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火炼的金子--李渊如姊妹

火炼的金子——李渊如姊妹

“华人教会的女儿们”系列(五

作者:吴述尘

祷告的火

烈火洪洪的稻草堆上,焚烧着从学生宿舍卧舖下搜出来的三十七本圣经。围在旁边的,是圣经的主人。这时候,李渊如厉声喊说:“以后若有哪一个学生被发现再去蔡苏娟小姐家里,我就将她开除。”这位南京女子师范学校的教务长,为遏止校内信耶稣的浪潮,採取了严厉的手段。

被训斥的学生虽默不作声,心里另一团火却被燃点起来,那就是祷告的火。她们对蔡苏娟说:“蔡小姐,这个女人若不是魔鬼,就是来日要被主大大使用的统帅,我们应该为她祷告。”

李姊妹当时不仅逼迫学生的信仰,她自己更曾在信主的叔叔面前自诩说:“不要为我担心,叔叔,就是全世界都转向基督教,我永远都不会信。”然而,主很快就回应了学生们的祷告。翌年三月,时局动荡,加上南京城内发生鼠疫,学校停课,学生都被劝离回家。李姊妹和几位同事,肩负起协助学生归家的工作。那天,她乘船从南京下镇江,坐在船头,神就抓着她的心,她问自己:“浩浩江流,是何人所开辟?重重山岭,是何人所堆砌?……天地间必有一位主宰,必有一位神。”此刻,身边的学生竟问她说:“你信不信有一位神呢?”神就是这样打开了她的心,叫她真心悔改,接受主耶稣作个人救主。

事主的火

得救后,她转到明德女子学校任教务长,并开始思想蒙召事主的问题。她有很好的文学造诣和表达能力,很快就给贾玉铭、高师竹、成寄归等牧者赏识,邀请她担任《灵光报》的主编。但在心底,她却别有领受。她知道当主编和教书,都只是事奉的副业,她的正业是神的仆人,她要以祈祷传道为职事。

不久,她接受了一班年青弟兄的邀请,到福州去领奋兴会,点起了那里复兴的火焰,甚至在她离去后,圣灵仍继续动工。事后有弟兄说:“我一生没有看见过一次复兴,超过那次的。”1927年,革命军抵达南京,报社被反基督教人士捣毁,宣告结束。同年底,她转到福音书房服事,担任总编辑。书房出版了许多的书籍、刊物,都是经过她仔细的编辑和校订;她亦有写作,因此赚得“女状元”的称号。

在她编辑的书籍里,较为人熟悉的是《荒漠甘泉》(注)。这本书是考门夫人所着。考门牧师夫妇对宣教有强烈的心志,曾先后到过韩国、日本和中国宣教,并在上海成立了“考门纪念圣经学院”。但主作工的手却是人意料不到的,考门牧师病倒了,卧病在床有六年时间,最后安息主怀。《荒漠甘泉》是考门夫人的灵修感想,亦可说是这几年间主锻鍊她生命的札记。1928年,当这书寄到上海林享理师母手上,师母谘询了余慈度姊妹,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在基督教出版界,最有水准的编辑,就是李渊如姊妹了。就这样,姊妹承担了这个工作。

1939年,《荒漠甘泉》正式面世。李渊如在编辑此书时,并没有照原着全部译出,而是有的地方节译、有的地方删减、有些地方採用中国信徒的着作、更有几篇是姊妹自己写的。这本书再版无数次,让许多渴慕主的信徒得着造就。

试炼的火

李姊妹有文字的恩赐,亦有教导的能力,却没有因此骄傲,总是谦谦卑卑的在神面前受教。记得她曾向广州的弟兄姊妹分享说:“我们每做一件事,每一次来到神面前,都应当说:『主啊!我什么都没有。』实在,你若与神交通,真正的摸着神,你就会看见你什么都没有。”

在主面前,姊妹确实是什么都没有。但在主手中,她成为了火炼的金子(参启三18)。1949年,中国经历了亘古未有的政治变迁,不单政治,环境也改变了,信徒遭遇到前所未有的逼迫。1956年1月,她被政府逮捕,经过审讯,被判入狱。直到1967年,她已七十三岁,主息了她在地上的劳苦,享受与主同在的福乐。

(作者是传道人,盼藉早期属灵人见证,鼓励信徒生命成长。)

注:

《荒漠甘泉》(Streams in the Desert),分作两部分,前者由考门夫人所着,是她生活的感悟。后者是在她安息前三天,她将自己的日记,和所有文件交託给身边的姊妹,她们将它整理出版,就是《新荒漠甘泉》(Streams in the Desert vol II)。此书在坊间有中文译本。

(本文版权属香港中国信徒佈道会,蒙允转载自《传书》双月刊)。


相关阅读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