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韩国之行             

韩国之行

Vivian Lam 作者: 林张吉莉


汉城中华基督教教会

一年前,从首尔的汉城教会(下简称母会),寄来有关母会一百周年纪念一系列庆典活动的资料,并邀请海外韩华(韩国华侨)弟兄姊妹到时能齐聚一堂,感恩纪念神在历史中的作为。刹时,怀旧情绪此起彼落的荡漾着,毕竟离开首尔已30多年了,只是手中的大小事务,怎样安排才能抽身出游呢?还是外子精明,为我先订好机票,一下子就平服了我犹豫不决的挣扎。就这样,时候到了,我踏上了回韩的旅程。

此程,尤其对周详策划母会一百周年庆典活动的大会同工,深感敬佩。活动先追述来华宣教的历史过程,再以叙述韩华教会的发展历史拉开纪念的帷幕。由西方女宣教士开创建立,在南韩存留至今的仍有七间,以首尔的汉城教会规模最大。


天主教切头山殉道圣地

接着,因两天韩国圣地之旅的安排,我们走访了“杨花津外国宣教士墓园”和“韩国基督教殉道者纪念馆 ”。望着数不清的大小墓碑碑文、纪念文,我默悼先贤为主尽忠的脚踪,深受感动。这批神国的精英——“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一生为韩国的医学、教育及宣道事工,做出无比的贡献;而所兴建的医院、大学、教会,至今仍造福着世人社群,成为他们今生辛劳奔波、老死异乡的最大报酬。另一难忘的场景是一家庭墓园,葬有祖孙传教士三代,祖父的心志未遂,儿子继续,再由孙子承接,多美好的见证!这天国的大业值得祖孙三代为之生、为之死。


汝矣岛纯福音教会

上“天主教切头山殉道圣地”时,我尝试体会殉道者的心境,那是看到“天开了,人子站在神的右边 ”(徒七55-56)天上的一幕?还是“即或不然…… ”(但三18)置生死于度外的坚定信心?我不由自问:他们所看见的、所拥有的,我掌握了吗?

走访汝矣岛纯福音教会时,我追昔的情怀被拉回了现实。远远望去,一幢幢高楼的建筑群说明了其事工的庞大;最显眼的是圆形聚会的会址,每周十数个层次的聚会,会址扩了又扩,在全球拥有70多万会众,为世界最大的教会。我听着领队的介绍,思潮起伏:多年来欧美教会跌入人数滑落、事工衰退的光景,而这超“Mega”的教会又带给这世代的教会什麽样的冲激呢?


状形祷告的手的建筑物

韩国近年来有大批大陆民工拥入,也为教会带来传福音的契机。可惜,华人教会参与的程度,远远不及韩国的教会——费财费力,甚至,每主日包大巴士接送民工聚会、聚餐,外加平时对民工私人的服务(跑医院、跑移民厅、当翻译等);我还听闻,有华人教会因对民工事工各持己见(不愿付出)而分裂。然而韩人教会却不自私、不问付出地同心同工,向异族宣教,不少教会因此越来越兴旺。

我们一行三人,有心走访一间南部的华人教会,从它宽敞的建筑物,每层楼的间隔,可看出昔日建堂者的用心,以及教会曾兴旺的痕迹。可惜,因人事的纷争,又缺乏长久委身的牧者的牧养,教会分裂又分裂,主日崇拜就像“小”组聚会,除了几位中年人,没有儿童、青少年活泼的身影,只有窒息的沉闷,建筑物多处缺乏保养又失修,教会落入此情此景,令人惋惜。


韩式古老住屋及街道

听一位未信主、在大学教书的友人谈起,这被认为基督徒增长比例最高、基督教最兴旺的国家,就有人看准“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 ”,牧者以建教会来投资,等教会发展到某程度,就可叫价出卖,就像卖一餐馆般,条件越优越(像地段好,基本会员的人数多寡等等),价码就越高。以此营利,令人不可思议!

有机会与当地的韩华交谈,更听出他们的悲情。韩华的身份,常有次等公民的尴尬,所持护照,与中华民国公民的不同,相应也带来不同等的待遇;在韩国,他们又被归类为外侨,受制于经济的措施与硬性法律的规定。这也是韩华由早期40,000人,递减至16, 000 人的原因。这样移民人数减少的结果,促使信徒人数也骤减,再加上聘牧的困难,成为韩华教会一直不能像韩国教会一样蓬勃发展,近年更有韩华加入韩国教会的走势。


立在韩国基督教殉道者纪念舘的碑文

可喜的是,随着时代的需要,神兴起忠心的同工,如汉城教会的主任牧师刘传明牧师、师母,牧养照顾神的家,多年如一日。鑑于教会少有与韩国教会互动的机会,刘牧师为热爱华人、献身向中国宣教的韩国弟兄姊妹成立了“中国福音宣教会”(C.M.I.),以期与当地的韩国教会联袂迈向对中国宣教的使命,为教会的未来奠定新事工的方向。

这次韩国之旅,为时很短,所见所闻也很有限;但在我内心激起的思潮,久久不能平息。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