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

主页  成长、人际  疫情风暴中神如慈母

疫情风暴中神如慈母

周郭巧仪 文/周郭巧仪|2020年4月28日

如果您有一个儿子感染了新冠肺炎, 另一个儿子是传染病医生, 而幼女又独自一人住在纽约市中心疫情蔓延最猖獗的地方, 您这个妈妈的心情会怎样? 我就是这三个孩子的妈妈。

祸从天降,咫尺天涯

两年前,夫婿周子良牧师退休。大儿子恩慈和媳妇亮真建议我们搬到他们所在犹他州的盐湖城居住,一则希望我们能在两个孙子课馀后照顾他们,二则可以减少我们的孤单。我俩欣然接受了他们的建议。

我们在盐湖城生活得悠閒安适,也为儿子与媳妇事业有成而感到欣慰,再加上两个孙儿活泼可爱,我们常为能享受天伦之乐而感谢神!谁会预料到恩慈在三月十四日确诊得到新冠肺炎。真是晴天霹雳!

恩慈是犹他大学医学院的遗传学助理教授,在二月底和三月初到外州讲学两次,回来不久就感到不适,发烧、咳嗽、痰里带血和呼吸困难。三月十二日在家测量血氧,已降到70%。他知道生命有危险了,便马上前往医院。入院后因高度缺氧和四肢无力,立刻被转到重症监护病房住了六天,需使用高流量氧气(high flow oxygen)帮助他呼吸。情况好转回家后,仍常咳嗽,日常的活动,如进食,也会气喘和乏力。有两个多星期仍要用氧气来帮助呼吸。

恩慈、亮真一家

据恩慈所述,这次患病过程令他最痛苦的不是身体上的极度不适,而是与人,特别是与家人隔离而产生的孤单,以及独自面对死亡的恐惧。

在恩慈确诊后,丈夫和我都要隔离检疫不能外出。过了隔离检疫期间,我也只可以预备一些中国传统的食疗汤水和他们一家喜欢的中西美点,送去摆在恩慈的门廊。他们一家仍需隔离,所以来到他们的门前,我和夫婿却都不可进去,只可站在落地玻璃门前与媳妇和孙儿隔着玻璃对话,但有时却是相对无言,正是咫尺天涯,黯然神伤。

从前在这所房子里,我们曾渡过不少轻鬆愉快和温馨的时光,但现在它却成了牢房,新冠病毒变成无形的枷锁,紧紧地禁锢着我们亲爱的家人。直到他们一家过了隔离检疫期,恩慈也不再需用氧气,同时体力渐恢复后,我们一家老少才可以在他们的前院相隔六呎以外的地方对话。想拥抱一下这个几乎是死而复得的儿子,或走近与孙儿们玩耍也不敢。恩慈常叮咛我们不可接近他们,因为他们一家都带有病毒,高龄的我们对病毒的抵抗力比较弱,应避免受到感染。

心如刀割,孤立忧伤

在恩慈确诊后,我们也担心媳妇、孙子和我们是否已被感染并成为带有病毒者。在恩慈住院前,媳妇如常上班,孙儿如常上学,我和夫婿于三月八日在教会都有事奉;但健康局的人员却没有给我们作新冠肺炎的测试,也不建议我们与接触过的人谈论这事。因此,我们一方面感到很内疚,怕与我们接触过的人得到感染;另一方面也倍感孤单,又不敢请别人为我们代祷。

恩信、立佳一家

在这心如刀割、孤立无助的时期,我更加牵肠挂肚、忐忑不安地思念着在德州的二儿子恩信一家,和独自住在纽约市的幼女恩欣。

恩信是传染病医生,也是德州西南医学院的助理教授。在这疫情肆虐的时候,前线很需要他这种年青力壮的专科医生。我不但为恩信的健康和医院缺乏防护物品而担忧,也怕他带菌回家,传染给将会在五月中生产的媳妇立佳和三岁的孙子。我们本预订在五月初到德州帮他们,因疫情的关係只好取消此行。

至于幼女恩欣,在家工作,若非必要不外出,并作好各种的防疫措施,虽然住在纽约市中心,感染的机会也可降至最低的。但因为我疼惜她,总会挂念着她,怕她买不到食物、消毒剂、口罩等物品;也想到她一个人身住斗室,一个多月都不外出,也替她感到苦闷和难过。

风暴中的帮助

在这段时期,如没有神的话在我心中,相信我会精神崩溃了!因这疫情,我领悟到不管妈妈对孩子有多少疼爱、挂念、忧伤、和不惜为子女燃烧的心愿,妈妈仍是一个人。如她单靠己力,能付出多少爱和牺牲?可以承载多少悲伤?

虽然这两个月,身为妈妈的我有串串的泪珠和愿替三个孩子做很多很多事情,但我知道自己力不从心,力不能胜。只有神才是我们及全家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诗篇46:1)。

神用祂的话语来擦去我的眼泪,带给我安慰和希望,抚平了我如波浪澎湃的心。神用祂的话语一次一次提醒我:在忧闷烦躁时,我的心应当仰望神,因祂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讚祂(诗篇42:5)。我也要“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向你们所定的旨意。”(帖前5:16-18)
我要确信神仍在掌权,祂有无穷的智慧和能力,祂爱我们,祂不会带领我们到一个祂的恩典不够我们用的地方(林后12:9)。在一切困难中,祂会帮助我们,为我们开一条出路,叫我们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作者(右)夫妇与女儿恩欣

感谢神,借着经文提醒我,生活在这世界,各种的苦难会来折磨我们;但当我们住在主里面,我们可以放心,因主耶稣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当新冠疫情在世界每一角落肆虐,甚至来折磨我家时,我可捉紧主耶稣已将平安赐给我们的应许。我不用忧愁,也不用胆怯(约14:27)。

当我与别人,特别是与家人隔离而感到孤单时,主安慰我。祂叫我不要害怕,因为祂与我同在;不要惊惶,因为祂是我的神(赛41:10)。

神又应许救我们脱离瘟疫,用祂自己的翎毛遮蔽我们(诗91:3,4)。虽然恩慈在重症监护病房时要使用高流量氧气来帮助他呼吸,医生也考虑过要插管(intubate)用人工呼吸器(ventilator);但最终恩慈血氧渐升,无需用人工呼吸器,免却了昏迷不醒甚至死亡的危险。他真是行过了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诗23:4)。

神的时间是最好的,同时祂的恩典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林书12:9)。恩慈是盐湖城第一个住重症监护病房的新冠肺炎病人,因此,那时医疗人员和他们用的各项防护设备、药物、仪器等物资都很充足。最重要的是,医疗人员仍未过劳,有充份的时间和体力悉心照顾他。

感谢神,我们真实体验到人的脆弱,体验到“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的也必全然跌倒”(赛40:30)的真谛。恩慈才三十八岁,是健壮的人,是研究儿童罕有疾病的遗传学专家,却不能免于新冠肺炎折磨。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真不可因我们年轻、健康、有学问而自恃。我们要谦卑“等候耶和华”(赛40:31a),因祂是“创造地极的主…祂的智慧无法测度”(赛40:28b)。求神继续幇助恩慈,使他再“必如鹰展翅上腾;…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40:31b)。

媳妇亮真和两个孙儿,甚至我们都是密切与恩慈有接触的人,但都没有被感染,实在感谢神的保守看顾。

至今二儿子恩信仍未被医院调动到前线治疗新冠肺炎的病人,这是因媳妇立佳快要生产,医院为避免恩信可能会被感染,以致危害到媳妇、胎儿和孙子健康的缘故。感谢神,祂能使万事互相效力(罗8:28a)。

感谢一位素未谋面却满有爱心的姐妹捐赠了一批医用口罩给恩信,也送了一些非医用口罩给我,使我可以转寄给住在纽约的女儿。他们有了口罩我也比较安心了。

借着科技,我们一家人不但可以在网上见面,也可以在网上祷告。四岁的亮恩也懂得向神祷告,求神不要让爸爸再次感染新冠病毒。

也要感谢各教会弟兄姊妹的爱心。当他们从脸书和新闻报导知道恩慈被感染的消息,不但问候我们,替我们代祷,也有替我们购买食物的。真感到主里一家的甜美。

慈母般的牧人

最大的恩典是神的话语提醒我,神不单是我们的慈父,也是我们的慈母。有关神好像慈母的经文带给我甜蜜的回忆!

作者作品:主是我的牧者

犹记得三个孩子安详依偎在我胸前享受母乳的温馨时刻。那时,孩子感受到我的呵护备至,我们是母子连心,彼此相通,不会感到孤单的。先知以赛亚描述神好像慈母般喂养、爱护、怜恤我们,祂总不会忘记我们(赛49:15)。神也是好牧羊人,不但用祂的膀臂把我们的儿女抱在怀中,祂也慢慢地、温柔地(NIV译作gently)引导我们这些做母亲的(赛40:11)。

感谢神!我们自从生下,就蒙神祢保抱;自从出胎,便蒙祢怀搋;直到我们年老,祢仍这样;直到我们髮白,祢仍怀搋。祢已造作,也必保抱;祢必怀抱,也必拯救(赛46:3b-4)。

我们真是幸福的一羣!神好像慈母和牧羊人一般,一生爱护和保护我们,我们还惧怕什麽呢?做母亲的我们为什麽还要担心着儿女呢?

当三个孩子仍在孩提时,我就常与他们唱“天父必看顾你”这首诗歌。副歌不但朗朗上口,歌词和表达的内容也是那么深入浅出,孩子都可以明白,不容易忘记。在新冠疫情袭击我家时,“天父必看顾你,时时看顾,处处看顾。他必要看顾你,天父必看顾你”的歌词和旋律常常盘旋在我的脑海,肯定了神对我们的看顾也给我无限的安慰。

现在我的小羊已长大了,祈盼他们经过这风暴,灵命会更茁壮,不会忘记天父必时时和处处看顾他们。神又慈声对我说:下次可以与孙儿接触时,要教他们唱“天父必看顾你”的副歌了。稚子的心是好土,经过天父的话语如阳光雨露般地滋润,我们施肥、拔草、灌溉,虽经历无情的风暴,信仰的种子一定会长成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参天大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