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人物、故事  「我的聖召就是愛」

「我的聖召就是愛」

——里修的德蘭,【豐榮傳奇】之一


文/王建平 |2020年3月2日

在慶祝婦女節時,你都會想到誰?是身邊的母親姊妹?還是歷史上傑出的女性?

一位姊妹向我提到了教會歷史上的聖女大德蘭(阿維拉的德蘭,Teresa of Ávila),和小德蘭(里修的德蘭,Therese of Lisieux )。她們相隔近三個世紀,都是神的使女,生命軌蹟卻完全不同。大德蘭著書立說,建功立業;小德蘭以「小」著稱,生前默默無聞,好像沒有一件「大」事蹟引人注意。而吸引我的偏偏正是她的「小」。

簡短的生平

小德蘭真的好「小」,生平極簡短,在世僅24年(1873-1897)。

小德蘭*

她生於法國亞冷松城(Alençon)一個虔誠的主信徒家庭,是五個女孩中的么女。三歲半時, 母親病逝, 舉家搬到里修(Lisieux);五年後,如母的姊姊離家進了修院,她幼小的心靈再次被分離刺痛,開始默想、尋求永恒、聖神的愛,渴望進入修會,但因年齡太小,得不到准許,她就在到羅馬朝聖時,直接走到教宗面前,請求特許。就這樣,在15歲時她進入了姊姊去的里修嘉爾默羅聖衣會修院,在修院五年後當了初學導師,終因肺病安息主懷。[1]

小德蘭的《靈心小史》(The Story of A Soul)在她死後一年出版,並廣為流傳。她的隱修生活,默禱靜觀,如一股清流為修院、教會輸入了新的血液,攪動人們禁錮在傳統宗教生活中沉悶壓抑的心,帶來靈修生活的復興。其後更被譯為60多種文字,中譯本就有馬相伯的《靈心小史》,蘇雪林的《一朵小白花》,和張秀亞的《回憶錄》。[2]

小德蘭不怕自己渺小,完全接納自己的渺小,單純地把渺小的自己交給了主耶穌。她從未期望自己偉大,但從小就想成為聖徒,最終活出簡單的深奧,純潔的豐富,平凡的高貴,和渺小的偉大。

十幾年前我讀小德蘭讀不懂,因為還看不見她生命的精華,在崇尚豐功偉績的年代,我更容易仰望大德蘭的生命,嚮往轟轟烈烈的人生;而今天走進小德蘭的自傳《靈心小史》,我發現,平凡的她真的不平凡。

簡單的深奧

看似簡單、平凡、乏味的隱居生活,如何能把真理活了出來?聖女並非天生而成,小德蘭也為自己的軟弱掙扎過,失敗過,哭過。在愛中成長的德蘭,從小就享受親人愛的甘甜,渴望愛和被愛。可是這愛是那麽短暫,童年先後兩次失愛,讓她幼小的心敏感又脆弱,情緒起伏不定,經常哭泣,有時不知不覺就哭了。

小德蘭8歲照*

她又體弱多病,十歲時病重,康復後就經常進行心禱(mental prayer),當時她還不知道那是什麽,只是獨自思想有關主、有關生命的問題,默想主的愛。從那時起,她轉向了永久的愛——主自己。在初領聖體(餐)時,她感受了主的愛,說:「那天,我不只是看見了主的愛,而是被祂『熔化』了。主與我不再是兩個,而成了一個。」小德蘭被消化了,宛如一滴水,在大海中溶化了。只有耶穌自己,祂是主,是王。[3]

然而,她對修院生活的美好嚮往,不久就在現實中遭遇了重大考驗。當時的修院制度非常嚴格,想家了,不能回去看爸爸,跟姊姊們的見面也有限。可以想像,在家蒙受寵愛的么女,什麽家務也不會做,也沒有主動做事的習慣,一下子要在修院裡與大她很多的修女們一起承擔責任做工,雖然很努力,還是常被責備。而且她生性怕冷,修院的地下室極其寒冷,苦不堪言,不僅禱告沒有亮光,還經常在禱告中沉睡過去。

她這樣描寫那段日子:「耶穌一點也不想繼續與我交談。」4(所以她才會沉睡)。但她自我安慰道:「母親時常深愛著沉睡於她懷中的孩子,同樣,主也必然深愛著在祈禱中深沉睡去的人。」就是這樣的單純簡單,她沒有抱怨自己,沒有因此氣餒而放棄成聖的願景。

當她思想自己這樣隱居的微小生命如何能成聖徒,感覺幾乎不可能。不過她告訴自己:「主不會要求我做不到的事情,因此無論我有多渺小,我還是能成為聖徒的;我既然不可能長得高大,那麼我就按著自己的樣子,接受現狀,即便我有數不清的過失;但是,我要尋覓一條直達天庭的『小道』,那是一條既短且直的道路,是一條全新的『小路』」。[5]

小德蘭13時*

這「小路」是怎樣的呢?

她說:「愛要以行為來證明。所以我該如何證明我的愛呢?我不會做什麽大事業,我能對耶穌做的只是遍撒小花,而每一朵花都是為愛所做的犧牲,注視與簡單的話語,都是為愛所做的小小行為。」[6] 這「小路」在她是一條灑滿小花的道路。

因此,她爭取把每一件力所能及的事做好,抓住每一個可以犧牲的機會,無論這些行為看起來多麽渺小。例如,接受和化解姆姆的嚴厲指責,對不喜歡的姊妹報以微笑,原諒別人的誤解、曲解,忍受寒冷,接受擺在面前的不想吃的食物,即使經常是剩食。在這些諸多的平凡小事上,她沒有苦毒和抱怨,而是把它們看成一個個小小的為愛作犧牲的機會。不是一次兩次,而是日日夜夜,年年月月。

這些卻勝過轟轟烈烈的犧牲,因為沒有人覺察她所做的是犧牲,也沒有人了解她的忍耐。她「就是把小小的刻苦,像花朵一樣的獻給耶穌,抱抱祂,撫摸祂。我就是如此做法,也就是因為如此,將來祂要好好接待我。」她甚至沒有祈求主耶穌給她強壯的身體,溫暖的環境。只思想天上主耶穌的愛,堅信耶穌了解她,接納她,耶穌喜悅她這樣做,那感覺是美好的,是幸福的。

她幸福著主耶穌的幸福,喜悅著主耶穌的喜悅。神秘的靈修之路,在小德蘭的腳下就是完全的信賴和依靠之路。她的領悟,簡單而深奧。

單純的豐富

100多年來,小德蘭被譽為當代最有影響力的聖女,吸引著千萬基督徒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走上成聖的「神嬰小道」,朵朵小花盛開在世界各個角落。她短暫平凡的生命因著單純的愛的修煉而豐富不朽,提醒人們,當感到無助和無力而單純仰望神的時候,就是神成就和彰顯祂榮耀的時候。

面對灰心喪氣的初學修女,她說:「你使我想起剛會站立還不會走路的小孩。他一心想登上樓梯去找自己的媽媽,便舉起小腳想跨上第一級樓梯,但他白費勁,一再跌倒,總是跨不上去。唔,你就做這樣的小孩吧!為修各種德行就不停地舉起你的腳,去攀登聖德的梯子。別想你自己會跨上那第一級的,你根本不可能,但主要的只是你善良的志向。他在高處懷著愛憐你的心情在看你攀登,他很快就會被你的白費勁所感動,會親自下來把你抱在懷裡,把你帶到他的天國裡去的,從此你與他永遠不分離。但是,你若不肯舉起你的腳,他就不理你,讓你長期留在世上。」[7]

「我的聖召就是愛。」 ——小德蘭何等令人難忘的畫面,何等刻骨銘心的教導。奧妙就在於你努力著,卻不指望靠自己的努力得勝。單純仰望神,積極與主同工,住在耶穌的懷中。「主向我們要的不是我們的善功」[8],只是善良的志向和不停的『抬腳』來愛他。時刻注視著主耶穌,看見主就在我們面前,與我們面對面,我們的一切祂都知道,就高高興興像孩子般跑到爸爸懷裡說,爸爸,我愛你,我需要你。常想著該如何讓主得安慰,得安息,得喜悅。

她就是這樣把自己投在耶穌的雙臂中。她說:「吸引我的,不是天上幸福的永生,而是愛(我的主)。愛主,為主的愛,再回到世間,使人熱愛『愛』;而且常以赤子之心去愛。我的聖召就是愛。」[9]

她啟發我們,不僅愛神,愛人,還要熱愛「愛」。

她還說:「 耶穌從未直接對我說話,但我感覺到祂時刻在我之內引導並啟發我的所言所行。我獲得這樣的經驗:當我一無所覺,也不能祈禱時,恰是此時可尋獲取悅耶穌的極小機會及細微之事。當我沒有機會時,至少我要向他說:我愛你……,我並非每次忠信,但我從不曾失去勇氣。」[10]

愛,使她短暫的生命永駐。「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林前13:4-8)

愛,使她單純的生命豐盛。「我們若彼此相愛,神就住在我們裡面,他的愛也在我們裡面得到成全了。」(約一4:12)「 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10:10)

渺小的偉大

耶穌說:「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 (太18:3) 我們人本來是弱小的,可常常自以為了不起。小德蘭用自己的生命詮釋了如何活出小孩子的生命,如何安靜等候神,聆聽神的聲音,尋求神的旨意,使默觀、靜修不再神秘,讓我們明白神就在我們的心裡,明白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滿足神的心意,擺上渺小的生命,見證偉大的啟示。

小德蘭15時*

「凡是微小的,請到我跟前來。」小德蘭把神的話藏在心裡,應用在生活中,意識到自己的軟弱,勇於信賴天父的慈愛。她說,我雖弱小無能,但卻也可以希望成聖!耶穌並不要求豐功偉業,而是交付與感恩。在她眼裡,弱小與聖人不對立,是合一的,謙遜與信心在她身上得到完美的結合。

她還說:「我們活在一個充滿發明的時代,我們不再需要賣力地爬著上升的臺階;在大廈中有電梯,因此我決定找一個電梯好能直達耶穌的所在,因為我的個子太小,無法攀爬艱難的成聖階梯。因此,我在聖經中尋找成聖之道的靈感,於是我找到『叫那小孩子到我這裡來』這句話。耶穌,祢的臂膀就是領我直升天堂的電梯啊!因此,我不需要長大;我應停留在渺小中,且還要變得更加渺小!」她篤定「耶穌願意指示我的路,是唯一的,它引我到達主愛的火焰。這就是嬰兒依靠爸爸,一無顧慮的安然睡在爸爸的懷裡……」。[11]

她沒有從理論上闡述靈修,也沒有系統的指導原則,只用自己的靈修經歷,引導了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走近上帝,走進天國。她找到的「神嬰小道」實際是進入耶穌的康莊大道。她的話不華麗,却活泼透著深刻,引人入勝,令人沉思,沁入心扉。她用整個生命追求主的同在,體弱多病的她,用全人去打那美好的仗,用極大的毅力完成在別人看來不難完成的職責,用自己所有的去迎接主的愛,給出主的愛。那寶貴的愛,如同枝子連到了葡萄樹上,源源不斷,包括她在無奈無力時的微笑。

小小的她揭示了與主面對面的奧秘,她把那神秘的靈修神學,輕描淡寫地教給了我們。她以最平凡無奇、柔軟渺小的外在生活,展示她內在靈性深處的美麗和芬芳。這便是小德蘭賜予我們最大的珍寶。她說:「溫柔的嬰孩耶穌,使我黑暗的靈魂充滿了光明。為了愛我的緣故,耶穌變成軟弱、渺小的嬰孩。他的軟弱,他的渺小,使我成為堅強的人。他把自己的武器送給我,使我逐漸強大起來,成為一個『巨人』」。[12]

你還在尋求生命的意義嗎?你還在等候神的聲音嗎?讀讀小德蘭吧!

「我明白愛涵蓋所有的聖召,
愛就是一切,跨越整個時空……
一言以蔽之:愛是永恒!……
我高呼:噢,耶穌,我的愛情……
我終於找到我的聖召,
我的聖召,就是愛!
是的,我在教會中找到了我的位置……」[13]

 

(作者曾為環保工程師,現為心靈陪伴者,用筆耕耘,用心澆灌,以生命影響生命,以有限追求無限。)

註:

1. Society of the Little Flowerlittle, flower.org/Theresa
2. 《以一隻筆為文字福傳留下印記──母親張秀亞教授的信仰文集》,于德蘭
3-13: 《靈心小史》
*照片來自維基共享圖庫

 


更多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