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圣经神启、两性故事  师丈访谈录1,2

师丈访谈录1

师丈访谈录采访、整理:李文屏

对于“师母”一词我们实在很熟悉了,但是对“师丈”(女传道的丈夫)一词却相对耳生,对他们的心声更知之甚少。

本文是对北美五位师丈的采访结果。这五位弟兄中,四位不是狭义上的“传道人”,有自己份内的职业和工作;一位是牧师,与做传道的妻子“同行”。他们可以说代表了师丈这一群体的两种类型——信徒和全职传道人。另外,他们的太太或在教会做牧养工作,或在福音机构服事,故他们的分享也让我们对“教会师丈”和“机构师丈”两类经验有所了解。他们的成长背景分别是香港、中国大陆和美国。

在我们进入正文之前,先再次谢谢这五位师丈的诚恳合作。他们都是忙人,在采访过程中,有两位还身在它国出差。鉴于采访话题有一定敏感度,有两位希望不具名出现,所以我们只好给他们一个脸谱化的称呼:师丈甲,师丈乙。这五位师丈是:

李立人,专事科技研究,夫人吴淑仪是几个国际福音机构创办人之一、董事及负责人。
刘同苏,牧师,夫人候君丽牧师现于洛杉矶牧会。
谢展祐,高速公路巡警,夫人吴萃芳现于旧金山任教会传道人。
师丈甲,製药公司经理,夫人从事神学教育并任一福音刊物的文字主编。
师丈乙,退休科技公司经理,夫人是教会资深传道人并从事神学教育。

问:婚前您对太太的传道人角色有思想准备吗?如果没有,当您意识到的时候感受怎样?

谢展祐:婚前我太太已经受呼召在我们教会做全职传道人,所以我求婚前就想好不要阻碍她所受的呼召,而是要给她全力的支持。我的愿望是:我们作为夫妻比我们单身时更能荣耀神。

师丈甲:有。我们两人对呼召和奉献的概念有相同的看法。

师丈乙:婚前我俩己经是多年的基督徒,如果神呼召作全时间事奉都愿意接受。若神只呼召其中一人的话,对方愿意全心全力支持。

问:作为传道人的丈夫,你觉得面对的最大挑战是甚么?

谢展祐:我面对的挑战是如何每天跟主更近、如何让主来改变我而不是假装自己比妻子更属灵。我的另一挑战是如何可以更好地支持和鼓励我的妻子更好地事奉。

师丈甲:最大的挑战就是跟太太一同的成长和沟通。有时候期望不是从旁人而来,而是从配偶而来。如果有坦诚的沟通和接纳的话,这些就都成为促成两个人成长的因素。

师丈乙:一些有中国大男人思想的牧者、长执、主日学老师和团契导师不能接受妻子蒙召而丈夫没有,所以我有时会听到冷嘲热讽的话例如:一定是弟兄不回应呼召,所以姊妹才要出来事奉。

问:你的职业和太太的事奉有没有矛盾的时候?如果有,你如何平衡?

李立人:淑仪和我都深信每个人都是按神的形像所造的,都有一个目的。所以我们虽然工作领域不同,却不觉得我们的某一工作比其它工作更神圣。我们的职业都是神的呼召,我们就都在神呼召我们去做的事情上事奉神,彼此扶持。

谢展祐:我们两人的工作时间都很长。我换班、休假的时间月月不同,有时甚至每天都不同。虽然我太太有固定的工作日,但是事工的性质则要求她随传随到。所以我们尽量做好计划,也做好不能同时出席一些活动的思想准备。为减少冲突,我们也都要在安排重要事件前查看彼此的时间表。

师丈甲:没有矛盾,也不需要刻意去平衡。不管太太是不是传道人,对两个人的关系和家庭而言,从事任何职业和事奉的夫妻双方都需要彼此体谅和理解,尽量免除不必要的矛盾。

刘同苏:我本人就是牧师,夫妻牧养不同的教会,所以有极大的不便之处。不过这有帮助我理解妻子作为牧师的处境。牧师不仅仅是一种职分,更是一种生命境界。我的牧师/师丈的双重身份都要求我必须塑造自己的品格,否则,先不要说侍奉上帝了,家庭里面都会出问题。

问:你觉得弟兄姊妹对你有特别的期望吗?你如何看待和处理这样的期望?

谢展祐:大部分弟兄姊妹都尊重我们各自在事奉上的角色,不过也总有一些人觉得女人应该在男人之下。我相信主希望我做的不是去管辖我的妻子,而是去爱她就像主爱教会一样;我在家里及婚姻中的领导也应该是僕人式的领导,而最好的榜样就是主祂自己。

师丈乙:弟兄姊妹对我没有特别的期待,只有多方支持。

问:你如何看待自己作为传道人的丈夫这一特殊身份?现在和过去有没有不同?

谢展祐:我相信上帝要每个信徒都支持和鼓励那些蒙召全职事奉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我的太太很乐意接受我的帮助。我们常一起配搭事奉,神也通过这样的搭配赐福给我们。有时我也感到有压力要去扮演另外的角色,不小心的话会进入男性骄傲的思维模式里。所以我提醒自己要专注在上帝的呼召上。

师丈甲:现在和过去都没有不同。做传道人或做传道人的先生,从我个人观点来看,都是事奉主的人,不应该有谁有“特殊身份”这观念。

继续...

注:本文原载《教牧分享》2012年七月号

Share |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