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北美华人宣道会首度按立女牧师——梁碧瑶牧师访问记

北美华人宣道会首度按立女牧师

——梁碧瑶牧师访问记 | 2014年8月13日

编者:北美华人宣道会突破历史传统,于今年(2014)一月廿六日在加拿大温哥华按立两位女牧师:梁碧瑶传道与吴忻传道,开展新的一页。梁牧师曾于一九七九年在加拿大宣道神学院接受训练,卅五年内曾在不同的教会及机构事奉,主要在加拿大数间华人宣道会牧会,负责基督教教育、圣乐、祟拜及行政主任等职务。后来有五年半担任加拿大华宣联会执行干事,连繫四十多间华人宣道会。又曾以宣道会同工身份外借,在温哥华中信中心任事工主任两年,在加拿大世界华福中心任事工主任七年。梁牧师今在温哥华Fraser Lands 宣道会义务担任圣乐及祟拜事工。

记者:恭贺你刚接受按牧,你事奉多年,又蒙神多方面使用,什么因素促使你接受按牧?以前有想过吗?

梁碧瑶牧师梁:北美教会在按立女牧师方面一向落在宣教工场之后。记得一九九六年,香港宣道会首次按立姊妹为牧师,当时我正担任加拿大宣道总会每两年一次的全国大会 (General Assembly) Rules Committee 的副主席。我向会长 Dr. Cook 提起这件事,他曾在拉丁美洲宣教,就以“入乡随俗”为由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有些委员们知道后便说:“海外圣公会按女牧师十五年后,英国总会才跟上去。香港教会到底比较跟时代接轨!”现在数算一下,离香港宣道会按女牧已有十八年了,比圣公会还长一些!

事缘前年(2012年)七月总会经过长时间的研究,终于通过把过去只有男人(Men)可按牧的条例更改,此后男女教牧都可以按牧。去年六月我任校董的Ambrose 大学校长的母亲 Eunice Smith (已八十岁) 成为加拿大宣道会第一位女牧师。

记者:你则是加拿大华人宣道会,不,应是全北美(包括美国)华人宣道会第一位女牧师。

梁:弟兄姊妹都很希奇,大家以为美国最先进,会跑在前面,现在加拿大却走先一步,不过也在香港之后。我个人在讲道或领导方面还算畅顺,无论在白人或华人宣道会,都没有太大的阻力,不过在白人宣道会讲完道常有姊妹跟我说:“你是我们教会第一位女讲员”。我父母从香港来探望我,很不解这种现象,他们在香港常有女宣教士和女传道讲道,见惯不怪!

一九七零年代末我在神学院念书时,曾有白人女同学联合抗议神学院及教会对姊妹事奉的双重标准。女宣教士在宣教工场什么事奉都可以,回到北美却有许多限制。很可惜宗派领导层往往充耳不闻。

记者:直到今天,仍有许多华人教会领袖不同意姊妹按牧,有些人就算没有神学上的障碍,也不愿意站出来为姊妹说话,或成全姊妹,据你观察是什么原因?你是如何克服这障碍?

梁:我是喝宣道会奶水长大的,记得那年我在大学修读音乐,教会诗班指挥弟兄想请我帮忙,却担忧主任牧师不同意。当时教会的风俗是姊妹不可以有任何领导的事奉,什么崇拜主席、团长都不可以。我是初生之犊不畏虎,就跑去请教主任牧师不许姊姊作指挥的原因。他说:“有什么好睇()?肉臂横飞!”哦,原来这是真正的原因,我就跟他说我会穿上诗班袍,这样肉臂肉腿都看不见了。他听后就让我指挥,不但如此,后来我去读神学,他在聚会中为我祷告,而且要我向会众讲几句话。后来我到爱蒙顿宣道会事奉,潘牧师还规定我必须参予讲台的事奉。

记者:作为姊妹,你领导加拿大华联会,担任执行干事,有遇到挑战吗?

梁:当初都是不同教会的牧师义务帮忙华联会工作,后来教会数目渐多,需要正式受薪同工,我就被选上了。我常往美国参加北美华联会,有些美国的男牧师就开玩笑说:“你看,加拿大宣道会多开放,居然请姊妹做执行干事。”有一次,因我从(当时仍是)英属的香港来,老板是女的,他们就开我玩笑,一同起立唱“God saves the queen”(天佑女皇)。挑战是有的,靠着神泰然处之也就释怀了。

记者:有人说,姊妹要有弟兄双倍的能力与表现,才能获得与弟兄一样的事奉机会。不少姊妹有按牧的条件,但都因性别被拒于门外,既可惜也不公。到底按牧的目的与意义是什么?在那一方面可以帮助女教牧的事奉?

梁:我最近收到以前就读的神学院一位男同学致贺的信,他毕业后先做助牧,后来就做主任牧师。他在信中说:“你早就应该被按立,甚至比我更早才是”。事实上,按牧是教会对姊妹蒙召与事奉的肯定,是理所当然的。按了牧,姊妹事奉的空间就更广阔,如施洗、主持圣餐及婚丧礼等牧者的责任就都不须避讳了。

记者:是啊,很多教会只请一个传道人,姊妹不能按牧,角色与工作就受限制,神学院毕业后就很难找到教会的事奉岗位。

梁:按不按牧有时也带来地位与薪酬的差别。我刚从香港回来,听闻那边有些教会不为传道人按牧,因为按了牧薪酬就要高些,北美这边就没有这问题,但对姊妹事奉仍有许多的规限,说穿了就是把传统当真理,有时是教会领袖对某些经文的诠释不能取得共识。

记者:有些姊妹对这种情况甚感气馁,甚至想放弃教会,她们说:“教会既然不看重我们,为何还要效忠于教会呢?”你会如何鼓励她们?

梁:尽量了解教会不按女牧师的真正原因和情结是什么,例如有些怕处理不好而导致教会分裂;另一些因教会事务忙,而女教牧自己也没有按牧的要求,就有意无意地把这件事搁置了。

记者:避免教会分裂是对的,可是教会在其他事情上,有三分之二通过就立案了,唯独姊妹按牧的事,只要有一、两个人的反对声音,领袖就放弃了,是否也太过一点?

梁:要以智慧处理,避免对抗或正面冲突,消极逃避也不是办法。多伦多士嘉堡浸信会黎惠康主任牧师用了三年时间,带领会众查考圣经,认真去看待这问题,结果教会通过按立了黄学龄牧师。

记者:听说后来多伦多华基教会的领袖也是如此,且按立了六位女牧师。现在温哥华宣道会也开放了,看来还是加拿大华人教会比美国教会更珍惜姊妹的人才资源。

梁:姊妹自己也有责任,我们可以谦卑诚恳的要求教会探讨为何不按立姊妹,鼓励领袖一同就此问题研究圣经,甚至让他们看见按立女牧师对教会有好处。

记者:女教牧平时的为人与事奉也很重要,请分享最令你事奉得力的一、两个因素。

梁:对我个人来说,存感恩的心,享受与神与人同工的喜乐很重要。记得我离开其中一个教会时,主任牧师在话别会中形容我“清心事奉主”,我常以此提醒自己。

注:“好睇”是广东话,即“好看”的意思。

编者按:姊妹在教会角色的问题,廿七位白人福音派教会领袖(包括Willow Creek柳溪教会创办人Bill Hybel 夫妇)异口同声见証:“我改变了!”这是福音派领袖对女性角色的再思见証集,请点击这里阅读

 

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