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中国宣教史上的传奇女将

中国宣教史上的传奇女将

文/刘秀娴 | 2017年3月28日

前言

二十几年前,我们开始着手研究圣经中女性在神子民信心旅程上的贡献,并将研究的结果刊登在1997年出版的《还我伊甸的丰荣》和2012年出版的《基督的先姆》二书中。在2016年基督丰荣团契15周年的特别庆典,我们开始了另一个课题研究——中国宣教史上的传奇女将,以记录女性在中国教会神子民信心旅程上的贡献。

《还我伊甸的丰荣》

首先入选的三位女性中,第一位是格蕾蒂斯·艾伟德。她是英国一位单身家庭女佣,只身跨越重洋来到中国传扬福音,同时神使用她执行解放女子缠足的国家法令,且从日战危难中拯救了100名孤儿的性命。

第二位是唐诺蒂娜·金美伦。她是曾两次放弃婚姻选择来与黑暗势力抗争的愤怒天使。她在三藩市中国城抢救的女奴有几千人之多。

第三位是余慈度。这位中国人的医生为了全心事奉神而放弃了结婚的选择,之后成为了一名大有能力的奋兴布道家。她的讲道感动并激励了许多人献身服事主,其中包括日后建立“小群教会”的倪柝声,而他所建立的教会直至今日都禁止女人讲道或当教会领导。

神在创世之初,就赋予女性尊贵的身份与伟大的使命。圣经及中国宣教史上妇女卓越的贡献,不断重复着一个事实,那就是貌似弱小的女性却足以成为上帝手中的器皿,将弯曲悖谬的世界翻转归向神,在基督国度中不断地书写传奇。基督丰荣团契承载天父在创世之初的托付,致力于重塑女性原有的丰荣,也就是我们开始研究这一课题的目的所在。

格蕾蒂斯·艾伟德(Gladys Aylward)——勇于为神成就大事的小女子

格蕾蒂斯·艾伟德(Gladys Aylward)生于1902年的格蕾蒂斯·艾伟德成长在伦敦的一个基层家庭,父母亲都是基督徒。她从早年就开始当家庭女佣。

青少年时代信主后,她从书中发现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从来都没有听过耶稣。当读到创世纪12章亚伯拉罕离开本族本家的呼召时,艾伟德受到感动而决定前往陌生的中国传扬福音。

1932年内地会因她教育水准低而拒绝了她加入差会的申请。之后,艾伟德将她全部积蓄拿出来,买了一张去中国的单程火车票,毅然踏上了经过西伯利亚前往山西阳城的旅程。她与当地的另一位宣教士劳森夫人一起经营一家接待骡马客商、晚上传福音的小客栈。

同年年底,劳森夫人过世,艾伟德继续经营客栈。几周之后,她被任命为督巡,执行解放妇女缠足的国家法令。她借此得以周游各村、逐家探访传扬福音及神给男女“天足”的旨意。

1938年,日军侵华,艾伟德带着100名孤儿,翻山越岭用了27天的时间逃到位于西安蒋介石夫人所办的孤儿院。当孩子们安全抵达后,艾伟德累倒了。

1948年艾伟德回英国养病,10年后被拒绝再入境中国大陆而定居台湾,并创办了一家孤儿院,直到她1970年过世。

Aylward, Gladys, as told to Christine Hunter. Gladys Aylward The Little Woman. Moody Press 1970.

唐诺蒂娜·金美伦(Donaldina Cameron)——抗胜黑暗权势的愤怒天使

唐诺蒂娜·金美伦(Donaldina Cameron)苏格兰裔的唐诺蒂娜1869年生于新西兰,两岁时随全家搬到美国,定居于三藩市东南150英里。

唐诺蒂娜受感于好友的母亲柯柏森夫人在三藩市中国城救助并安置女奴到宣教所的经历,在1895年往此宣教所服事了一年的时间。

由于美国淘金热期大批华人男士到了加州,而1882年排华法案通过之后,美籍华人妻儿被拒绝入境,使得男女比例高达2000比1。因此从中国以非法途径偷渡年轻女子到美国作妻子、娼妓或家佣女奴成为热门生意。唐诺蒂娜在宣教所救助妇女并带领突袭妓院行动。一年下来,她决定留下服事,并很快开始主管宣教所的工作。

唐诺蒂娜冒着生命危险与中国城内的黑帮较量,从他们手中救助被卖女子。在教会和民间组织的支持之下,她努力推动律师和立法委员制定修正法案。在唐诺蒂娜的影响之下,数千名女子得救助,且在40年后,“黄皮肤奴隶交易”最终被取缔。

唐诺蒂娜被亲切地称作“老母”,对宣教所内的女子全人关顾,其中许多位日后成为宣教所的领袖。

1942年,75岁的唐诺蒂娜出席了位于三藩市920 Sacramental St.的宣教所命名“唐诺蒂娜金美伦堂” (Donaldina Cameron House)典礼之后退休,直至1968年过世,享年99岁。

Martin, Mildred Crowl. Chinatown’s Angry Angel: the Story of Donaldina Cameron. Pacific Books 1977.

余慈度(Dora Yu)——二十世纪中国教会复兴的先驱

Dora Yu 余慈度余慈度于1873年生于中国杭州一个军医家庭,她父亲后来成为一间乡村教会的牧师。

在她从医学院毕业之前,余慈度经历了四个危机:父母亡故,解除订婚承诺以服事神,认罪,追求世俗的诱惑。对于这最后危机,余慈度认为自己在刚毕业时失败了,因为1897年在没有认真寻求神旨意的情况下与一位宣教士去韩国宣教,而正在工作果实累累的时候,她陷入了忧郁症与病患中。余慈度为1901年回国的呼召与神大大摔跤,直至1903年才返回上海,开始带领本地性属灵奋兴的聚会,那时正值中国第一波属灵复兴大潮的尾声。

被神对付后,余慈度于1908年再次回应神的呼召,投身并带领了第三波全国性属灵复兴的大潮。她的讲道感动并激励了一批包括倪柝声与他的母亲、及其他后来对中国基督徒领袖影响极大的男女奋兴布道家。

余慈度是1924年在中国发起的“环球复兴祷告运动”各国领袖中唯一的中国人;她也是著名的英国“开西大会”(Keswick Convention)历来主要讲员中唯一的华人。她是1927年的讲员。

余慈度尽其一生活出自己所传讲的信息:认真对付罪,完全降服主,靠主成圣,过圣灵充满的生活。她于1931年安息主怀。

吴秀良着。《余慈度:二十世纪中国教会复兴的先驱》。比逊河出版社,2000年。

相关阅读

 

 

Share |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