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姐妹角色与事奉的“传统”——访鲍维均牧师

姐妹角色与事奉的“传统”——访鲍维均牧师

採访/邱清萍

 

美国三一神学院教授暨
新约系主任鲍维均牧师

邱:你于年初(2016)在在香港播道会港福堂的研讨会中讲“从圣经再思妇女按牧、坚持传统见証圣灵工作”,肯定了姊妹按牧,给我们很大的鼓舞。说实话,在姐妹事奉方面,北美教会,无论白人或华人教会都远比不上港、台教会,仍然多方面限制姐妹在领导、讲道及教导方面为天国效力,这实在令人费解。据你观察问题出在哪里?

鲍:第一,北美华人教会领袖在上世纪六十及七十年代移民来美,照着当时台港以男性领导为治理教会的模式,直到今天他们的教会仍然保持当年的样式,其实台港教会已经有了很大的转变。第二,北美华人教会领袖受西方保守神学院的影响,以致一直却步不前。

邱:九十年代香港宣道会及浸信会相继开禁,为妇女按牧。现在播道会也开放,实在令人兴奋,盼望北美华人教会能迎头赶上。

鲍:从今年(2016)一月开始,香港播道会接受姐妹按牧。不过看宣道会与浸信会的例子,北美华人教会要赶得上,还需要一段日子。我希望从现在开始,能在这方面多作教导。

邱:你在一月的讲道中指出保罗于《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节称赞教会坚守重要的“传统”,并说保罗在此章表示早已同意姐妹在教会可以讲道。你说的是什么“传统”?

鲍:在哥林多前书保罗多次用“所传给你们的”这句话,无论是提到守主餐(林前十一23)、主复活(十五1)或此章所提到的姐妹讲道(十一2),都是他从主领受又传给他们的,这“传统”不是一些很空泛的观念,从上下文也能看出乃是指约珥书第二章28-29说到圣灵降临所带来新的时代,神的仆人和使女都要说预言(即先知讲道)(徒二14-18),肯定了姐妹可以讲道的“传统”。在本章5节“凡女人祷告或是讲道…”十四章1节男女都要“切慕…作先知讲道”,第31节“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的作先知讲道”等都看见姐妹讲道其实就是依据保罗所说的“传统”,不是人为的传统,乃是耶稣基督降临所带来新的改变,是要持续下去教会的传统。第十一章保罗称赞教会能依照这传统去做,姐妹与弟兄一样发挥神的恩赐,作先知讲道。

邱:有人依据第十一章2-16节说保罗要女人以头饰来表达顺服男人的权柄,这样的解释对吗?

鲍:这样的解释是没有掌握全段经文的中心要义。其实第十一、十二节是此段的高潮及结论——女不是无男,男也不是无女;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万有(包括男女)都是出乎神。男不是主,女也不是主,只有耶稣基督是主。很可惜许多人不了解上文下理错解了这段经文。我认为解释男女最基础的两段经文是创世记第一、二章及约珥书第二章28-29,解通了就能正确解释散见新约不同书卷的经节。

邱:有人用提前二13“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来定男女高低的次序,他们说自己也是根据创世记的记录。

鲍:创二18-25每一节都是对当时“重男轻女”的文化作出挑战。例如廿四、廿五节“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很少人认真地问:谁要离开父母?原来是男人要离开父母,这明显与古今文化相违背,一般婚俗都是女人离开父母,与丈夫连合。神的作为刚好相反。

男女次序是另一例:当时近东文化论及创造,凡提及人的创造,最后被造的都是男人。因为最后才是高潮,但创世记后造的却是女人。其实创造的次序并不重要,动物比男人先出现,难道动物比男人更高吗?创世记说女人最后被造,才是高潮,这是史无前例的。正如犹太文化很注重长子名份,但创世记多次记录神并没有拣选长子,却把名份与祝福给了位份小的,如以扫和雅各、约瑟和兄长,和犹大等,神恩典的拣选颠覆了人为的次序和高低,这是很明显的。

保罗在提摩太前书其实是针对当时社会对女神(亚底米)的敬拜,他们高举女性的地位,可说是诺斯底主义的前身,保罗指出他们的错误,在第二章14节提醒他们说夏娃先犯罪,保罗对罗马的教会却说罪是由亚当进入了世界。可见他是在针对当时的情况说的,不存在男女先后次序的问题。

邱:如何看出提摩太前书第二章对妇女的教导是针对以弗所教会所面对的女神敬拜的挑战?

鲍:提前一4;四7; 五11、13、15指出当时有教会妇女传播不合乎圣经的信息,因此保罗必须作出回应,他不但责备这些妇女,对于一些传异端的男士如许米乃、亚力山大(提前一19-20)他也发出严厉的责备,甚至将他们逐出教会。

邱:提前二15的出现与前几节经文又有何关连?“女人若常存信心、爱心又圣洁自守,就必在生产上得救”如何解释?

鲍:两个可能性解释。第一,保罗在提前二13-15节都在引用创世记头几章来回应当时教会的处境,而15节是回应第三章男女堕落的后果——“妻子必恋慕丈夫,丈夫必管辖妻子”(16节)。许多人误解这是夫妻该有的模式,其实这是堕落后不幸的结果。男女的希望却在第16节,就是弥赛亚的降临——“女人的后裔要伤蛇(魔鬼)的头”。指出因弥赛亚的出现(生产),新的时代已降临,姐妹应在信心、爱心及圣洁上谨慎自守。

第二个解释针对诺斯底主义错误的教导,认为女性有神特别的启示,可以超脱男女的特性,保罗在此指出生产儿女是神赋予女性的特性,姐妹遵从神创造的心意,就可得救。两个解释都有可能。

邱:保罗在以弗所书教导“妻子顺服丈夫”(弗五),顺服与权柄及地位的高低有关吗?教会应以性别定地位的高低吗?

鲍:我认为应从歌罗西书讲起,该书第三章18节有类似的说话,保罗在两处讲解的策略差不多,就是引用当时文化的“家规”(household code),引用后又回头批判这些规范。这些家规是由亚里斯多德开始,讲到女顺服男,儿女顺服父亲,及奴仆顺服主人,这三种关系其实都是指同一个男人,就是当时家庭中的“一家之主”。亚氏认为这是建立城市的策略,家庭若做得好,整个社会就稳定。家庭若要做得好,就要认定一个主,就是男人,这是亚氏的观点,也影响了由主前三百年(亚氐时代)一直至保罗时代所认定的家规,甚至在犹太人的文献中也出现过,是当时人所熟悉的。因此,新约圣经每逢讨论家庭问题,都要提到这些大家所熟悉的家规,在马太福音十九、廿章、彼得前书、提摩太前书、以弗所书及歌罗西书都是如此。

因此,读这些经文时不能只读字面,而是留意保罗所教导的“家规”与文化既定的“家规”有不同之处吗?有什么不同?在歌罗西书第三章18节保罗先引当时的家规“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但他加上“这在‘主里面’是相宜的”,而后面父母子女、主仆关系都同样在已有的“家规”加上这个大前提。由三18—四1几节圣经里,保罗用了八次“主”这个词,而这个“主”不是男人,乃是耶稣基督,把当时以男人为“主”的焦点转移到基督身上。保罗重新定义“主”这个字,男人不是“主”,耶稣才是。四1把这个转移精简地点出来:“你们作主人的要…”(文化的家规),“因知道你们也有一位主在天上”(保罗新的定义)。

我们可从三方面来看“妻子顺服丈夫”的命题,第一就是上面保罗指出基督才是“主”,不是男人。整本歌罗西书的重点是基督论,谈到“家规”时又怎么会突出男人是主呢?当然不会,基督才是主!第二,保罗提到男人时,无论是丈夫、父亲、或主人的角色,保罗强调的是“责任”,不是“权柄”。第三,保罗颠覆当时的家规,是要指出我们若以基督为“主”,就当像奴仆待主人一样“讨主喜悦(20节)、敬畏主(22)、为主而作(23)、事奉主(24)”。

留意在三种关系中,保罗用了最长的篇幅谈论主仆关系,廿三节(“无论作什么…是给主作的”)其实是回应十七节“无论作什么…都是奉主耶稣的名…”。原来保罗在歌罗西书借用文化中的“家规”来教导如何尊基督为主,要好像家奴对待主人一样。在第四章保罗提到推基古(7节)和以巴弗(12节)都称他们为“基督的仆人”(与“奴仆”同一字),这两个人的工作其实不是家奴,但所有称耶稣为主的基督徒,特别教会的领袖,都要把自己看为是主的“奴仆”。如此解释才符合保罗写歌罗西书的原意。

最使人惊讶的是第四章9节保罗提到阿尼西母时却没用“奴仆”这个字,虽然他的身份确是家奴(参腓利门书),保罗却称他为“亲爱忠心的弟兄”。可见对保罗来说,只有基督是主,我们都是弟兄姐妹,对基督来说,我们都是祂的仆人。保罗颠覆了当时的奴隶制度、男女关系、及男人为主的文化。

从歌罗西书我们了解保罗如何看当时的家规,再看以弗所书第五章就很清楚。留意五22节“妻子顺服丈夫”是接着21节“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为什么要彼此顺服,因为只有一位主,就是主基督。这是史无前例的,因为希罗文化的家规是有阶级性,是单一方向,是位低的向位高的顺服。保罗却说,在主里的顺服与地位权柄无关,是为了敬畏基督的心,而且这顺服是双向的,男女应彼此顺服,又一次颠覆了当时文化中的家规。

我们可从同一个思路来看提摩太前书。书中提到家庭中有老人家和寡妇(第五章)、教会中有长老与执事(第三章),却没提到“家主”,原来在第二章已交待了。罗马帝国看君王是“一国之主”,人民“向”皇帝敬拜和祈祷,但第二节却说“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代求。适当的态度是“向”神“为”君王及一切在位的祷告。第三节的“救主”和第五节的“中保”都是罗马帝王的自我尊称,保罗却指出,只有基督是我们的救主,我们的中保。不但在家庭,甚至整个国家,真正的主宰是耶稣基督,不是任何人。

邱:从“基督是唯一的主”大前提与大架构来看人与人的各种关系,很多问题就容易疏理了。教会一直以来仍以地位高低来看男女关系,是因为仍未能明白耶稣降世所带来的更新与革新。保罗的教导其实颠覆了罪性文化,清除了其中的遗毒。

鲍:不错,可惜许多人一提到男女关系,都聚焦在有争议性的女人经文,好像男人是超性别(neutral),代表了人类,这样就错过了保罗所想带出的改变。正如种族歧视的问题都聚焦在黑人,其实“白人”也是一个种族,像黑人一样有背景与文化所带来的影响。

邱:姐妹在教会有很多事奉的机会,但讲道、教导及领导则是禁区,是否因为这些事奉与权柄及地位有关?圣经对事奉的权柄与地位有什么教导?

鲍:事奉不应与地位权柄挂钩,保罗提到教会不同事奉的衔头,有使徒、先知、教师、牧师等(弗四11),唯独没有首长“ruler”的衔头,其实当时不同机构都有管理的首长,犹太人的会堂有“管会堂的”、法利赛人、外邦人都有首长“操权管束”他们,但教会就没有,除耶稣之外,大家都以仆人身份彼此服事。

邱:当然在事工执行时,每个职份都需要有权柄才能履行责任,但那种只是功能性及暂时性的权柄,责任完了权柄也要放下,而性别却是恆久不变的。若以性别定地位与权柄,难怪有人就觉得男性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角色,永远都有在女人以上的权柄。恩赐与权柄及地位又有什么关系?讲道、教导及领导是恩赐或是权柄?

鲍:就算恩赐有高低,如林前十二28保罗说“神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这两种恩赐似乎有高低先后次序,但在新约教会都有姐妹担任这两种角色,如女使徒犹尼亚(罗十六7)、腓利的四个女儿都是说预言的(徒廿一9)。另外,保罗提到恩赐从没有分辨说什么是男人的恩赐,什么是女人的恩赐。虽然“互补派”(Complementarian)的人一直强调“男女有别”,他们有一领袖曾列出男女可以做的事,奇怪的是名单中男人可以做的某些事女人不可以做,但女人可以做的男人全都可以做,这算是男女有别吗?仍然是男女“地位”有别。

邱:说穿了,所谓互补是地位的互补,而非恩赐的互补。有时反对姐妹按牧或担任领导角色的不是弟兄而是姐妹。难处在哪里?

鲍:很多文化的因素。若弟兄说要当牧师,大家都为他高兴,认为他很有事奉的心志。若姐妹这样说,就会有人觉得她很有野心,想争权。所以就算宗派接纳姐妹按牧,有些姐妹还是不敢申请。按牧不过肯定事奉的岗位,而非权柄与地位的问题。所以问题不是姐妹可否按牧,乃是如何鼓励姐妹按牧。我最近遇到一女教牧,问她要不要按牧,她显得不好意思,很尴尬的样子,若是弟兄就不会这样反应。

其实按牧不是反传统,恰恰是接受传统,肯定及见证神已作的工。某女传道是教会的创始人,后来甚至担任堂主任之职,但教会一直不愿为她按牧,这就是没有肯定及见证神已作成的工,这是教会的亏欠与损失。

邱:有人认为已婚姐妹按了牧,在教会担任领导的工作,丈夫也要听从;可是回到家里,妻子要顺服丈夫,角色要转换,会不会令男女双方都感到为难?

鲍:有两种看法。那些认为夫妻关系在家庭与教会不一样,在家男人是头,在教会女人可以是头,就会有矛盾难适应的地方。我自己觉得在家在教会都一样,不存在性别的高低问题,男女一同事奉,彼此扶持与成全。其实,丈夫若支持妻子做传道,无论按牧与否,她在教会就已经处于某种领导的地位,除非丈夫从开始就不支持妻子出来传道。

邱:又有人说家中总得有人作最后决定,否则夫妻意见不同,如何作出抉择?若有一个人永远负责作最后决定,事情就容易处理,也不会有那么多争吵。

鲍:这种论调实际行出来还是有困难的,因为每个决定都需要用着某些强项或专长,例如妻子是医生,孩子病了,若夫妻意见不一,应以谁的判断来作抉择?对一些重要的决定,更需要双方都有共识才能共进退。

邱:你对保罗在以弗所书五23“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如何解释?有人不但以此处的教导定夫妻的地位,也应用在教会男女的角色。这样的解释是保罗的原意吗?

鲍:丈夫是妻子的头在希罗文化已被普遍接受,此处是保罗把其原意作一新的诠释,用基督为教会捨己牺牲来演译“头”的作用,由廿五至卅三节(九节)都是强调丈夫如何爱妻子。但一般解经都只停留在廿三、廿四节妻子该顺服丈夫的两节经文,当时的社会已经是这样,无须多讲。保罗用更长的篇幅(九节)来指出丈夫为“头”的意义,因为这与当时的社会文化背道而驰,当时男人强调的是地位与权柄而非爱。正如在第六章保罗同意文化中儿女要孝顺父母(一、二节)的原则,但他把新的角度加上去,子女要听从的最终是神的教训和警诫(四节),父母教导子女的权威来自神的话。

在教牧书信谈到男女及家庭关系保罗都在用一个模式:你们听见或已经知道…,但我要把“在基督里”心意更新的角度指给你们看。

邱:最后,请问你个人为何在忙碌的事奉中特别关注姐妹的角色与事奉问题?

鲍:有几个原因:第一,我正在写一本提摩太前后书及提多书的英文解经书,有机会深入思考这些问题;第二,我所属的播道会总会近年在探讨姐妹按牧的问题,我有机会参予其中的讨论;第三,过去很多人曾问及姐妹角色与事奉的问题,我都无法提供清楚的答案,我觉得现在是时候好好研究一下。这问题牵涉的经文很广,廿年来我都无法好好回应,因为要把有关的经文都研究过,做仔细的释经。现在应该是时候了,我预备未来多些在这方面讲道与教导。

按此阅读:回应鲍牧师“妇女按牧的再思”

相关阅读

 

 

Share |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