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与弟兄同领同导的主任牧师——任敏儿牧师访问记

与弟兄同领同导的主任牧师

——任敏儿牧师访问记

编者:任敏儿牧师(左图前排,中)曾在香港宣道会沙田堂牧会十八年,包括三年担任主任牧师。沙宣是本会蔡婉玲宣教士的母会,在柬埔寨事工上是我们的亲密战友,忠心的支持者。除了牧职,任牧师曾在辅导中心及神学院事奉。丈夫非常支持她的事奉,可惜在2007年因癌症离世,大女儿现在澳洲的大学任教,女婿是传道人;小儿子则在香港的中学任教,与她同住。任牧师去年卸任,且荣升外婆,并于今年往澳洲帮忙照顾外孙,一方面预备自己进入人生下半场新的路向。

 

记者任牧师,请与我们分享你在牧会中的笑与泪,回顾中最快乐的是什么事?最令你伤痛的又是什么事?

:“最快乐的是看见神在个别弟兄姊妹生命中奇妙的作为:如在辅导室中见证自怜自怨的人如何因神的爱得到医治,成为忠心的宣教士;曾有接受我辅导的人不辞而别,多年后邀请我见证她的洗礼;又例如看见弟兄姊妹愈来愈意识神同在的真实,灵命有转机。教会扩堂时,众人能够同心等候,有美好的见证,我感到十分欣慰。我深深体会,不是我贡献了什么,而是神给我机会有份于祂的工作。

牧会中最使我伤痛的是人的顽梗愚昧(包括我自己),对神的慈爱与信实毫无感恩之心,常困于自我的牢笼里,既伤害别人,更令父神伤心”。

记者作为一个大教会的主任牧师,你觉得最具挑战性的责任是什么?你如何刻画主任牧师的职责?如何得到同工的信任,信服你的带领?

:“教会群体的异象是神所赐的,但传递异象、践信于行则是人的责任。作为主任牧师,我觉得这是最具挑战性的责任。主任牧师常要面对大小的决定,如何判断事情的缓急轻重,到底要自行拍板,抑或与众同工、众执事,甚或全体会众商议,主任牧师都必须负责。能够与同工商议,乃建基于互信。我不能只躲在文件堆和办公室里,必须花时间与同工、执事及会众建立关系,了解他们的需要,成全他们。主任牧师可按自己的恩赐发挥,无论是讨论事工,讲坛教导,或个别关心,都在建立互信。最重要的是,主任牧师不是总裁,是牧者。建立关系必须出自真诚的关怀,而且引领大家寻求神的心意,一同来顺服祂的带领。

得到同工与执事的信任很重要,这样才能够彼此同心,一同操练寻求神、等候祂的带领,这样教会就能建立在稳固的基础上。作为领袖,我自觉极其有限,愿向同工执事敞开自己,分享自己的领受和限制,让他们补我的不足;同时也为他们每一位祷告,把握机会,鼓励他们成长”。

记者许多姊妹都不敢想像自己会担当你所担任的角色,你自己又是如何走上这条路?

:“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当时主任牧师表示他要在六十岁换位,不再承担行政工作,专注教导,并提出由我来接棒,我惊讶不已。还有三年,我也六十岁了啊。后来想一想,假若神给我的牧养恩赐能在黄金岁月有更大的发挥,可以祝福教会,我又为何推却呢?加上另一位可以接棒的同工还未准备好,我终于接受了这个挑战。不过有时仍会担忧:我会负累教会吗?在祷告中神对我说:‘我拣选你的时候已经认识你,教会属于我,我会负责。起来接棒,这是我为你预备的一个新学习。’于是我就答应了”。

记者从你的经验你觉得弟兄与姊妹担任主任牧师,在领导方式与风格上会有不同吗?会友对他们的期待会有不同吗?

任:“按我的经验,关键不在性别。不同的理念、气质、性格和恩赐决定了领导方式与风格。会友会根据他们自身的需要,及对领袖的认识而有不同的期望”。

记者香港的教会已经很接纳姊妹担任领导,但很久以前不是这样,据你观察什么因素促成这种改变?在你的经验里,姊妹与弟兄同领同导,对教会有什么好处?

任:“香港社会总是跟着欧美的文化走,但香港的教会在这方面无疑走在北美教会的前头。我认为女性在教会的地位,很在乎堂会中男性的成熟程度。在基督里成长的弟兄,能够醒悟世界在处理两性关系方面是很扭曲的,因此刻意以创造主的眼光来看男与女,敢于承认自己的强与弱,也能接纳姊妹的强与弱,而且愿意学习一起事奉。当然,姊妹也需要同样的醒悟,才不会自贬自限。

“一般而言,教会总是男少女多,从实际的角度看,姊妹与弟兄同领同导,教会的人力资源岂止倍增。从教会的本质来说,姊妹与弟兄同领同导,群体生活才是完整的,才能体验教会元首的丰盛。在基督里,没有人是次等、多余的”。

记者香港教会在姊妹按牧方面是否已很普遍,你当日接受按牧有没有经过什么内心的挣扎?是否要面对外面一些反对的声音?你是如何走过来。

任:“在这方面香港教会仍然需要成长。香港宣道会经过长时间的讨论,通过了按立女牧师。我在2004年被按立时,宣道会已经有好几位女牧师。由于沙田堂主任牧师一向的教导与培育,我按牧时会友中间并没有反对的声音。倒是当我担任主任牧师之后,才发现原来有同工反对姊妹按牧。

我接受按立时的挣扎,跟我是女性没有什么关系。在我牧会十多年的经历里,与弟兄姊妹共事,对男女不同的待遇,也曾适应了一段时间,渐渐学会了如何在男牧师群中与他们相处”。

记者北美华人教会在姊妹担任领导及按牧的事上,比香港教会至少落后廿年,你对北美女教牧有何勉励的话?

任:“不止北美教会,澳洲甚至香港,有些教会仍然有重男轻女的陋习。我为基督的教会祷告,但愿我们内在的人刚强,植根于祂的爱,不论男女,能够早日与众圣徒体验基督大爱的长阔高深,让上主的丰盛得以充满祂的教会。

为北美的女牧者,我求圣灵让你们常常经历父神的疼爱,体会自己不仅是被拣选的仆人,更是父神的宝贝女儿。但愿我们不要效法世界,自在地活出父神赐给我们每一个人的独特之处,让周围的人看见,就相信创造主的美善。人生的目标不是要争取男人的尊重,乃是让男人女人因为敬畏和爱慕父神,都珍惜自己被造的身份”。

记者你刚从牧会的重任退下来,六十岁就退休,是否内心还有一些"未圆的梦",希望能在你的黄金岁月来完成?

任:“我决定退休,一方面要把带领教会的责任交棒给年轻的一代,一方面希望能更专注培育刚踏入工场的传道人。为了减轻教会的经济负担,日后希望以义工身份服侍教会。我相信神在我生命中有美好的计划,只要是祂的吩咐,我都乐意回应”。

相关阅读:

Share |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