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弗所书五章21-32节--夫妻的合一关系

主页  圣经、神启 以弗所书五章21-32节

作者:刘秀娴

以弗所书此段经文以基督与教会的救赎关系去引伸婚姻关系,同时指出了恢复创世时夫妻合一关系的秘诀。写作以弗所书的目的是要彰显神在基督里所成就的旨意之奥秘,使一切都在祂里同归于一。但使徒保罗的目标并不单单针对教义;也要求将教义应用在敌挡真理的世代,信徒实际的生活中(Wood,17)。从外表看来,这段经文似乎持续并支持第一世纪希罗及犹太的父系社会制度,但圣灵透过基督与教会的关系给“头”与“顺服”重新下定义,藉此清楚地启示了恢复伊甸园夫妻合一关系的途径。

第廿一节:“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

本节原文以分词“顺服”hupotassomenoi开始并承接上下文。在文法结构上,它从属上文(18节)的主要动词“被…充满”;而在意义上,它的分词“顺服”正是下一节(22节)原文所省略的,故不能与下文分开(Sampley,10及27)。所以在基督徒团体中的彼此顺服是上文被圣灵充满的表现之一,且是下文妻子顺服丈夫的榜样。“顺服”意思即“排列在他人之下”,是一军事述语(Vine,vol.4,86)。此词若以主动语态“使归服”出现时,它有施权辖制对方的意味(罗八7、20;腓三21等)(Miletic,29)。

但这主动语态的述语只用来描述神的作为(Bristow,39)。保罗在本节经文所用的却是关身语态(middle voice),就是指自动对他人的忠顺、支持与回应(Bristow,39)。这顺服的动机并非出于惧怕,而是出于敬畏基督,深受祂的权柄激动而产生肃然起敬的心态(Eadie,Ephesians,407)。换句话说,彼此顺服是基于对主敬畏。

第廿二节:“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

由于本节的动词在原文被省略了,而整节的语法与上节平行,故上节分词(顺服)的意思就转移到本节来。同时,亦假设上文“顺服”的关身语态,也就是本节的语态;意思是妻子要自动的忠顺、支持与回应自己的丈夫(Bristow,40)。由于下文呼吁家庭成员:你们作丈夫的(五25),作儿女的(六1),作父亲的(六4),作仆人的(六5)及作主人的(六9)均有命令的成份,本节对妻子的呼吁也同样有命令的成份。顺服的对象是自己的丈夫。本来“丈夫”也可译作“人”或“男人”,但由于下文论及各家庭成员,且强调是“自己的”,故当译作“丈夫”。所以本文正如歌罗西书三章十八节,并没有要求女人顺服其他男人。当然,向其他人,不论男女,在主内都当按照上节的要求,彼此顺服。

新约圣经除了要求妻子顺服丈夫外,也命令仆人顺服主人(多二9;彼前二18);年幼的顺服教会长老(彼前五5);群众顺服所有掌权者 (罗十三1;多三1;彼前二13);而这些都是关身语态的“顺服”。从这三类人际关系看来,前者之所以自动顺服后者,似乎是由于尊重后者的地位。同样地,妻子也当因尊重丈夫的地位,而自动将自己排列在丈夫之下。在第一世纪的希罗世界里,一般丈夫是施权辖制妻子的,正是主动词态的“使之归服”。但圣灵在此要求妻子自动顺服丈夫,其实是显明她在主内的新自由与释放而非对她的局限与辖制。此外,藉着顺服丈夫,妻子实在是顺服主基督了(Wood,75)!

第廿三节:“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自己(是)全体的救主。”

本节继续解释妻子顺服丈夫的原因,乃是丈夫作头的地位,正如基督在教会中为首的地位。然而基督作头为全体信徒的救主是独特的,与一般丈夫作“头”不同,因为原文强调唯有祂“自己”autos是救主。换句话说丈夫于妻子虽有“头”的地位,却没有“救主”的角色。

从保罗书信研究,用“头”字寓表基督为教会之首的经文共有五段(弗一22,四15,五23;西一18及二19)。其中两段经文是有关基督独特的地位:“又将万有服在祂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弗一22)及“他是教会全体之首,祂是元始的,是从死里首先复活的,使他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头”在前者(弗)的确有掌权的意味,因祂是宇宙万有之主;但这是基督独特的地位,不能与丈夫作“头”相提并论。“头”在后者(西)主要的意思是时间上的首先、优先,亦因此成为杰出的;但这也是基督独特的尊贵与荣耀,不能与丈夫作“头”相比。

另外两段经文:“全身都靠祂联络得合式…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四16)及“…全身既然靠着祂筋节得以相助联络,就因神大得长进。”(西二19)都是强调基督为生命的源头,生长与联络的主动力。若应用在丈夫为妻子的“头”,那就是说丈夫为妻子成长的供应者:帮助她、建立她,以她的长进为自己的责任。五段经文中最直接以基督为“头”去解释丈夫作“头”的职责就是本段经文(弗五25-28)了。

本段经文很明显的没有强调基督的权柄而强调基督的爱与其爱的行动表现。虽然基督身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当然有绝对的权柄,教会也当绝对的顺服,但当圣经论及基督与教会关系时,总是先强调祂因爱教会而为其舍命;以后神才叫祂升为至高,成为教会的主(腓二8-11)。

可惜一般人想到“头”字,就自然假定有施权柄的意味,也许这是将传统的观念投射在神的话语上。自从始祖犯罪以来,“你的丈夫要管辖妳”就成了一般丈夫对妻子自然的表现。在旧约时代丈夫总以“掌权者”的身份及卓越者的地位对待妻子。然而,希奇的是旧约圣经从没有用“头”rosh字来描述丈夫的角色。若然,传统的圣经学者就会引用来支持丈夫为“掌权者”的地位了(参阅附录三之讨论)!新约时期,父系社会作风犹盛,丈夫当然藉其“掌权者”的身份及其卓越者的地位管辖妻子。然而,在圣灵的引导下,保罗只用“头”(kephale--head)而不用“掌权者”(archon--ruler)来描述丈夫的角色(参阅附录三有关二词之分别),并且以基督为教会的头来作丈夫为头的榜样,可见圣灵一方面保留作丈夫尊贵的地位,但另一方面却更新并充实这地位所带来的职责与任务,并且尽量删去其权力的含意,让夫妻关系可以回复伊甸园的理想。

第廿四节:“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妻子的“顺服”一词,在原文是省略了,必须从上文转移下来。本节的劝勉是妻子要以教会顺服基督为其顺服丈夫的动机(Wall,280)。教会有感于基督的爱,乐于承认并尊重基督为首的地位,而竭力在凡事上讨祂的喜悦。同样地,妻子也要在凡事上顺服自己的丈夫。(下文卅三节更直接地解释“顺服”就是“敬重”的意思)。女人顺服丈夫的后果与表现可从彼得前书三章一至二节及五至六节体会出来:前者强调妻子的顺服行为可以感化不信主的丈夫;后者劝勉妻子学习撒拉的榜样,听从丈夫的话,以丈夫为主,行善而不因恐吓而害怕。然而“凡事”并非绝对的:假若违反神的原则,顺从人而不顺从神就不对了(徒四19,五:29);除此以外,妻子要全然顺服自己的丈夫(Hendriksen,Ephesians,250)。

第廿五节:“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

妻子的使命是顺服,而丈夫的使命是爱。“爱”字在新约圣经中一般是关乎神与人之间的关系:神对人的爱,人对神的爱,或人因神同在所激发对他人的爱(Gunther & Link,"Love", NIDNTT2:543)。这节经文是指最后一种--以神的爱去爱他人,就是爱自己的妻子。丈夫如何去爱,同样是参照基督与教会的关系。虽然保罗在第廿二及廿三节要求妻子顺服丈夫是基于其作“头”的地位,正如教会顺服基督;但在这节针对丈夫的经文,他却强调基督作“头”的使命:就是为教会舍命在十架上,因而显明了祂对教会的爱。其实基督在未上十架前,祂已取了奴仆的地位服事门徒,正如约翰记载在最后晚餐时,“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就离席起来脱了衣服…洗门徒的脚…”(约十三1、5)。同样地,丈夫也当以无私的爱自动服事妻子,甚至愿为妻子舍弃自己的性命(Bilezikian,425)。这就是头为身子所付上爱的行动。因此,这种爱与上文的顺服有显着的共同点:二者都有放下自己个人的喜好去服事他人的含意;都对他人的需要有所回应;都是所有信徒所渴慕追求的(Bristow,42)。换言之,二者都需要舍己,那正是门徒的标记(太十六24)。

从以上几节经文来看,保罗虽然没有对父系婚制提出抗议,但圣灵却引导他以“头”与“顺服”为大前题,藉着基督的榜样却更新了它们的意义:对丈夫强调头的使命而非其地位,对妻子强调顺服的自动自发性而不是其无可奈何性。换句话说,圣灵藉着“头”与“顺服”的更新意义向父系社会风气作出彻底的挑战,排除夫妻关系中施权辖制的成份,却强调了彼此向对方采取舍己的态度与行动(Miletic,116)。

第廿六、廿七节:“要因水藉着道,把教会洗淨,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

这两节经文解释上文基督爱及舍己的目的:使教会成圣及献给自己作荣耀的教会。这两节经文与以西结书十六章八至十四节有显着的平行意义。后者论及耶和华对耶路撒冷的爱顾,与许配的盟约,给新娘子配上威荣,预备她的婚礼(Sampley,40)。藉此盟约耶路撒冷就归了耶和华。以西结书十六章九节之“那时我用水洗你…”及本段经文之“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淨…”平衡:意思就是神(基督)洁淨其子民,使其成为美丽无瑕疵(Sampley,43)。

第廿七节似乎响应了雅歌书四章七节所描述复原之伊甸园夫妻关系:新郎的话“…你全然美丽,毫无瑕疵”正好与本文平行--积极方面,她是圣洁、荣耀的;消极方面,她是没有瑕疵或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病的。最后,在启示录廿一章二节可见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之最终目标就是预备好了教会耶路撒冷,献给自己作新妇。总括来说,基督为教会的“头”和“救主”在本文所强调的并非祂的掌权(虽然祂对教会有绝对的主权,但不是这段经文作“头”的含意),而是祂对教会爱的抚育,以她灵命的长进与成熟为自己的责任与荣耀。

第廿八节:“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是爱自己了。”

作者再次回到上文的比喻: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且爱护照顾她,以她的成长为自己的荣耀,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头与身子的关系就是一体的关系,因为妻子实在是丈夫自己的一部份,所以爱妻子就是爱自己了(Salmond,371)。这样看来,爱妻子不仅是一个责任,也是一个自然的本能(Salmond,371)。

第廿九、卅节:“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保养顾惜)教会一样。”“因为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

保罗在此以一个明显的实例来引证他的立场:“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保养的意思是细心地,不断地去抚育,从一个阶段至另一个阶段直至成熟;而顾惜的主要意思是藉着遮盖及保护身子,使其感到温暖(Salmond,371)。所以基督保养顾惜教会就是主对她无微不至的爱顾。其理由很明显:只因教会是他身上的肢体。第卅节从原文排列词字次序看,“肢体”是紧接着“因为”的,所以是在一个加强语势的位置。含意是说教会成员并非在基督以外,或与祂只是萍水相逢般的关系,而是他实在的肢体(Salmond,371)。所以保罗在此是以信徒与基督亲密的关系去引伸夫妻关系。

第卅一节:“为这个原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作者以创世记二章廿四节来引证他的论点。这经文在创世记出现是紧接着亚当初遇夏娃时的赞叹:“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的肉,可以称为女人,因为他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由于夫妻原出一体,故此他们之间的关系理当超乎一切人际关系,包括父母与子女。所以神命定“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Hendriksen,256)。“连合”字面的意思是“胶粘着”;加上“一体”就表明肉体的结合(Wood,78)。神学上,“一体”的含意就是“合一”。此乃伊甸园婚姻的目标,也是基督徒婚姻的理想与挑战:藉着身心灵的联合,二人合并成为同心同行的合一生命。所以上文保罗以头与身子来比喻夫妻关系,其实是强调了他们之间合一的关系。

第卅二节:“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

这奥秘就是神从亘古隐藏着,但如今在基督里启示出来的秘密(弗一9,三3、4、9,六19)(Foulkes,162)。这奥秘包括神在基督里的全盘计划,但也可以指整个启示中的一部份:例如罗马书十一章廿五、廿六节及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五十一至五十四节(Wood,78)。从本文的上下文看,卅一节所引用的经文(创二24)表明一个直至基督得胜与教会联合成“头”与“身体”后才实现的深奥真理(Wood,78):就是神透过基督的救赎,将犹太人与外邦人在教会内联合成为一体(弗三6)的社会伦理事实,构成在基督徒的家中,以致夫妻这“头”与“身子”也同样被配合成为一体(Wall,279)。这奥秘之极大是指其重要性与影响的范围。正如高士旦别卡(Kostenberger)说:“以弗所书五章廿八下至卅二节使人领会到婚姻与神更大计划之关系:婚姻本身并不是一个目标,而是在教会与社会中按神旨意生活的一部份,是一个正在复原过程中的关系”(Kostenberger,93)。

第卅三节:“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

“然而”就是说暂时不谈那奥秘的联合(Salmond,374)。保罗在这节经文第三次命令丈夫爱妻子,而这次强调的是“各人”,也就是每一个人(Salmond,374)。对妻子的命令从“顺服”改成“敬重”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妻子顺服丈夫的一个主要表现就是“敬重”他。同时,这也响应了廿一节的“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因为保罗在廿一节勉励信徒在教会内彼此顺服是基于“敬畏”基督,而在此最后一节也同样勉励妻子“敬重”自己的丈夫(敬畏与敬重在原文是同一个字)。所以这前后两节经文似乎互相响应:教会顺服基督就成了妻子顺服丈夫的模式,那就是要“敬重”他。

这样,保罗透过解释基督与教会的关系,给“头”与“顺服”重新下定义,便显明了神将婚姻从创世记三章罪后果的枷锁释放出来的旨意。此后,女人不必单方面恋慕丈夫(创三16上),因为现在丈夫主动爱她,且愿意为她舍己,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另一方面,丈夫亦无需管辖妻子(创三16下),因为现在妻子也主动顺服他如同顺服主,就如教会顺服基督一样。换言之,婚姻不是权力的支配与压力,而是一个头与身子合一的过程:透过爱与顺服,基督徒夫妻能过一个为对方牺牲舍己的生活,以致恢复伊甸园合一的关系。

 

作者在本网站的其它文章: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