet life)才可以“学习真道”(二1-7);他劝勉男人祷告也是要无忿怒,无争论(二8);又重复要求女人以“沉静”(二11,12)(与二章二节quiet同一词字)的心态学道。所以,整章所着重的平静生活,似乎以学道为目标,而言下之意,是抗拒异端教师所惹起的分争(六4)。

本段经文所针对的妇女大概是富有的,这可从保罗对她们的衣着、编发、妆饰上的限制而知(提前二9)。其中有些是好宴乐的寡妇(提前五6)。圣经学者蒙甘马利(Montgomery)的研究也印证罗马帝国上流社会的贵妇虽然直至第三世纪才受教会影响,但保罗时代教会中已有些有钱人士参与(119-121)。

另一位学者巴尔拿蒂(Barnett,“Wives”,228)认为当时一般有希腊文化背景的有钱妇女是有学问的:懂得读书,写字及演说。这些妇女若要争取在教会中教导之权利并不希奇。

但保罗所强调的似乎不是她们争取教导的权利,而是她们需要专心学道以提防伪教师,因为已经有其受害者:“那偷进人家,牢笼无知妇女…这些妇女担负罪恶,被各样私慾引诱,常常学习、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后三6,7),还有些“挨家闲游…说些不当说的话”,甚至有的“已经转去随从撒但”(提前五13,15)。

第十一节:

“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顺服。”

本节主要的动词是“学”manthaneto字,也是五节经文中唯一命令式的词字。从上文处境分析,当时有些妇女在学习非正统的教义(提后三6,7),甚至可能去传播这些学说(提前五13)。就在这样的处境中保罗命令她们学习真道。

虽然这些妇女很可能有学问,但对神的道显然是没有基础的(Barnett,“Wives”,229; Spencer,50)。因为一般犹太妇女不能正式参与会堂的学道,而外邦妇女更少机会接触神的话(Payne,“Libertarian”,191)。所以保罗命令她们学道其实是给她们提供一个过去只有男人享有的特权。

此外,本节教导妇女以“沉静”hesuchia的态度去学道。

按照Vine词典,这“沉静”是发自内心的(vol 3,242)。此词字在短短两节经文中出现了两次(十一、十二节),可见是保罗所关注的。从其出现在保罗书信其他三段经文的意思看(提前二2译作“平安”;帖前四11及帖后三12均译作“安静”),译作“安静”(quictness)较为贴切(Barnett,“Wives”,229)。

由于保罗在哥林多前书明明表示女人在聚会中可以参与祷告及讲道(十一5),这“安静”不可能指闭口不言(Hoch,248)。根据学者施盆沙(Spencer,79)的研究,当时的犹太拉比(教师)认为“安静”是学者尊师重道的表现,而智慧书亦以此为明哲人之举(箴十一12)。寇各尔夫妇还提出“安静”对当时女人的另一含意,就是脱离公众场合的社交与辩论(Suffer,104)。

此外,妇女学者需要有的态度是“顺服”。顺服一词在新约中多次出现,而顺服的对象各有不同:信徒要顺服神(雅四7)及人的一切制度(彼前二13);仆人要顺服主人(彼前二18);妻子要顺服自己的丈夫(弗五22;西三18;提多二5;彼前三1);及教会弟兄姊妹要彼此顺服(弗五21)。

但由于本文与学道有关,故一般解经家认为所要求女人顺服的对象大概就是真道及真道的教师们(Van Der Jagt,204及Fee, Timothy,35)。正如其他经文,顺服是一个积极性的词语,是神所喜悦的态度。一味的顺服是指在任何可以想像的情况下都要顺服的意思(Fee,Timothy,35)。

基于其他特别声明女人顺服的对象均是她自己的丈夫(看上文),而“女人”与“妻子”在原文是同一个词字gune,许根柏格认为在本节顺服的对象理当是女人自己的丈夫(Hugenberger,351,355)。

但这段经文似乎并非在谈“家规”,如许先生所想像的;因为一般“家规”不单要求妻子顺服丈夫,也要求丈夫爱妻子(弗五22-33;西三18-19;彼前三1-7)。且从上下文看,实在不能肯定保罗这番话是针对家庭生活的;当然也没有足够证据他是指教会崇拜聚会(如传统学者所坚持的)。

由于紧接下文(第三章)已转到另一话题(作教会领袖的条件);而紧接上文有关男人“随处”祷告及女人衣妆问题均是包括整个生活圈子的,所以本段经文也该是普遍性;所以“男人/女人”比“丈夫/妻子”是更合宜的翻译。但这点对本文的主题是没有太大影响的(看结论)。

继续本文阅读:

  • 第十一节:“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顺服。”
  • 第十二节:“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他辖管男人,只要沉静”
  • 第十三节:“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
  • 第十四节:“且不是亚当被引诱,乃是女人被引诱,陷在罪里。”
  • 第十五节:“然而女人若常存信心、爱心,又圣洁自守,就必在生产上得救。”
  • 本文参考书目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