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圣经、神启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卅四至卅六节-─聚会的参与及限制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卅四至卅六节-─聚会的参与及限制

Dora Wong 作者:刘秀娴

哥林多教会是保罗在第二次宣道旅程离开雅典后所建立的(徒十八)。到达不久,保罗既遭犹太人的攻击,就往外邦人中传道,并在靠近会堂提多犹士都的家中开始聚会,叫许多人,包括管会堂的基利司布和全家,都信主受洗了(徒十八5-8)。因此,哥林多教会从开始就有犹太人与外邦人一同聚会。这也可从书信中一些言下之意领会到(例如林前一22-24)。然而根据学者的研究,会中大多数是希利尼人(十二2:“你们作外邦人的时候…”十二2)(Mare,177);且出自于低层社会(一26:“…按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甚至有些是奴仆(七22)(Fee,Corinthians,3)。基于这些及有关希罗文化的背景资料,大概可以假定一般哥林多会众中的妇女出自低层社会,故此学历不超过小学程度,年轻结婚,生活范围主要在家中。

哥林多前书七至十五章是保罗回答哥林多教会向他所发的问题。内容包括婚姻(七1-40),责任与自由(八1至十一1),敬拜与教会团体生活(十一2至十四40)及复活(十五1-58)。本文关乎妇女在聚会中参与的问题是在敬拜与教会团体生活的大前题内。他的教训基本上是纠正性质,显然是按照哥林多人向他报告的回应。保罗的目的是带来有次序的崇拜,好叫众圣徒得着造就(十四26-40);也为了宣道的见证,好叫每一个人--甚至来宾(十六节)及不信的人(廿三节)--都能明白会中所传的信息而敬拜神说:“神真是在你们中间了”(廿五节)(Richardson,147)。由于书信中没有哥林多人所提出问题的线索,若要构想妇人在造就聚会中的行为实在不容易,但大致上可以假定她们的声音已达骚扰聚会的地步了。

由于卅四及卅五节似乎与上下文脱节--就算删去了,第卅六节也可以顺理成章地紧接第卅三节,圣经学者自然去研究到底有没有抄写上的错误。但这两节所出现的位置被公认为准确,因为大部份手抄本位置相同,只有西方古卷(Western)将其放在四十节之后,及另一西方古卷(Codex Fuldensis)将本文重抄写在卅三节旁(正文外)空白纸上(Carson,141)。所以从外证(External Evidence)看来,这两节经文现在的位置是最可靠的。但由于西方古卷把他们同放在四十节后,这两节经文关系必然密切,可作同一单位研究,且可以将他们与卅三及卅六节分别出来。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中文译本卅四节中的“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并不属于卅四节而正如原文的位置--是属于卅三节下,紧接着“乃是叫人安静”。

由于这两节经文与其上下文似乎脱节,再加上十一章五节:“凡女人祷告或讲道,若不蒙头…”的含意显然与其冲突:十一章假定女人可以在会中祷告及作先知讲道,本章却命令女人在会中闭口不言;圣经学者就按他们对当时处境不同的推测去考究保罗这番话的意思与对象。透过释经及各学者立场分析,本文尝试论证卅四及卅五两节为保罗对哥林多女人直接命令的假设,并澄清卅四至卅六节的意思及其在廿六至四十节上下文中的角色与关系。

本段经文(林前十四章卅四至卅六节)的结构:

卅四节:

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
  因为不准他们说话
们总要顺服
  正如律法所说的

卅五节:

  他们若要学什么
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
  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卅六节:

神的道岂是从你们出来么?
  岂是单临到你们么?

第卅四节

“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因为不准他们说话。她们总要顺服,正如律法所说的。”

保罗给哥林多教会女会众的命令就是要闭口不言。所谓“闭口不言”sigao是指没有声音的安静(“to be quiet in the sense of the absence of noise” BAGD, 149)。从新约圣经这词字出现的上下文看,它的意思是当有人讲话时,听众停止说话,为要明白讲者所讲的内容,或听众在听见一番话后沉默不言(路廿26;徒十二17,十五12,廿一40)(Maier,85)。保罗在上文还命令其他两类人闭口不言:就是在没有人翻译的情况下说方言的人(廿八节)及未轮到他们说话的先知(卅节)。安静不发言的目的是叫众人从一个一个轮着发言的讲者学道理及得劝勉。故此“闭口不言”在此上下文的总意是停止说话,好叫众人可以听见发言人的信息。所以这种“闭口不言”可以说是暂时性及环境性的。当环境改变时,例如说方言者在有翻译者时,或轮到某先知讲道时,这些人就可停止沉默,逐一开口发言了。虽然圣经学者费先生(Fee)认为本文给女人的命令是绝对、没有斟酌馀地的,但上下文并没有否定此命令之暂时性及环境性,正如礼节上的“可耻”,是因文化背景而异。因此十一章五节对女人可以在会中祷告与作先知讲道的假定,及本文上下文对女人运用属灵恩赐的勉励(假定卅一节的“都”“all”及廿六节的“各人”“each one” 包括女人,Fee, Corinthians,702),都不必看为与本节(女人闭口不言)互相冲突。保罗在整段经文(廿六至四十节)所关注的既然是有次序的造就聚会,他所禁止女人讲的,大概是骚扰聚会的说话laleo(Speaking)。换句话说,保罗所反对的不是女性讲员而是她们所讲的某类话(Jervis,52)。

保罗命令女人闭口不言有两个原因。声明第一个原因的主要动词是“不被准许”epitrepetai。这动词原文是现在式被动语态及直陈语气(present passive indicative);而现在式直陈语气并不是一个永远不能改变的要求(看附录五提前二12)。正如上文要闭口的说方言者及先知,这些女人大概滥用了她们在聚会中的一些权利以致保罗要纠正她们的行为。到底女人那一类的说话骚扰到聚会的进行而令使徒要立刻制止的呢?

很多解经家认为女人被禁止的说话是卅节(中文译本是廿九节)所提及“辨别”diakrino先知的讲道。圣经学者费先生(Fee)根据同一词字在十二章十节的意思,认为“辨别诸灵”,就是分辨先知所说的是否与神的灵一致(Corinthians,693)。但除了十二章三节“被神的灵感动的,没有说耶稣是可咒诅的。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以外,从经文中找不到辨别诸灵的过程是如何进行及以什么为标准的(Fee,Corinthians,693)。有可能是听者个人私下内心的分辨而不是公开的判断与审核,因为很难想像所有“其馀的”人(廿九节),也就是全会众(卅一节及十四章一节的含意)一同公开审核!但不论是私下的还是公开的,既然保罗要求“其馀的”就当慎思明辨(廿九节)的话,那当然包括女人了!有些认为“其馀的”不包括女人的学者作了以下结构分析:廿九节上是关于先知讲道,廿九节下是关于辨证真道;而卅至卅三节上是解释廿九节上先知讲道的程序,卅三下至卅五节是解释廿九节下辨证真道的程序(Grudem,“Prophecy”,21及Carson,152)。但这结构分析只对了一半,因为虽然卅至卅三节的确解释了先知如何按次序讲道;但卅三下至卅五节只关乎不准女人说话,何以解释如何辨证真道的程序呢?况且,有何根据肯定“说话”就是“辨别真道”呢?为何保罗不用同一个动词“辨别”diakrino而改用“说话”laleo呢?

根据寇各尔(R&C Kroeger)夫妇的研究("Silence",10),哥林多前书十四章重复地用“说话”(speak)这词字来形容“说方言”(lalein glossai -- to speak in tongues);而方言也是希腊人在敬拜及战争时呼喊的声音(alala)(Pindar, Fr.208(78);Plutarch 2.3496)。此外,考古资料也证实希腊妇女在敬拜时喧闹的呼喊,所以下结论说本文的“说话”就是“喧闹的呼喊”(“Kroeger”,30)。整段前文既然禁止没有意义的说话(十四9、11-13),又规定有意义的话也得按次序说,本文禁止女人喧闹的呼喊当然合宜了(“Kroeger”,30)。换句话说,“喧闹的呼喊”很可能是方言的滥用。然而,虽然“说”laleo经常是方言glossai的动词,而其他的恩赐通常有其个别的动词如辨明、翻译及讲道;但似乎这禁令不可能指方言,因为在整段经文(林前十四章)中,保罗写“说方言”时,“说”与“方言”总是连在一起的,为何在这两节只有“说”没有“方言”一词呢?他既然在总结时明明说“…不要禁止方言”(十四39),又怎可能禁止女人说方言呢?最无从解释的是假若卅四节的“说话”是指“喧闹的呼喊”,那就与下一节的“说话”迴然不同了,因为后者明明是与发问题有关的!

还有一些学者认为保罗命令女人“闭口不言”是指公开敬拜聚会中的说话,包括说方言与先知讲道,因为这两类说话的相反词均是“闭口不言”,而女人“说话”就会成为神话语的传递者或教师教导男人了(Maier,86)。假如这个解释对的话,那保罗的教训就前后矛盾了,因为廿六节的“各人”hekastos(each one),卅一节的“都”pantes(all)及十一章五节都假设女人可以在敬拜聚会中参与说方言及作先知讲道;况且也不符合新旧约对新约子民作先知讲道的教训,正如圣经学者凯培尔(Kuiper)(The Glorious Body of Christ,127)所说:

“全体信徒作先知讲道是圣经重复的教训。民数记十一章述说一个有趣的故事…摩西说:『惟愿耶和华的百姓都受感说话…』。约珥预言这心愿的应验:『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子及你们的女儿要说预言…』(珥二28)。这预言在使徒行传二章一至四节应验了。”

也许最直接去解释“说话”一词是从卅四及卅五这两节所组成的单元去推论。由于这个词字均在两节里各出现一次,而每次都是没有其他修饰词紧接着如“方语”或“先知讲道”的。最直接的解释是此词字两次出现都是同一个意思,所以它在本节的意思既不清楚的话,下一节就是最好的线索了。

根据原文的文法分析,紧接着消极要求--“不准他们说话”后加上连接词“而”alla的作用是带出下文--“他们总要顺服”--为递进性重点及其与上文的对比(BAGD,38)。此外,这下文的动词既是命令式,“总要顺服”就成为强调的命令了。本文并没有指出女人顺服的对象,但从上下文看,保罗所关注的既然是聚会能在宁静、不溷乱、有次序的情况下进行的话,这顺服可能是一般性的:正如说方言者为整体的好处,有自制地运用恩赐(廿七、廿八节),先知也为聚会的秩序而叫先知的灵“顺服”(即自制)(三二节);女人若能自制,停止说骚扰聚会的“说话”时,就表示她们顺服了(Jervis,67)。其实本节的“顺服”与卅二节的“顺服”是同一词字,只是在本节是更严重的命令而已;他们的意思理当是一样的。

下一词句--“正如律法所说的”--所指的是什么律法呢?基于保罗两段经文--哥林多前书十一章八至九节及提摩太前书二章十三节--的提示,有些解经家认为本文是指创世记二章的创造次序(Carson,152)。然而,头一段经文的重点在女人蒙头的风俗与自由,与顺服及闭口不言没有关系(看附录三)。另一段经文虽然也提及安静及顺服,但由于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他还未写提摩太前后书,况且两卷书的收信人不一样,他们的处境也不相同;所以不能假设哥林多人会联想到本文所指的律法,就是提摩太前书二章所论及的创造次序。

新约学者寇各尔(R&C Kroeger)夫妇建议说这“律法”是指市政府的律法 (“Silence”,8)。因为根据他们的研究,当时市政府为了抑制失体统之事曾判定法例去禁止女人在敬拜中过份的喧闹(“Silence”,8)。身为一位关心信徒顺服权柄的使徒(罗十三1),引用市政府律例来支持他的命令也是理所当然。这个建议的困难与上文一样,那就是将保罗所禁止女人的“说话”解释为“过份的喧闹”。这是不能符合上下文的(看上文之讨论)。

那么,这些律法可能指犹太人口传之律例吗?圣经学者艾礼申(Allison)认为“不准”epitrepetai一词,是犹太拉比将圣经律例应用在生活上的口传律法“公式”(45)。例如犹太历史学者约瑟夫曾如此声明他对犹太教拉比口传律例之了解:“因为圣经如此说『女人在各方面都及不上男人』,所以她当听从男人…因为神将权柄赐给男人…”(Josephus,806)。虽然保罗向来没有引用犹太拉比口传律例去支配信徒行为,但假若他所引用的不单是拉比口传律例而是当时希罗社会上人所共知的律例就不希奇了,正如培尔根士(Perkins)所体会,在很多不同文化中也有一些共同的礼仪,包括女人当如何行事为人(“Traditions”,295)。罗马诗人的名诗句:“她们该沉默。女人被看到的价值远胜其被听到的价值”就是一个好例子(看第二章参考书Schmidt,145-146)。保罗在传福音时也曾引用希腊诗人的话(徒十七28);哥林多教会既多半是希利尼人,他所论及的律法,显然是他们熟识的律例,其焦点大概是女人当顺服及不该在公众场所发言。因为如果单单是外邦人所不熟识的犹太人律法的话,保罗就有必要去详细解释了(正如哥林多前书九章八至十四节及十四章廿一至廿五节的例子)。

第卅五节

(但)他们若要学什么,可以在家里问自己的丈夫,因为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

原文以“但”de字开始是假设有人会问,如果不说话,她们怎能学道呢?或如果学道的时候有不懂的地方要怎么办呢?本文假设妇女不懂聚会中的信息(Fee,Corinthians,708)。这并不希奇,因为一般希罗文化下的女子是比一般男子教育水平低,加上一般会众又是从较低层社会出身(一26),甚至有些是奴仆(七20-24),所以作者假设她们不懂。但从原文文法(first class condition),作者也同时假设她们想学(“若”字可译作“既”字),所以在想学却不懂的情况下,在聚会中听到教训、启示、方言或翻出来的话(十四26)时就自然有许多问题了。但作者在下一词句以命令式吩咐她们问自己的丈夫(留待回家后),显然她们的丈夫比她们懂。本文也同时局限了保罗所针对的女人:不是一般性女性而是已婚妇女(Arichea,104-105)。

“问”eperotao字在原文是一个加强语气的“问”(Vine,Vol.1,80),有要求答案或求证的意味。此字保罗只用过两次,另一次是引用旧约(罗十20)。最常出现的对观福音书中,曾应用于耶稣十二岁时在圣殿教师中间的发问(路二46),也常用在耶稣以挑战性的问题问门徒(可八27)或质问文士和法利赛人(路六9);有时这些问题不是出于求知,而是出于向对头的挑战(可七5;路六9,廿21、22、27-33等)。此词字在新约出现的五十九次中,只有在此节用在女人身上,且又只用在自己家中;可见这种发问是当时社会不赞成女人在公众场所作的事。只有那些陪同男人出席社交活动,且较有学问的女子(Courtesans)可能是例外。也许保罗不愿意教会内的妇女们被误会为不正派的女子(Courtesans)。如果这是保罗所关注的原因之一的话,难怪他说“妇女在会中说话原是可耻的”了!

哥林多教会聚会的时候,显然有外人或不信的人进来;而当时聚会其中一个目标就是感动这些人信主(十四24、25)。既然如此,就不能让对真道未有基础的女人随意发问或质问:一方面表明她们不顺服,有失信徒体统与见证;且又阻碍了慕道者发问的机会。相反地,假若她们在聚会时留心听,她们便会更明白真道。若实在不能明白,也可等待回家才问自己的丈夫。对第一世纪的女人来说,回家向丈夫发问是当时社会所认可的。正如罗马史家李威(Livy)在主前215年记载一位议员对企图示威的妇女说:“妳们为什么不回到家中,请教妳们的丈夫?”(看第二章 Schmidt,145-156)。

从本节经文看,“说话”显然指发问了。那么上一节保罗“不准她们说话”也就将“说话”的范围局限于女人在教会聚会时发问了(Sigountos,284)。

第卅六节

“神的道理,岂是从你们出来么?岂是单临到你们么?”

保罗借两次重复的连接词e,中文译作“岂”字,引入修辞问句(rhetorical question);其答案是显而易见且有力的“否定”。这节最难解的是到底保罗所针对的是谁呢?大致上有两种立场,视乎解经家认为卅四及卅五节是保罗直接责备的话还是引用哥林多信徒的话。

认为上文是保罗直接责备的学者,一般假设哥林多信徒或其中部份信徒是鼓励或容许妇女积极参与的希腊女性主义者。保罗预料他们对上文的责备必然提出抗议,故以两个修辞的问句作先法制人的反驳(Maier,94)。所以根据这个立场,本节所针对的就是教会中的希腊女性主义者。这个观点最大的问题就是希腊信徒很清楚知道神的道理既非单从他们而出,也非单临到他们(Odell-Scott,92)。犹太信徒远比希腊信徒可能在这方面自负,所以保罗的质问“单从你们出来”及“单临到你们”对希腊信徒是没有意义的。

基于卅四至卅五节权威性的议论及引证律法的作风,与卅六节具保罗风格的修辞问句似乎脱节,有些解经家就以卅四及卅五节为保罗引用犹太信徒的声明(女人闭口不言);而卅六节为保罗讽剌性的反驳(Allison,45-47; Flanagan,11)。根据这个立场,本节所针对的就是那些反对希腊女性主义者(反对妇女积极参与)的犹太信徒。这个观点至少有三方面的问题:第一,卅四及卅五节内容的思维、风格及词字与保罗在教牧书信(尤其提摩太前书二章)中所表现的很相似(Munro,28);第二,从上下文不但找不到保罗突然引用哥林多人写给他的信的蛛丝马迹(Fee,Corinthians,705),而那么长的引用语也有违他的作风,因他的引用语通常是简短而跟着加上斟酌的,例如“凡事我都可行”(林前六12上)是引用语,但马上加上“但不都有益处…但无论那一件,我总不受他的辖制”(六12下)(Carson,148);最后,在一段要求聚会要有秩序的经文中,不太可能鼓励女人在会中发言,那在第一世纪教会未免太先进了(Arichea,110-111);何况上文保罗要求某些说方言者及先知“闭口不言”都是正面的命令而非引用语。

虽然很多圣经学者采取以上其一的立场,但除上述困难外,两个观点还有同一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假设保罗在卅六节所责备的人与上文所责备的女人(十四34)无关。这个假设是违反保罗书信的一贯作风的。单从哥林多前书就可以找到他一贯作风的例子:“…保罗为你们钉十字架么?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么?”(一13)所责备的对象是上文分党分争的人(一10-12);“岂不知与娼妓联合的,便是与他成为一体么…”(六16)所责备的对象是上下文中淫乱的人(六9-20);“我们可惹主的愤恨么?我们比他还有能力么?”(十22)所责备的对象是上文拜偶像的人(十14-21)。同样地,本节“神的道岂是从你们出来么?岂是单临到你们么?”(十四36)所责备的对象最自然的就是保罗在上文(十四26-35)命令要“闭口不言”的人:就是那些在聚会时不停讲道、不给别人机会的先知(十四30),没有人翻译也在聚会中说方言者(十四28),和提出无知或富挑战性问题的女人(十四34)。当这些先知,说方言者及女人因这样骚扰聚会而剥夺了别人运用属灵恩赐或学习真道的机会时,他们的行为就表现出好像神的道单从他们出来或单临到他们的姿态了!

假如这个解释是对的话,第卅六节就是廿七至卅五节的总结而非卅四至卅五节的总结。另一个印证卅六节乃廿七至卅五节的总结就是原文的“单”monous字;因为在文法上,它是男性众数,表示“你们”是男性众数或溷合男女性众数。如果卅六节只是卅四及卅五节的总结的话,保罗所责备的就是那些女人,而“单”字在文法上就当是女性monas的了。所以,保罗在此所针对的就是那些骚扰聚会的先知、说方言者及女人。

保罗预料这三类人恃自己是先知或属灵人,所以诉诸主的权柄(十四37、38)来支持他整段经文的教训(十四26-36);而最后,为避免误会,他再次鼓励哥林多会众运用他们作先知讲道的恩赐,并且不要禁止说方言,只要凡事都守规矩按次序而行(十四39-40);就可以达成本段经文开始(十四26)时所定下的目标,那就是“…凡事都当造就人”。

哥林多前书十四章廿六至四十节大纲:

廿六节: I. 运用恩赐的目标
廿七至卅八节: II. 运用恩赐的限制
  27-35节 (一) 受限制的行为
  (27-28)   说方言
  (29-33)   先知讲道
  (34-35)   妇女说话
  36-38节 (二) 受限制的原因
卅九至四十节: III. 运用恩赐的劝勉

Share |

 

作者在本网站的其它文章: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