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为年轻姊妹开路——访徐玉仙牧师

为年轻姊妹开路——访徐玉仙牧师

采访/邱清萍

今年(2015)一月卅一日德州晓士顿西区中国教会按立了第一位女牧师徐玉仙,这是破传统开先河的创举。作者被邀以按牧团一员参加盛会,趁此良机采访了许重一主任牧师徐牧师和她的夫婿林立元牧师,了解他们如何从挣扎到肯定,如何明辨时机,带领教会同心欢愉地促成这件美事。

邱:今天的按牧典礼充满神的荣耀和众人的祝福,弟兄姊妹很爱你呢!请分享你如何踏上按牧这条路。

徐:做宣教士的时候,我看自己是师母,没想过要牧会;后来转做儿童事工,得到弟兄姊妹的接纳和肯定,渐渐责任加重,甚至要站在领导的位置,也不觉得需要被按立。因此当许牧师与我谈及按牧的事时,我告诉他我没有感动。

许牧师及黄牧师多次与我交谈,黄牧师提到他在台湾曾想按立一位条件很适合的女同工,但对方不愿意,结果机会错过了,其他姊妹很难再有机会。他们认为我在教会年资已超过廿年,较年轻的女同工未必有廿年时间可以等,所以现今是适合的时机,我想想也是对的,就接受了按牧的邀请。

邱:教会以后会不会以你这样的事奉资历作为标准才按立其他女同工呢?

徐:我想不会,万事起头难,路已经鋪好,后来的人就容易些。我是比较蒙恩的,初来教会是师母的身份,有了起码的尊重,和一位年青女传道不同,她要跨越许多的障碍才能建立别人对她的信任,难度比较高。

邱:身为师母而被按牧不是困难更大吗?许多人认为师母只能站在牧师后面做支援,现在却要站在人前,要跨越什么障碍吗?

徐:我来此教会时立元已经在証主服事,不在这教会牧会,问题简单一点。加上我开始服事时,教会仍很小,我做儿童事工,团队领袖都经由我训练,廿年来我在国、粤、英三个会众中做儿童及家庭工作,与领袖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我的为人与事奉的心志大家都很清楚,许牧师也从这角度来“游说”我,说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时机。我后来也很认同,既然神让我在这教会事奉了廿年,现在有这需要,我愿配合。

以前时机未到。我九五年加入本教会事奉行列,翌年主任牧师安排我讲三次道,谁知讲完第一次,大部份长老都反对,其中一个还来质问我。我就告诉主任牧师,他鼓励我不要退缩,要继续讲。但我与丈夫商量后,觉得若大部份长老反对,未能接受姊妹讲道,我勉强去做对教会不利,会引起“分裂”。况且我觉得神交给我的负担是儿童工作,不是讲道,我就向牧师建议余下两次就由立元讲,我替他翻译。今天情况已大不一样,也谢谢许牧师和同工们的努力。

邱:林立元牧师,你可否从丈夫的角度说说,有人可能挑战说妻子成了牧师,丈夫如何做“头”?

林:我们家里没有谁做头的问题,也从来没有人这样向我挑战。在事奉方面我们夫妇恩赐与个性不同,彼此互补,我觉得很好。圣经提到“牧师”,主要强调其功能与职责,是一个牧人,地位与衔头不过帮助我们履行神所交託的责任,连使徒保罗也没有被称为“牧师”。最初我与玉仙一样对按牧不感到有必要,后来明白这是神开的门,有祂的美意,应该接受。

邱:姊妹按牧对教会、对事工的果效,及对本人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徐:最大的好处是教会的资源-姊妹的恩赐不致浪费,能人尽其才,至终是教会得益。弟兄姊妹很爱我,听见我要按牧,都担心我会不会有更多的责任,更辛苦。整个过程让我回顾神对我们夫妇的恩典,起初父母反对我走事奉的路,也不接受我嫁给传道人。神却感动他们改变心意,使我能与立元一同走事奉的路,一同带领家庭事工。在按牧这件事上立元很支持我,他过去有牧会的经验,很了解我所面对的挑战与难处,能耐心地聆听及帮助我。以前他牧会,我没有牧会的经验,不能给他足够的支持。与他相比,我有福多了。

 

相关阅读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