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mark and Share

主頁  靈命塑造文匯  擁抱「沙漠」時刻

擁抱「沙漠」時刻

 文/葉美珠 (靈命塑造事工主任)| 2020年4月27日            

 

不要將你的心給那些不能滿足你心的事物。- (Abba Poemen)

這次的疫情發展是我們這年代所未曾經歷過的浩劫。從震驚,到面對及接受,是一段非常不容易的過程。

「沙漠」時刻

因為我的病歷及年紀是屬高危群體,剛開始的兩週帶給我說不出地恐慌及焦慮。我坐立不安,無法入眠,無論如何努力想要靜心,都是如此地困難,直到有一天,我讀到「你們哪一個能藉著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路12:25)回想這兩週我如何度過時,驟然發現我花費許多時間在不必要的事上,來逃避這內心的恐懼顫驚。思想後,我對自己說:這樣下去太可怕了,我不想以後後悔枉費了這段特別的生命時刻。決定在睡前讀一直想讀的靈修歷史的人物傳記。

當我讀到沙漠靈修時代的內容,突然意識到我現在也是在「沙漠靈修」時期。當時沙漠隱修士的共同點是對宗教或大環境失望,選擇抽離,為要專一尋求主。如今我們因疫情的緣故,進入「居家隔離」狀態,是被迫而非選擇。

教會歷史上沙漠靈修的形成[1]是因早期基督徒學習耶穌出去傳道的教導,不帶任何錢財與衣物,且因不時面臨殉道的威脅,選擇脫離各種世俗的纏累,期待基督的再來會發生在他們的有生之年,就過著一種丟棄萬事而退隱苦修操練的生活。到了第四、五世紀時,基督徒雖因基督教是羅馬的國教而增多,但教會卻世俗化,許多人就逃往沙漠,苦修操練來鍊淨自己,有些苦行修士甚至進行極端操練。他們基本上都是拒絕社會對自己的定位與價值的支配。我特別留意到初期的教會歷史文獻中,提及這段沙漠隱修的女性人數竟然是男性的兩倍[2]。沙漠教姆教導:不要懼怕沙漠,而要視那裡的生命為恩賜。

在此時「居家隔離」的時期,我對這段沙漠時期的靈修學有格外體會。靈修學最基本的操練就源始於此時期的沙漠教父與姆姆。他們留下的故事與嘉言,證明了沙漠掙扎的最終果實是蓬勃更新的生命。

現在因抗疫我們要居家操練社交隔離(Social distancing),彷彿是被推進入「沙漠」時刻。我們可以如何面對呢?

學習擁抱困難的時刻,是我記憶中屬靈導師教我的第一個功課。那時我一直為生命中一些事苦惱,好像這些事不解決,我就無法正常生活。他告訴我可以學習擁抱它,與它和平共處,不要排斥它,從它學習生命的功課。

這一段居家抗疫的時期有多久?沒有人可以肯定回答。但是我們可以從這疫情的恐慌中學習利用這段「沙漠」時刻來學習生命的功課,從「沙漠靈修」時期靈修操練中的特色來學習。

沙漠靈修的特色

簡樸生活[3]

對於沙漠靈修者而言,簡樸就是追求豐盛的生活,是過著簡樸的物質生活,享有神豐盛的同在。沙漠隱修者因渴望與主的契合,竭力除去一切妨礙與主關聯的事物。這種放下各種纏累,讓內心轉向真自由的過程,靠著「抽離」減少依戀,使自己心無旁騖,會使人比較容易專心親近主。

沙漠靈修的目的是心如止水,是一種內心的純潔,這是靈修的一種素質,是讓內心與一切無法控制的依戀物的拉扯停止下來。因內心有主同在的充實而擁有的內心真自由,就不受慾望或他人期待的轄制,而能真正尋求主要給的自由生命,內心世界不會被負面情緒,如恐慌、焦慮、憤怒等來掌控。心如止水的養料就是簡樸,這簡樸使我們因有主就滿足,深信一切都是神所賜的,只取用我所必要的,過捨繁取簡的生活。

有一年暑假我去西班牙的朝聖之路(The Way of Santiago) 走了一星期,因為所有的行程都要背行李,我只能帶最簡單的行囊。之後,我發現原來人生可以活得如此簡單,因為輕省,就能一路輕輕鬆鬆地欣賞風景,而且悠悠哉哉走著,也才能走完全部路程。

這次的疫情迫使我們放下一切,不能遊山玩水,不能外食,需親手作羹湯。不能自由進出,就不能馬上擁有想要的;不能社交,盡情地說著一些有營養或無營養的話,而要過簡樸的生活。這何嘗不是一個學習過簡樸生活的時刻?使我深思到底平日我的生命活力來源是什麼?甚麼是我生命中的首要?是關係?是物質?還是連於生命活水泉源的主?

這是一個深思與洞察內心的時刻,我如何過捨繁取簡的生活?在不能隨手可得的日子裡,我的心中是否能夠說「沒關係,沒有這些我還是可以過的很好?」還是我非要擁有那些東西才能使我心滿足?

默想禱告[4]:
作為一個在神國輕裝的旅行者,當我緊緊抓住某些佔據物時,它們會代替我與主的關係。到底什麼東西緊緊地抓著我的心?求主帶領我去尋求最有價值的,使我能繼續獻上對祢完全的愛。願我有智慧地選擇那能使我靜心的上好福份。學習少就是多的生活。今天我願意放下那妨礙我愛主的一切,這些可能是什麼?哪些人事物能幫助我與主保持健康活潑的關係,好能享受其中所帶給我心靈滿足的喜樂?

靜默獨處

沙漠姆姆們尊重和珍惜靜默,她們刻意追求獨處,好能歸回與主的內心旅程。她們深知言談是心靈的反照,而靜默有益於她們領受、細嚼及思索生命之言。她們「善於將靜默一層一片地撕開,揭示深扎於被帶領者心靈的深處,讓主的聲音可以清晰可聽。」 [5]她們相信,匆忙、人潮及噪音是靈修最大的敵人,妨礙我們聆聽神的叮嚀。

沙漠能平靜內心的雜音,使心靈的洞察力明亮起來。沙漠姆姆的內室無論是在沙漠、自家或修院,靈修都非常重要。在其中她們學習面對最真實的自我,對罪及創傷有深深的體會。有時她們會有意去偏僻之處,環境惡劣,甚至有野獸出沒。缺水及設施的沙漠,她們視之為精鍊內在力量和決心的機會,加深對主的信靠。沙漠亦是死亡之地,在此,人讓虛假的自我、虛假的支柱死去,將舊我的態度埋葬。接近大自然的威嚴,幫助她們祈禱。

雅瑟拉 (Asella)[6]教姆十二歲就選擇隱修生活,在家中斗室中獨居。有人描述「她在斗室中享受著天堂的遼闊草場,她在同一片土地上祈禱和休息。禁戒是她的娛樂,飢餓是她的提神劑。」靜默是她的話語,她的話語是靜默。

雅瑟拉出身於羅馬的貴族,後來將財物全部捐出,所參與的團體就是專務祈禱,服務社會上的邊緣人以及讀經。

又如馬拖納姆姆 (Amma Sarah)[7],上埃及人,出生於富裕的基督教家庭,有良好的教育,醉心於讀書。她獨居及曾在洞穴中獨修生活多年,因而心靈越來越淨化澄澈,對基督的愛也加深,從不為自己爭取特別的權力、待遇或嘉許,只追求與主契合,面對心中魔鬼與肉體的掙扎,直到問題解決。她認為自覺能力提升,對主的覺察力也提高。她日後成為群修者的靈修導師。她的嘉言是:「無論我們到那裡去,我們都帶著自己同行:我們不能夠一走了之,來逃避誘惑。」

初期,沙漠可能看似荒涼,沉悶,黯淡無色彩,但沙漠姆姆的教導乃是安坐沙漠,穩如泰山。不多久,因與主的獨處,便會發現沙漠有江河,曠野有道路,生命是有色彩的,最終「沙漠」可以變成一個「家」,成為我安居心靈之處。

在此「居家隔離」時刻,如同進入沙漠靈修的初期,開始時我們可能感到痛苦和混亂,以致對沙漠產生恐懼,希望早日逃離。但沙漠也可督促我們去聆聽、探索與整合,在心中找到安居之處。

默想禱告:
在這居家抗疫中,我們被迫社交隔離而進入靜默獨處,有更多的空間及時間面對自己。我會不會害怕面對自己的空間與時間,也不知如何消磨這些空檔?感到寂寞?孤單?或我發現原先安排的行程或事工/工作都被迫取消或轉型?不到一星期所有一切都改成網上社交,很可能在不經意中生活又被這些媒體社交所佔據綁架了。這是不是一個深思我平日的生活重心的機會?我是否活在充塞卻不充實的生活中?有多久我沒有真正聆聽自己的心聲或所愛之人的心聲,而現在突然被迫停下來看一看,聽一聽?我看見了什麼?聽見了什麼?可否與神談談你所看見的?談談你心中的感受與思念?我感受到神要對我這段日子要說什麼?你心中有主居住的處所嗎?

靈修大師盧雲在他的《喧囂中的寧靜:來自沙漠教父的心靈智慧》(The Way of Heart)中提到,獨處、靜默和不住禱告這三方面是沙漠靈修的核心基礎。

  • 獨處:是能指出一條道路,使我們的心思意念不是被強制性的世界所形塑,而是因在基督耶穌裡被形塑。
  • 靜默:是能防止我們被多言的世界窒息,而教導我們講說神的話。
  • 禱告:能賦予獨處與靜默真正的意義。在不住的禱告中,我們的意念進入心靈,因而我們的心靈進入基督的心。祂是以永恆的愛來擁抱整個歷史。

屬靈導師

在這靜默獨處中,沙漠姆姆也教導許多屬靈導引的藝術,是從心靈的深處去聆聽他人心靈的故事。她們將自己放在傾訴者的生命裡,同時也穿過各種雜音去聆聽主想要對傾訴者的回應或指引。

如何去培養一顆聆聽神及人的心?這就在乎姆姆導師與主、與己的關係。沙漠姆姆中,多人出自於貴族,放棄婚姻或富裕的生活,選擇隱修於山洞內祈禱,往往一待就十幾或二十年,僅靠簡單的食物生活。往往因長期的祈禱與主的契合,認識及放下自己的虛假,當她們成為靈修導師或是先知代禱者時,能夠明察人心神意。

因當時的文化與環境,許多沙漠姆姆必須女扮男裝到沙漠洞穴中,有位歐弗心 (Alexandria)[8]姆姆因渴望隱修而逃離家,在修道院隱居了38 年,無人知道她是女兒身。日後甚至成為自己父親的靈修導師多年,不為其父所知。後來父親發現,父女恢復關係,她離世後,父親也將家產分施窮人、醫院及修道院,搬進了歐弗心的洞穴住了十年。歐弗心的墓園成為眾人祈禱之地,有不少奇蹟出現,據稱是得力於她多年的代禱。

默想禱告:
在這居家隔離期,誰可以幫助我與主更親近?我如何幫助他人更靠近主?在我的生命中,有哪些人我可以和他/她在主裡有意義地對話?有哪些人曾經幫助我成為今天的我?幫助塑造我成為更像主的人?又有哪些人是現在主所託付給我的人?

但願我們在這居家隔離時期,可以有一個現代隱修的生活方式。當然我們不須去住洞穴隱居,但可以居家操練「健心操」,面對內外的沙漠。這是被主邀請的時刻,可以發現我們一直以來如何活在對世界及人依賴或依附中,這些的空間原本是該留給主的。

這也是創造空間與時間與那最深處的我、與最愛我的主四目相遇的契機,也可與天路歷程中的同伴一起去經歷主的愛,有一個完全不同的生命。沙漠靈修提醒我們歸回「靈靜」與「簡樸」。盼能藉著沙漠靈修的特色——簡樸及獨處的操練,及屬靈導師或同伴的陪伴,在居家隔離期間,因主耶穌基督,你我心中十分平安!

注:

  1. 《靈魂之愛火》,吳東生,橄欖出版社,P39-55
  2. 《被遺忘的沙漠姆姆》,洛蓉。思宛 (Laura Swan),光啟社,p.4
  3. 《被遺忘的沙漠姆姆》,洛蓉。思宛 (Laura Swan),光啟社,p.21-29
  4. Jesus, my friend of soul, Joyce Rupp, p.108
  5. Desert Listening, Weavings 9:3(May-June 1994), Wendy Wright, p.12
  6. 《被遺忘的沙漠姆姆》,洛蓉。思宛 (Laura Swan),光啟社,p.79-81
  7. 《被遺忘的沙漠姆姆》,洛蓉。思宛 (Laura Swan),光啟社,p.40-42
  8. 《被遺忘的沙漠姆姆》,洛蓉。思宛 (Laura Swan),光啟社,p.90-92

 

「靈命塑造」事工具體時間表,請點此查看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