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靈命塑造  聖國度觀的福音——耶穌靈命的外流

國度觀的福音——耶穌靈命的外流

作者:吳淑儀 | 2019年6月3日            

耶穌靈命內湧而外流。其外流,回應「外面」痛苦破碎的世界:家庭、教會、社會、族群、國家!在恩典裡帶來痊癒、轉化與重贖!(「內湧」篇請參閱劉秀嫻博士的《聖靈臨在耶穌的生命》一文。)

人類自從犯罪墮落後,罪與邪惡就轄管了世界,不單破壞了個人與神的關係,更帶來社會羣體「結構性與制度性」的罪:性別之間、族群之間、階層之間不和諧和不公義的關係。

而耶穌「道成肉身」完成了神的救贖!路加福音4章18-19節記載,耶穌宣佈祂來的使命是帶回神「國度」的福音,也要求我們跟隨祂的腳蹤,效法衪的榜様!

一、救贖的三個層面

第一世紀的猶太、巴勒斯坦一帶,是羅馬帝國統治下的社會,70%是以農漁為生的貧窮勞工,其他的是被歧視、遭唾棄的低下階層。

這是一個農耕社會、「潔淨」社會和父權社會的體系,以政治壓迫、經濟剝削和宗教統制為特點:剝削者高高在上,受剝削受壓迫者無以聊生。

當時所謂的「潔淨」,是以宗教維持的一種社會條例:耶路撒冷殿宇是禮儀上潔淨的地方,「潔淨」的人才能進去。這「潔淨」與「不潔淨」正代表聖潔與不聖潔、男人與女人、義人與罪人、富人與窮人、猶太人與外邦人、健全者與殘疾者等之間的對比,帶來嚴重的歧視。當時所謂的「罪人」是指冒犯了當時猶太傳統文化及宗教規條的人。

耶穌到來後,親自以行動、教導觸及每一個按神形象被造的人,打破既成群體與階層,表達了神的憐憫與接納,也回應了以賽亞書61章1-3節預告的使命:「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衪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4:16-19)

這是國度的福音,宣告一個全新國度的來臨,帶來釋放、自由、平等與公義!

耶穌靈命的外流,為墮落後的人類成全了救贖的三個層面:
1)個人的救恩:恢復個人跟神破碎了的關係。
2)國度觀的福音:將神國的文化帶回到不公義、不和諧的社會羣體裡。
3)最終萬物的復興:帶來宇宙萬物的更新(參見使3;啟21-22)

此文的重心在第二層,展述耶穌靈命外流帶來「國度觀的福音」!

二、耶穌靈命外流帶來國度觀的福音

國度觀的福音跨越人類墮落後社會設定的性別、種族、階層的鴻溝,在基督裡帶來和諧合一(加3:28)!

耶穌以行動實踐這樣的福音,祂的傳道行蹤、教訓、關愛都包括當時被社會抛棄的所謂邊緣人,及受欺壓、歧視、剝削、藐視、唾棄者,如貧窮人、麻瘋病者、稅吏、婦女、妓女與犯奸淫的、外邦人、牧羊人、討飯的,甚至罪人和敵人。透過耶穌帶來的神國公義,沒有一個人會基於種族、性別、社會經濟階層、地域等,被拒於天國福音的門外!

耶穌靈命的外流,帶進神國的福音,引進國度觀的文化,體現在以下四方面:
1.婦女的福音
2.邊縁人的福音
3.社會強弱逆轉的福音
4.充滿行動的福音

以下展述這四個範疇的幾個快照:

1. 婦女的福音

利未記(特別是12章和15章),講述當時婦女的地位和角色都處於次等,女人見血(如月經、生産或漏症等)被視為禮儀上的污穢不潔淨,更象徵罪的可憎,不能進聖殿敬拜,不能親近,要被隔離;凡她所摸過的、或摸她的都成為不潔淨。

民數記5章和申命記24章,表述了當時父權社會的雙重道德標準,如在奸淫與休妻上面偏袒男人。猶太傳統裡,女人的話語不被重視,許願誓言或法庭作證都不生效(民30)。

而這些不過是當時婦女受到極端不公平待遇的一部分!在這偏倚的两性文化中,女人的地位價值受盡虧損,但耶穌的來臨引進了革命性的釋放、自由、平等與公義的兩性觀。例如:

耶穌的母親馬利亞:馬利亞領受天使啟示彌賽亞的誕生,她受感發出頌禱預言(路1:46-55),後與其他婦女們站在十架下(路23:49,55,56; 24:1-12),再到等候聖靈降臨(使1:14),在婦女備受貶抑的社會裡,佔有特殊的重要性。

抹大拉的馬利亞(路8:1-3):路加用幾位「被耶穌醫治好」的婦女,與12門徒同列跟隨主,為記敍耶穌往加利利各城各鄉宣講神國福音的「導言」。其中特別提到被趕出7個鬼的抹大拉的馬利亞被醫治、赦罪、拯救和接納!她們更用自己的財物供給耶穌和門徒。從那時開始,到上耶路撒冷,站在十架下、墳墓前,再到與復活的主面對面,看著祂升天及五旬節聖靈的降臨,她們誠是主的門徒!

血漏的婦人和涯魯的女兒(路8:40-56):管會堂的宗教領袖並社會名流睚魯,為他在死亡邊緣的12歳女兒去求耶穌醫治。途中耶穌卻放下這全城認為極重要的事,先去幫助一位「不潔淨」的、不能碰觸的「血漏」的婦人:一位不能參與任何社團或宗教活動、12年受盡排斥悲慘生活的女人!

耶穌停下來,特地為她作了四件事:第一、允許她摸自己的衣裳!打破「女人因見血而不潔和不能碰觸」的歧視。第二、婦人的「血漏」止住了,是「身」的醫治。第三、耶稣鼓勵她在衆人面前作見證,是「心」的重建。第四、主説:「你的信救了你,平平安安的回去吧!」是「靈」的重贖。身、心、靈得痊癒,正是全人的福音,讓這受社會雙重唾棄的女人,在人面前重獲尊嚴,重建人生!

重用婦女:在婦女講話没份量、不能在法庭作見證的社會裡,耶穌不但對婦女的話語和見證全然接納,更開先河把最重要的教訓、神學觀念與傳道的託負,都交給她們,可算是神國傳承的第一捧:祂的誕生「首先」曉給馬利亞(路1:30-33);衪彌賽亞的身份,「首先」䁱諭給井旁的撒馬利亞婦人(約4:25);衪的復活「首先」啟示給空墳墓前的馬利亞(路24:1-12;約20:13-16);把復活消息告知其他門徒的任務,「首先」託負給馬利亞(路24:9-10;約20:17-18)!

還有其他重視女性和社會公義的例子,不可勝數,例如:犯罪的女人與法利賽人西門(路7:36-50);叫拿因城寡婦之子復活(路7:11-17); 在安息日醫好一位駝背了十八年的女人、「解開她的綁」(13:10-17);周遊各城各郷宣講神國福音時,讓「好些婦女」在門徒的行列中(路8:2-3)等等。

神對那些受歧视、受踐踏的婦女,不但憐愛,幾乎可以説是偏愛!耶穌不止一次放下人以為是更重要、更受歡迎的事,去關愛那些弱勢羣體,刻意表達了祂的心腸:「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衪不吹滅。」(賽42:3)

耶穌一生的宣教傳道,全然包括婦女!祂對婦女的包容與重視,不單在當時,就是在今天的教會與社會裡,都令人驚訝,不可思議!

2. 邊縁人的福音

在結構性與制度性的社會歧視裡,主流社會的族群,往往為了私利,對異己者存著敵對與排斥心態,不接納外族人,寄居的、殘疾的、貧窮的等等,使他們備受邊緣化!但他們卻得到耶穌出人意外地接納,他們的信心、善行還得到祂的稱讚,令人驚訝!例如:

讚揚百夫長罕見的信心(路7:1-10):百夫長求耶穌醫好他的僕人,代表了神的救贖計劃——由以色列人擴展到外邦人,耶穌更稱讚這百夫長:「這麽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的也没有遇見過!」

好撒馬利亞人──好鄰舍的比喻(路10:25-37):打破當時律法和傳統觀念,被猶太人瞧不起的撒馬利亞人,在耶穌的比喻裡,不單與猶太人平等,還比猶太人的宗教領䄂,如祭司和利未人更勝一籌,能以行動表現出好鄰舍的憐憫,因而更受主的稱讚。

耶穌對邊緣人的憐愛,遍滿了福音書,祂潔淨長大痲瘋的(路5:12-16;17:11-16),醫治癱子(路5:17-26),呼召稅吏(路5:27-32)等,更用比喻講到貧窮的、殘廢的、瞎眼的、瘸腿的都被邀請進去坐主的大筵席(路14:16-24),表現出神國福音的包含性;最後主吩咐下大使命:「…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路24:47)這就是你我今天有福氣得享福音的緣由!

3. 社會強弱逆轉的福音

馬利亞在頌禱裡受聖靈啟示,預言耶穌的來臨帶來國度觀的福音,逆轉了社會的強弱貧富的次序:
「祂用膀臂施展大能;那狂傲的人正心裡妄想就被祂趕㪚了。祂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1:46-55)

這逆轉涵蓋了社會、經濟與政治的範疇。神對貧窮受欺壓的不單施予憐憫,更加以提升,對施壓濫權的不但加以譴責,更加以低貶!耶穌在一開始傳道時,祂自己就宣告:「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入的禧年。」(路4:18-19)

還有更多的實例:自知是「罪人」的稅吏的禱告受到讚許,自義而藐視別人的法利賽人卻受責難(路18:9-14);稅吏撒該以4倍之價賠還他訛詐了的人(路19:1-10),耶穌稱讚他「倒算為義」,然後説:「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財主與拉撒路的比喻(路16:19-31)!窮寡婦兩錢的奉獻比財主更多(路21:1-4)!從前被排斥的,在基督奇異的恩典裡全然被包容、被接納!在人的眼中是弱勢,在神的眼中卻是強勢:更受稱讚、更能作榜樣,更是神國的代表!這是翻天覆地的社會逆轉!

4. 充滿行動的福音

四福音書共89章的篇幅裡,記載耶穌僅僅3年半的傳道,不單充滿行動,更是走出框框、令人驚訝的社會行動!

祂以行動「毅然定意」面向耶路撒冷 (路9:51),甘心選擇合神心意、唯一能拯救沉淪罪人的十架苦路,完成代贖,帶來真正「神悅納人的禧年」(路4:19)。

祂「居無定所、連枕頭的地方都沒有」,卻悲憫當時流離失所、沒有牧人的羊一樣的世人(太9:36),更常常走了第二里路,特意去關愛當時受遺棄的、不能進聖殿、不被接納的人。這是國度觀福音的訊息與實踐。

祂言行合一,以「行動」強而有力地傳講祂所傳講的「信息」,最終釘在十字架上,親自以最具體的行動,完成了以生命換取的贖罪救恩。

耶穌內湧外流的行動榜樣,帶來不只兩千多年的信徒行傳,今天更是你我傳承、受託負的世代,我們要以具體的行動帶出國度觀的福音!耶穌以比喻教導:「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流浪在外,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獄裏,你們來看我。」(太25:35-36),勉勵我們要刻意以行動去尋找並服事這些人!

三、「外流」的託負──歷代到今天的傳承

福音書記述當時耶穌靈命外流的言行,先由使徒們傳承,跟著是幾千年來信徒以生命血涙的傳承,今天,該是你和我的傳承!

面對社會不公,耶穌的一貫䇿略是與世界的苦難認同:衪常與貧困的、卑微的、被遺棄的、邊縁化的、局外的、罪人等共站一邊,與弱勢無助的為伍,與社會階梯低下層的為友。耶穌站在痛苦的一邊,是在呼喚我們也應與世界的苦難共情。

這正是十字架的終極真諦:「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因祂受的刑罸,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4-5)。唯有十字架的道路才能真正為不公義的社會文化問題帶來答案,為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破裂帶來徹底的和好,為受傷害的心靈帶來完全的醫治,為侵犯者的良知帶來真正的拯救!

除了天然災難外,「人罪」與「人加給人」的苦難委實廣泛,使人按神形像受造的豐榮備受虧損,而婦女所受的更是虧損中的虧損,基督徒不能再漠視了!面對如家暴虐妻、人口販賣與逼娼等,是21世紀的今天,最受全球關注的社會議題。與之抗衡代價龎大、路遠艱辛!

基督徒當具有國度觀,應認識到基督的救恩與重贖,不單臨到個人與教會,也臨到社會與文化。基督的主權不但要在個人與教會身上彰顯,更要在文化、經濟、社會、倫理、政治與人際各方面彰顯。因此,我們要有寬濶的視野洞察世界與社會的動向,策略性地投身於國度事工,好在社會起帶頭、引導、轉化與移風易俗的作用。

耶穌靈命外流帶出的國度觀的福音,誠是人類歷史中劃時代的福音!(在6/22的講座中,期待更多更詳細地與弟兄姊妹分享!

 


「靈命塑造」事工具體時間表,請點此查看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