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关心,才会愿意冒险

关心神国,勇于行动

——访林祥源牧师谈教会按立女牧师

採访/邱清萍 |2020年2月11日

编者按:林祥源牧师自1991年至今担任圣地牙哥主恩堂主任牧师,与师母李绚华传道共同负责牧养、教导、训练及植堂事工。

 

邱:林牧师,您在圣地牙哥主恩堂牧会多年,由1991年至今快卅年,教会也有美好的成长,现在除母会外,另有四个堂会,一个敬拜中心,为你们感谢神。最近(2019年11月10日)贵会首次按立女牧师——刘秀娴牧师,她是“基督丰荣团契”创办人之一,我们同仁都感到非常雀跃。

林:我们也很兴奋。理事会主席在最近年度报告中特别强调这是本教会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并且引以为傲,所以不是我一个人在推。我也曾担心,恐怕有些人因我在教会多年事奉而勉强同意,我却盼望大家是从心里认同这是讨神喜悦的方向。

邱:按立女牧师在北美华人教会仍然是罕有的事,你们踏出这一步,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决心。你们要面对什么样的挑战呢?可否具体分享其中的过程,给其他教会作参考。

林:本教会男女同工的待遇,一直没有很大的差距。除了主持圣餐和施洗以外,(可能由于这是牧师专职的事工,过去既没有女牧师,姐妹就没法参与了。)其他如讲道、教导和领导,作主席,女同工都有参与。在薪津方面也一直不是按性别而是按资历来分配,因此有些女同工的薪津比一些男同工还高。在按立女牧师方面,有些教会立场很明确,本教会就一直没有肯定或否定,所以是有改变的空间。

有些人来到我们的教会,看到姐妹有宽广的事奉空间,就觉得很奇怪,也不一定赞同。所以十几年前,我们在网站(cbcsd.com)发表一份教会七方面的立场书,包括:圣灵工作与灵恩运动 、教会与政治、堕胎、同性恋等议题,其中有关姐妹事奉在当时已较一般华人教会宽广,但尚没有提及按立女教牧。这是我们走出的第一步。

邱:可否解释贵会对姐妹事奉的立场内容?

林:我们相信男女在神起初的创造和基督的救赎里,同质、同等、同尊、同荣。 在领受上帝管理万物的尊荣任务上共同承担了神圣的责任。我们相信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所有身体的成员,无论是男是女,都要因敬畏基督的缘故,彼此相爱,彼此顺服。在家庭中,教会的领袖需要活出以弗所书5:21-25的教导,丈夫要爱自己的妻子,妻子要顺服自己的丈夫。我们相信在教会中,姐妹应该按照恩赐事奉的原则,使用神所赐的恩赐,包括讲道、教导以及领导,与弟兄一起建立基督的身体。

邱:教会如何实践这个立场?

林:姐妹事奉的角色与贡献应该常得到众人的肯定,与弟兄无异。因此在主恩堂里面,姐妹可以讲道、带查经、教导成人主日学、领导部门事工、担任执事、女牧者等圣工,使神在创世时造男造女的丰荣得以成全。不管是弟兄还是姐妹,事奉时都要存谦卑及顺服的态度,就算有恩赐及负担在某些事工上,仍需要神透过周围的同工及教会的领导给予印证。

邱:除了公布姐妹事奉的立场外,你们还作了什么,以致今天姐妹有可能接受按牧?

林:是的,拟定和公布立场是第一步。第二,在事奉安排方面,我们刻意去肯定姐妹,就像以上所说,尽量不限制姐妹事奉的空间。第三方面很感恩的是,本教会男女教牧之间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师母和女同工都有很好的见证,不但在生命和恩赐方面,与弟兄之间的互动也非常美好。甚至一些年长、看法也很保守的弟兄对女同工都很尊敬,不但没有以老卖老,也没有“以男卖男”,无形中铺陈了一种文化的氛围。

第四,我们要突破一些错误的心态和观念。有些人觉得教会对姐妹的事奉己经不错,继续走下去就好了,不需要表态,正面且公开地肯定姐妹的事奉,更不需要去考虑姐妹按牧的问题。然而有些人以为“牧师的地位比传道高”,明明有女传道带出好几位牧师,仍然以性别为由把她放置在她曾栽培的男牧师之下。这种把传道的职事用地位与阶级来衡量并不符合主的心意,我们需要刻意地去打破。

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当然需要神话语的教导。圣经中有关姐妹讲道、教导和领导的经文我们都花时间去研读,特别比较难解的几段经文更要花工夫去明了写作的背景,小心去分辨字义与文法的结构等。

有关按牧,我们提出三方面的察验,第一是呼召(calling),不是自己一厢情愿,或一时冲动;乃是从神而来的感动,经过时间的考验,而且有教会的印证。第二是品格(character),第三是恩赐与责任相配(competence)。很多社会行业只要通过考试合格就可以担任,但牧师的要求更高,须要等待与确认。

邱:整个按立女牧师的过程有反对的声音吗?

林:有的,几年前有一领袖就曾提出不同的看法。他是一位非常好的弟兄,也是教会一位很重要的领袖。基本上他对姐妹作领导或按牧等都不很赞同。后来他发现他的看法与其它大部分的同工不一样,就安静有礼地退下来,不坚持自己的立场,教会的合一亦得到维护了。

此外,社会某些风气可能也引起一些人的不安与猜测,是否妇解之风也吹到教会,所以姐妹争出头,追求男女平等!?另一些人把姐妹事奉与同性恋运动扯在一起,是否两者都是“弱势群体”,姐妹感觉受欺压,所以需要“解放”?两者其实风马牛不相及,却不经思辨就被人扣在一起。这些猜疑在后期对按牧也多少有些影响。

以上举的例子是“逆风”,我也应提及一些“正风”。中国大陆的三自教会至少做对一件事,就是按立了很多女牧师。很多从大陆来的基督徒,无论是家庭教会或三自,对姐妹按牧根本不觉得有问题。我们也要多谢港、台一些宗派,如宣道会、浸信会、播道会等,都已率先树立了好榜样。另外,一些德高望重的领袖支持姐妹按牧,更不在话下了。

当然,整个社会对女性已有很多的肯定,无论在医学、法律界或各种行业,在经济界或政治界,女性担任领袖,而且有很好的成就,是已经有目共睹的。由姐妹领导的华人教会机构及神学院也是愈来愈多,这些现象都有助开启一些人的思维。

邱:既然事实摆在眼前,偏见的理据已不能成立,要教会领袖坐言起行,带领教会作出改变还是很困难,看来决心与勇气还是少不了。

林:刘秀娴按牧之后,有一天我遇到本地另一华人教会的主任牧师。他对我说:“我很佩服你的勇敢,我也同意你讲的,但我没有勇气在我的教会这样做。我不想引起纷争。”

邱:这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指出了教会对姐妹的关心不够,也没有尽力发挥教会人力的资源。You have to care enough to take the risks——关心,才会愿意冒险!

林:同意。我们看到很多姐妹都会迎头赶上,教会应积极建立她们,帮助她们更好地发挥神交託她们的恩赐与资源。我们教会今年刚庆祝成立32周年,这些年来,神在我们中间兴起了五十多位传道人和宣教士,一大半都是姐妹!

邱:希望你们的榜样也能触动其他的教会。教会应该肯定姐妹,人尽其才;按立女牧师不过是其中的一环,也是值得“冒险”的一步。

林:耶稣说:“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我们希望作一个见证,指出一条可行的路,给众教会作参考。 

邱:贵会教牧同工众多,不乏姐妹成员。其中更有几对是夫妇一同全职牧会,这在华人教会中并不多见。您在带领这些同工的过程里,对姐妹同工的贡献,有什么体会?夫妇一同牧会,要留意什么?

林:华人教会夫妇一同牧会例子很多,不过多是“买一送一”。我个人觉得假如妻子或配偶各方面条件俱备,例如神学训练、恩赐与经验等都能配合教会的需要,就要依照一般聘牧的做法,给予她/他们该事奉岗位的身份、职责和薪津。

固定的薪津不但解决实际生活的需要,从某种意义来说,跟其他同工一样受薪也是身份的肯定,说明她们是正式受聘,且被教会授予职权去履行职责。 不过要聘师母成为正式牧会同工,也要通过一些客观的审核:第一,教会有需要吗?第二,师母有清楚的传道呼召吗?第三,师母是否有该职份所需要的恩赐与能力?

至于薪津方面,我们当初是参考一个很有公信力的传福音机构的做法,就是除了提供房屋津贴及医疗保险外,一同牧会的夫妇可领1.5(一份半)的薪津。目前我们有三对这样的夫妇,在事工问责方面,虽然在工作上丈夫是上司,但他们的师母在每年的工作评估,用费的支付和报账,取假等都直接向我负责,而我的师母则直接由人事部负责。财政问题特别要小心,教会多年来都有内部彼此查账的机制,就是国、粤、英三个堂会的核数师审核彼此的账目,而财政报告也是透明的。 

这些客观的机制很重要,可以避免偏私及流言,免得同工或教会受伤害。目前我们的运作还算顺利。

邱:很欣赏贵会对师母的肯定,林师母在这方面曾提出很有建设性的建议,我们在丰荣团契的网页都曾刊载她的文章 (“金鱼缸里也自在”、七种类型的师母等)。

林:很多人对师母的期盼都很单一,我的师母在《七种类型师母》中指出每个师母都是独特的,各有不同的才干、恩赐、个性特质与历练,她们如何成为牧师的好伙伴,具体到每对夫妇不一样,教会要给予更多的启发与肯定。

邱:华人神学院不乏女学生,但她们毕业之后教会却限制她们的事奉,特别在教导、讲道和领导方面。你对这矛盾的现象有何评价?神学院和教会需要作什么调整吗?

林:你会发现神学院有不少女教授,宣教工场的女宣教士也很多,唯独教会里女传道或女牧师却非常稀落。主观的因素之外,我相信也有客观的因素:美国一半以上的华人教会人数在一百人以下,只能请一个传道人,通常都是请男传道或牧师,这样就可以“买一送一”。而女传道的职责受限制,谁会聘请既不可以讲道、教导与领导,也不可以施浸、主持圣餐的女传道?再加上女传道一旦结婚,往往必须选择以家庭责任为优先,这也是教会聘牧的考虑。那些有能力多请一位传道的教会,就有可能请一位女传道来负责主日学、青少年事工等。这些主观和客观的因素都存在。

邱:谢谢林牧师坦诚而周全的分享,使我们获益良多。   


相关阅读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