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成長、人際  守一個四旬期(Lent)的季節       

守一個四旬期(Lent)的季節

文/莫非

「守」一段特別的時間,像守一個季節,守一個紀念主耶穌走過的路和發生奇蹟的季節。

人通常預備過聖誕節需要多少時間?一個半月到兩個月?那我們又用多少的時間,來預備受難節或復活節?

對聖誕節,耶穌的降臨紀念,人們的期待是配合著商店里的聖誕音樂、為親人買的禮物、發送的聖誕卡片、家中聖誕樹或彩燈的裝飾,以及教會裡的聖誕慶祝聚會。那麼,對耶穌的受難和復活呢?我們是否曾作些什麼來預備自己的心?教會裡是否還有為受難節、復活節準備的特別活動?我們是否還會「過」受難節和復活節?

過去母會是福音教派,遇上受難日,也就是星期五晚上,還會趕去教會參加受難禮拜的活動。復活節,也會在當天主日詩歌、講道內容有所配合、慶祝。但不記得年年如此。也許是教會辦了活動,受難日時我們因事無法參加。無法參加,自然也和心中對這日子是否看重有關。

不知覺間多少年過去了,忽然感覺自己好似不再過受難節,也不再有受難節的記憶。對復活節反而落下了這樣的回憶,當天教會的詩歌或講道,很可能完全沒有提到主耶穌的復活。或者,只是主席一開始宣告「今天是復活節」,就算是「過」完這個節日了,真是今非昔比。

早期復原派改革的時候,廢除了許多宗教里腐化、走偏的部分。儀式,自然也隨之被廢除或淡化了。但有些教派還會守受難日前的四旬期。現在不知其他教會是否還比照遵守?不妨想想,所有儀式都有它當初成立的原因,背後想必也有其想要透過儀式來傳承的精神和屬靈意義。我曾是天主教徒,小時候對受難日和復活節的印象,是齋戒四十日,從聖灰日(Ash Wednesday)開始,一路到復活節四十天(不算六個主日)。這段時間要望很多彌撒,同時聖灰日和聖週內的星期五特別要守大齋,就是不吃肉(小孩例外)。而且一天內只吃一頓飽餐,早晚兩頓則輕食。

到了受難日,呵,可不得了,要有「拜苦路」的儀式。跟著神父在教堂內不同的耶穌受難的路程畫像或標記前,一個個紀念禱告,拜過去。教堂內的色彩和神父的袍子,也以紫色為主。到了復活節則是慶典,主耶穌復活!換成喜慶的紅色。

那時年紀小,這些自然都是跟著大人「小和尚唸經」,有口無心。也因那時未成年,守大齋(不吃肉)也輪不到我。只是印象中有這麼一段紀念主耶穌受難和復活的儀式。

後來受洗成為基督徒。多年後想起,感覺「守」一段特別的時間,像守一個季節,守一個紀念主耶穌走過的路和發生奇蹟的季節,豈不意義深厚?

在這個季節裏,照理來說需要禁食(守齋)、默想、懺悔、禱告和克己。透過一段屬靈操練後,揭露阻攔自己走向神的內在意念,和平時不自覺的惡習。

四十天,是一段相當充裕的時間,來省察自我的罪和作靈里的調整。這是比照耶穌在進入服事前的曠野四十天,也是類比以色列進迦南地之前的四十年曠野漂流。在這一段時間里作禁食禱告,可能比其他時候更有意義。

生活的韻律暫時脫離了正軌,一些沒有滿足的渴望透過飢餓和生活的低調而浮出。而禁食所說的「食物」,則包括工作、忙碌、娛樂等,任何會屏障我們面對內心曠野的東西,都要停止使用,不拘只是食物的形式。在禁食期間,形同生活在曠野,漸漸會真實地經歷自我的渺小和脆弱,同時也會面對撒但的試探和「野獸」的威脅。

當然, 真正的「野獸」很可能是自己內里的欲望和罪。我們的焦慮、恐懼、埋怨、憤怒; 我們和他人的距離、我們的上癮、未曾化解的傷痛、信心中的懷疑,以及黑暗的秘密,等等。

很多文化都有和灰土有關的故事,披麻蒙灰,代表著哀悼。四旬期的第一天是聖灰日,有些教派的神職人員會在信徒的額上用灰劃上十字,象徵我們要在神面前謙卑悔改。想想,任誰腦門上有這十字灰的標記,都會浮出某種靈里的自覺吧?我們是蒙灰的罪人,像亞當、夏娃一樣是被放逐出伊甸園的罪人,深深地需要耶穌基督為我們上十字架受死的救贖。

神職人員邊畫十字架灰,還邊會說:「記得你是塵土,要回歸塵土。」提醒我們終將面對的「死亡」,進而襯托出復活的盼望有多麼重要。

因此守四旬期,很大一部份就是生活在「灰里」,是在認罪悔改。透過各樣形式的「禁食」,是為了準備我們的靈魂,幫助我們清潔我們的心,準備我們的靈,好預備自己來慶祝復活節。

四旬期的英文Lent,其實也是「春天」的意思。守四旬期好似是期盼春天的來臨。如果說聖誕節,我們要透過聖誕樂曲、聖誕燈、聖誕樹和聖誕卡等等,來幫助我們浸染聖誕節的精神,那麼受難節和復活節,我們也需要作一些什麼特別的準備,來幫助我們的心進入。也許這四十天的飲食可以調整得輕淡樸素些,生活裡少些喧嘩,多些默想和禱告,多些親近神,感謝祂為我們所作的一切。更重要的,把自己的憂慮和煩躁拿到十字架前,在灰里認罪。

讓我們一起放慢腳步,檢視自我,同時也節制平時的一些欲望,來幫助我們更深進入耶穌受難的心情,好麼?

作者簡介:

莫非原名陳惠琬。馬里蘭州立大學會計學士,普渡大學電腦碩士,Fuller神學院MA in Theology2008年與蘇文安牧師攜手共創「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現為創文主任,專為神國推廣文字與文化異象,栽培並牧養文字工人。

曾以《在永世拋擲一個身影》一書獲2012年湯清文藝獎。另有散文曾獲台灣聯合報文學散文獎、梁實秋文學獎、台灣文學獎等。小說曾獲大陸冰心文學獎、台灣中央日報文學獎、論壇報雅歌獎等。著有文字事奉系列《在永世拋擲一個身影》、《美的漂泊、門外的困惑》、《創作,一種屬靈的經歷》三書; 《書蟲落網記》; 姊妹培靈書《向生命的禮物說Yes》; 散文集《擦身而過》、《莫非愛可以如此》等五本。雜文集《愛得聰明,情深路長》等三本。短篇小說集《在愛的邊緣》等五本。錄有《莫非老師單身講座》、《莫非老師婚姻講座》等系列騰訊視頻和喜馬拉雅音頻。

四旬期靈修書籍和網頁

葉美珠牧師提供

  1. Show Me the Way: Daily Lenten Readings by Henri Nouwen
    盧雲一直是眾人喜愛的靈修作者。此書每天一篇讀經靈修,共四十篇,足夠四旬期用。讀者藉著經文與主同行,反省個人的心路歷程。很少作者能像盧雲那樣引導讀者如此深入默想耶穌的受難與復活,並活出基督的生命。
  2. 《40天重新尋得生命泉源--現代齋戒(四旬期)的身心靈操練手冊》
    作者:古倫神父(Anselm Grun),南與北出版社
    古倫神父是德國籍聖本篤的神父,常來台灣分享講靈修,職場及心靈關顧的講座,深受台灣讀者喜愛。教會傳統設立了復活節前的四旬期(LENT),是一個歷時40天的齋期,主要操練內在生命的自由,透過刻意和自願的「禁戒」,配合靈性操練(如默想經文或敬拜讚美),調整對飲食、電視、網絡、購物等癖癮或過度的欲望,從中釋放出來。這操練可以帶來個人及家庭的更新,活出更豐盛的簡樸生活。作者提出具體的操練途徑,非常實際可用。
  3. 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在去年有一篇文章介紹在四旬期可以閱讀的的十本英文書,其中少數有中文譯本,例如《罪與罰》。這是用很創意的方式來過這節期,也許你可以選其中的一本書來滋潤或反省你的靈性。
    The Best Books to Read for Lent (That You Won't Find in a Christian Bookstore)   
  4. 靈修網站: 提供四旬期間每天的靈修內容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靈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