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问题、挑战  改变按牧传统的挑战

改变按牧传统的挑战-在邱清萍传道按牧仪式上的劝勉

Dora Wang 作者:刘秀娴

第一部分(8分48秒,或看该视频文字内容):

第二部分(8分01秒,或看该视频文字内容):

 

引言:

今天“乐城华人基督教会”让“基督丰荣团契”参与同为邱清萍姐妹按牧实在是本团契的荣幸与创举!按照我四十多年来对邱姐妹的认识,无论你给她按牧与否,完全不影响她尽心竭力事奉主。若从教会按牧的条件来看,例如品格、呼召及牧养恩赐的肯定,我想三十年前她早该被按立了!

根据香港教会更新运动2010年教会普查简报,受薪教牧同工男女的比率几达一比一(女教牧约佔47.9%),但女教牧中按牧的比率却只有十比一(相等于2000年我在新加坡神学院从学生所代表之东南亚华人教会男女按牧比率)!可见极少数华人教会,尤其北美的,会自动给女传道按牧!

问题出在哪里呢?如何改变这传统按牧的情况呢?我想至少有三个必须面对的挑战;这使我联想起摩西时代西罗非哈五个女儿改变承受产业传统所面对的挑战,愿意在此按立庆典中与大家分享,作为“丰荣团契”姐妹们面对改变按牧传统的借鉴。

传统文化包袱的挑战

Dora Wang's Speech这挑战来自女传道本身家庭及教会传统的自限。例如:“好姐妹不抛头露面,只要默默无声的在幕后支持弟兄!好姐妹不冀望当长老、执事或按牧,只要忠心事奉主就好!顺服权柄、不主动、谦卑服侍人是姐妹的属灵美德!”一般华人女传道都不愿意对不利自己的措施提出质疑!她们认为好不容易才赢得会众的尊重,何必为了按牧而破坏“好姐妹”的形象和名声,让人怀疑自己的动机呢?因此、年复一年,女传道越来越见到事奉经验比自己少、恩赐比自己弱的男同工都一一被肯定按牧了,自己还是不敢提出要求!按立女牧就在其沉默下不了了之!

摩西在旷野后期预备以色列民进迦南领受应许地为业时,耶和华吩咐他数点及分地给廿岁以外能打仗的男丁,即女人没有承受产业权。属玛拿西支派的西罗非哈没有儿子、只有五个女儿,其名字四次被记录(民廿六33, 廿七1, 卅六11, 书十七3)。五姐妹觉得这措施对没有儿子的人有欠公平:她们的父亲已离世,属他的产业若不分给女儿,他的名字岂不在地上灭绝、不能传下去吗?相信当时没有兄弟的女子也有同感,只是在父系社会中不敢挑战传统。西罗非哈的女儿们毕竟结合了五个人的群体力量,加上见识和勇气,才放胆到会幕门口,在祭司、众首领及全会众面前,要求将其父亲该得的产业分给她们。

也许参照西罗非哈五个女儿的榜样,透过基督丰荣团契群体的力量,姐妹们可彼此挑战反省所谓“好姐妹”的形象是属灵美德还是文化包袱?也可透过文字挑战教会从社会公义的角度反省今日男女按牧的双重标准!因为我们的神是一位公义的神;祂要求子女们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弥六8)。相信经过仔细雕琢出来的文章,阅读的人至少会把整篇读完、反覆思想后才会提笔回应,自然提供了一个比较有效的平台去正面探讨按牧的问题。

传统解经释义的挑战

基于女传道自己或其教会领导缺乏仔细解经的操练,认为女人在教会不该处任何权柄的地位;保罗不是明明说“妇人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因为不准她们说话”(林前十四34),“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提前二12)吗?按立女牧岂不是挑战神的律例、背叛神?

摩西时代的五姐妹显然面临同样的挑战,因为分地给廿岁以外能打仗的男丁是耶和华的吩咐(民廿六1-2,52);要求分地给她们岂不是挑战神的命令?从前她们父亲时代可拉及250个同党起来挑战摩西及亚伦权柄的人不都丧命了?五姐妹显然反省过,她们为没有儿子的父亲留名,是合乎神公义的要求;她们冒险到全会众面前讨回公道,非出自造反的动机。摩西将她们的提桉向神呈献,结果神肯定她们的要求有理,不但吩咐将她们父亲当得之产业分给她们,且订定新的条例,凡没有儿子的人可以女儿为最优先产业承继者,这规定正式列入了以色列人的律例和典章中!

或许你会问,若神的原意是让女子承受产业,为何不早吩咐摩西如此行,却要等西罗非哈五位女儿要求才给她们?神显然要操练弱势群体发言挑战不公义的现状,因为享受权益的人很难感同身受弱势群体的处境,往往忽略她们的权益。例如神明明已吩咐摩西分地给这五姐妹,到进了迦南正式分地时,五姐妹要再次来到祭司、约书亚及众首领面前,提醒他们耶和华的吩咐,可见约书亚并没有分地给她们,神只好一再感动弱势者提出要求(书十七3-6),表明神在设定这支配旷野团体生活律例的过程中,刻意留下一些强势者忽略的措施,让西罗非哈五位女儿作改革承受产业的催化剂,使这些律例、典章修订得更全备!

同样地,是否也有可能神刻意在圣经中留下一些难解的经文,必须从弱势女性的角度才能解通?例如旧约圣经从创世记就命定男女一同管理天地;始祖犯罪堕落后,纵使女人被丈夫管辖而造成父系社会文化,神仍使用了不少女性领导,如士师时代身兼先知及士师的底波拉,王国时期的先知解经家户勒大,被掳波斯时期的以斯帖王后……等;主耶稣来临后,新约怎可能比旧约时代更限制女人的领导事奉?男性主导的传统解经家怎能只凭一两段富争议性的经文,就否定了全部新旧约神使用女性领导的启示呢?

今日“基督丰荣团契”的挑战,除了不断提醒众教会面对男女按牧问题外,也得结合群众的力量,鼓励受过解经装备且有恩赐的姐妹付上更大的努力,按正意分解真道,排除争议性经文给人的困扰,释放更多姐妹全然发挥神给她们的恩赐,让男女同工更有效地齐心竭力建立教会、拓展神的国度。试想若绝大部分牧者是男的,如何满足教会一半以上女会众属灵的需要?教会岂是属灵单亲家庭?!

传统处理冲突的挑战

參與邱清萍姊妹按牧的部分基督豐榮團契姐妹华人教会会众来自不同宗派背景,一提起按立女牧师,就会有人极力反对,甚至威胁要离开教会!教会领袖及女传道唯恐造成教会分裂,就采取回避的方式—把问题扫入地毯底下!这是一般华人传统处理冲突的取向。

在摩西时代的父权社会里,神明明吩咐摩西按各支派男丁数目分地(民廿六52-56),西罗非哈的女儿们竟有胆量到全会众面前求产业,摩西与众首领能愿意聆听及将桉件呈到耶和华面前,耶和华肯定她们有理,且吩咐摩西修订律例典章。后来玛拿西支派族长提出异议,理由是到了禧年,她们所得的产业就会归到丈夫的支派,结果玛拿西支派的产业就减少了。耶和华肯定他们有理,就吩咐摩西规定承继父亲产业的女儿要嫁给本支派的人,使各支派守住自己支派的产业,这五位姐妹也就照着遵行了(民卅六10),这才是正面处理冲突的途径,同时也表明改革需要一个过程:神乐意让人积极参与设定团体生活的律例,让多人从不同的角度考虑不同人的权益与需要,使律例的设定能精益求精、更完备实用。

如果神的律例、典章可以透过正面处理冲突而修订得更完备,何况教会按牧的传统?盼望“丰荣团契”姐妹们靠主的恩典,接受挑战,改变按牧的传统;透过正面的教导、写作、网络及其他沟通渠道,鼓励教会领导阶层邀请不同背景的男女参与讨论与设定方针;也学习聆听不同的意见,为天父的公义与荣耀、为肯定姐妹的品格、呼召及恩赐,为男女在教会更有效的事奉而付上改革的代价—不求息事宁人、得人喜悦而当为真理宁可冒犯人而得神喜悦!

总结

当日神透过五个小女子,改变了以色列人承继产业的律例,就是有儿子的父亲后来也开放把产业分给女儿!何以见得?圣经记载到了下一代,摩西助手约书亚的同伴迦勒,虽有三个儿子(代上四15),仍将地产赐给女儿押撒,又当他将女儿许配同族的俄陀聂第一位士师时,再赐她上下水泉为嫁妆(士一12-15)!唯愿这次邱清萍姐妹的按牧也同样在众教会中引起涟漪的果效,日后更多姐妹被按立,好好运用神国资源,男女牧者同领同导,叫神的名得荣耀、教会得兴旺、天国得拓展!

 

Share |

 

相关阅读:

基督丰荣团契其它活动/回响: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