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成長、人際  疫情風暴中神如慈母

疫情風暴中神如慈母

周郭巧儀 文/周郭巧儀|2020年4月28日

如果您有一個兒子感染了新冠肺炎, 另一個兒子是傳染病醫生, 而幼女又獨自一人住在紐約市中心疫情蔓延最猖獗的地方, 您這個媽媽的心情會怎樣? 我就是這三個孩子的媽媽。

禍從天降,咫尺天涯

兩年前,夫婿周子良牧師退休。大兒子恩慈和媳婦亮真建議我們搬到他們所在猶他州的鹽湖城居住,一則希望我們能在兩個孫子課餘後照顧他們,二則可以減少我們的孤單。我倆欣然接受了他們的建議。

我們在鹽湖城生活得悠閒安適,也為兒子與媳婦事業有成而感到欣慰,再加上兩個孫兒活潑可愛,我們常為能享受天倫之樂而感謝神!誰會預料到恩慈在三月十四日確診得到新冠肺炎。真是晴天霹靂!

恩慈是猶他大學醫學院的遺傳學助理教授,在二月底和三月初到外州講學兩次,回來不久就感到不適,發燒、咳嗽、痰裡帶血和呼吸困難。三月十二日在家測量血氧,已降到70%。他知道生命有危險了,便馬上前往醫院。入院後因高度缺氧和四肢無力,立刻被轉到重症監護病房住了六天,需使用高流量氧氣(high flow oxygen)幫助他呼吸。情況好轉回家後,仍常咳嗽,日常的活動,如進食,也會氣喘和乏力。有兩個多星期仍要用氧氣來幫助呼吸。

恩慈、亮真一家

據恩慈所述,這次患病過程令他最痛苦的不是身體上的極度不適,而是與人,特別是與家人隔離而產生的孤單,以及獨自面對死亡的恐懼。

在恩慈確診後,丈夫和我都要隔離檢疫不能外出。過了隔離檢疫期間,我也只可以預備一些中國傳統的食療湯水和他們一家喜歡的中西美點,送去擺在恩慈的門廊。他們一家仍需隔離,所以來到他們的門前,我和夫婿却都不可進去,只可站在落地玻璃門前與媳婦和孫兒隔著玻璃對話,但有時卻是相對無言,正是咫尺天涯,黯然神傷。

從前在這所房子裡,我們曾渡過不少輕鬆愉快和温馨的時光,但現在它却成了牢房,新冠病毒變成無形的枷鎖,緊緊地禁錮著我們親愛的家人。直到他們一家過了隔離檢疫期,恩慈也不再需用氧氣,同時體力漸恢復後,我們一家老少才可以在他們的前院相隔六呎以外的地方對話。想擁抱一下這個幾乎是死而復得的兒子,或走近與孫兒們玩耍也不敢。恩慈常叮嚀我們不可接近他們,因為他們一家都帶有病毒,高齡的我們對病毒的抵抗力比較弱,應避免受到感染。

心如刀割,孤立憂傷

在恩慈確診後,我們也擔心媳婦、孫子和我們是否已被感染並成為帶有病毒者。在恩慈住院前,媳婦如常上班,孫兒如常上學,我和夫婿於三月八日在教會都有事奉;但健康局的人員卻沒有給我們作新冠肺炎的測試,也不建議我們與接觸過的人談論這事。因此,我們一方面感到很內疚,怕與我們接觸過的人得到感染;另一方面也倍感孤單,又不敢請別人為我們代禱。

恩信、立佳一家

在這心如刀割、孤立無助的時期,我更加牽腸掛肚、忐忑不安地思念著在德州的二兒子恩信一家,和獨自住在紐約市的幼女恩欣。

恩信是傳染病醫生,也是德州西南醫學院的助理教授。在這疫情肆虐的時候,前線很需要他這種年青力壯的專科醫生。我不但為恩信的健康和醫院缺乏防護物品而擔憂,也怕他帶菌回家,傳染給將會在五月中生產的媳婦立佳和三歲的孫子。我們本預訂在五月初到德州幫他們,因疫情的關係只好取消此行。

至於幼女恩欣,在家工作,若非必要不外出,並作好各種的防疫措施,雖然住在紐約市中心,感染的機會也可降至最低的。但因為我疼惜她,總會掛念著她,怕她買不到食物、消毒劑、口罩等物品;也想到她一個人身住斗室,一個多月都不外出,也替她感到苦悶和難過。

風暴中的幫助

在這段時期,如沒有神的話在我心中,相信我會精神崩潰了!因這疫情,我領悟到不管媽媽對孩子有多少疼愛、掛念、憂傷、和不惜為子女燃燒的心願,媽媽仍是一個人。如她單靠己力,能付出多少愛和犧牲?可以承載多少悲傷?

雖然這兩個月,身為媽媽的我有串串的淚珠和願替三個孩子做很多很多事情,但我知道自己力不從心,力不能勝。只有神才是我們及全家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詩篇46:1)。

神用祂的話語來擦去我的眼淚,帶給我安慰和希望,撫平了我如波浪澎湃的心。神用祂的話語一次一次提醒我:在憂悶煩躁時,我的心應當仰望神,因祂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祂(詩篇42:5)。我也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因為這是神在基督耶穌裡向你們所定的旨意。」(帖前5:16-18)
我要確信神仍在掌權,祂有無窮的智慧和能力,祂愛我們,祂不會帶領我們到一個祂的恩典不夠我們用的地方(林後12:9)。在一切困難中,祂會幫助我們,為我們開一條出路,叫我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

作者(右)夫婦與女兒恩欣

感謝神,藉著經文提醒我,生活在這世界,各種的苦難會來折磨我們;但當我們住在主裡面,我們可以放心,因主耶穌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當新冠疫情在世界每一角落肆虐,甚至來折磨我家時,我可捉緊主耶稣已將平安賜給我們的應許。我不用憂愁,也不用膽怯(約14:27)。

當我與別人,特别是與家人隔離而感到孤單時,主安慰我。祂叫我不要害怕,因為祂與我同在;不要驚惶,因為祂是我的神(賽41:10)。

神又應許救我們脫離瘟疫,用祂自己的翎毛遮蔽我們(詩91:3,4)。雖然恩慈在重症監護病房時要使用高流量氧氣來幫助他呼吸,醫生也考慮過要插管(intubate)用人工呼吸器(ventilator);但最終恩慈血氧漸升,無需用人工呼吸器,免卻了昏迷不醒甚至死亡的危險。他真是行過了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詩23:4)。

神的時間是最好的,同時祂的恩典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書12:9)。恩慈是鹽湖城第一個住重症監護病房的新冠肺炎病人,因此,那時醫療人員和他們用的各項防護設備、藥物、儀器等物資都很充足。最重要的是,醫療人員仍未過勞,有充份的時間和體力悉心照顧他。

感謝神,我們真實體驗到人的脆弱,體驗到「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賽40:30)的真諦。恩慈才三十八歲,是健壯的人,是研究兒童罕有疾病的遺傳學專家,却不能免於新冠肺炎折磨。我們這些卑微的人真不可因我們年輕、健康、有學問而自恃。我們要謙卑「等候耶和華」(賽40:31a),因祂是「創造地極的主…祂的智慧無法測度」(賽40:28b)。求神繼續幇助恩慈,使他再「必如鷹展翅上騰;…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40:31b)。

媳婦亮真和兩個孫兒,甚至我們都是密切與恩慈有接觸的人,但都沒有被感染,實在感謝神的保守看顧。

至今二兒子恩信仍未被醫院調動到前線治療新冠肺炎的病人,這是因媳婦立佳快要生產,醫院為避免恩信可能會被感染,以致危害到媳婦、胎兒和孫子健康的緣故。感謝神,祂能使萬事互相效力(羅8:28a)。

感謝一位素未謀面卻滿有愛心的姐妹捐贈了一批醫用口罩給恩信,也送了一些非醫用口罩給我,使我可以轉寄給住在紐約的女兒。他們有了口罩我也比較安心了。

藉著科技,我們一家人不但可以在網上見面,也可以在網上禱告。四歲的亮恩也懂得向神禱告,求神不要讓爸爸再次感染新冠病毒。

也要感謝各教會弟兄姊妹的愛心。當他們從臉書和新聞報導知道恩慈被感染的消息,不但問候我們,替我們代禱,也有替我們購買食物的。真感到主裡一家的甜美。

慈母般的牧人

最大的恩典是神的話語提醒我,神不單是我們的慈父,也是我們的慈母。有關神好像慈母的經文帶給我甜蜜的回憶!

作者作品:主是我的牧者

猶記得三個孩子安詳依偎在我胸前享受母乳的温馨時刻。那時,孩子感受到我的呵護備至,我們是母子連心,彼此相通,不會感到孤單的。先知以賽亞描述神好像慈母般餵養、愛護、憐恤我們,祂總不會忘記我們(賽49:15)。神也是好牧羊人,不但用祂的膀臂把我們的兒女抱在懷中,祂也慢慢地、溫柔地(NIV譯作gently)引導我們這些做母親的(賽40:11)。

感謝神!我們自從生下,就蒙神祢保抱;自從出胎,便蒙祢懷搋;直到我們年老,祢仍這樣;直到我們髮白,祢仍懷搋。祢已造作,也必保抱;祢必懷抱,也必拯救(賽46:3b-4)。

我們真是幸福的一羣!神好像慈母和牧羊人一般,一生愛護和保護我們,我們還懼怕什麼呢?做母親的我們為什麼還要擔心著兒女呢?

當三個孩子仍在孩提時,我就常與他們唱「天父必看顧你」這首詩歌。副歌不但朗朗上口,歌詞和表達的內容也是那麽深入淺出,孩子都可以明白,不容易忘記。在新冠疫情襲擊我家時,「天父必看顧你,時時看顧,處處看顧。他必要看顧你,天父必看顧你」的歌詞和旋律常常盤旋在我的腦海,肯定了神對我們的看顧也給我無限的安慰。

現在我的小羊已長大了,祈盼他們經過這風暴,靈命會更茁壯,不會忘記天父必時時和處處看顧他們。神又慈聲對我說:下次可以與孫兒接觸時,要教他們唱「天父必看顧你」的副歌了。稚子的心是好土,經過天父的話語如陽光雨露般地滋潤,我們施肥、拔草、灌溉,雖經歷無情的風暴,信仰的種子一定會長成生機勃勃、欣欣向榮的參天大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