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段,面向太阳 

主页  信仰文學--散文  人生中段

Wenping Li 作者:李文屏

人生中段到来的时候,通常自己还不觉得,是一些事、一些人在不经意间做了什么,于是才突然得到了提醒,恍然大悟,原来人生已经到了另一阶段。

几年前,家兄不知道从哪里挖掘出我的一张“青春”照来,十六岁,高中还没有毕业,一看觉得好稚嫩。能够看出稚嫩,说明自己的眼光真的开始“老”了,我便突然真正意识到了自己的年龄——虽然曾经以为自己意识到过,但那多半是理性上的概念,并没有沉潜到意识深处。

接到照片的那天我行走在异国的路上,看我那如同花朵一样的女儿们在上小学的途中欣赏路边的花朵,心中有些感叹起来——淡淡的。然后回到家中就合成了一张图,将自己16岁的照片、女儿看花的照片和一张骆驼在沙漠跋涉的图片整合在一起,作为自己对青春的纪念。我的黑白的旧照已经成了黑白的回忆了,花季已过,千山已过,生命的主已经用他从容不迫的手指将生活翻到了新的一页。

漂泊十几年后的今天,跟隔绝很久的国内同学、朋友有了些联系,也就真的跟流逝的岁月联系上了,心中颇有珍贵的感觉。蓦然回首那些岁月,不仅有它独特的一份傻、一份涩,还有它特别的一份痛、一份愁、一份欢喜和一份桀骜不驯。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流淌在我的血脉中——但是温和了许多,成熟了许多,因此也就醇香起来。这,大概就叫做“发酵”吧。如果人生是酒,没有这个过程,也就没有了人生中段的酒香。

当年的照片已经是今天的珍贵“文物”了,只可惜这样的“文物”存留太少。而今天,相机虽常常挂在手上,不过却总是照孩子,照风景,照一些有趣的生活片段,就是没太想到要照自己。这或许就是人生中段的特点吧,“我”字淡了,小了,全化在家内的小世界和家外的大世界里。人生中段似乎就是这么一个开阔的阶段,充实的阶段,也是真正“造就和建设”的阶段。

人生中段也是一个回归朴实的阶段,年少时奔突的激情已经纳入了河道,在长空中任意飞翔的翅也已经变成了踏实踩地的脚。

人生中段就是这样一个奇异的阶段。这个时候,人不再年轻,却未老去,就如美国歌手兼动物利益保护活动家戴丝(Doris Days)所说:“中年年轻却没有年轻的浮华,年老却又没有年老的腐化。”人生中段,光阴在这里重叠,岁月在这里汇聚,人生便因此在这里丰富起来,仿佛海洋中的冷暖洋流交汇的地方,生命的活动格外丰盛。

人生中段也是真正开阔的阶段,许多的事情都经历了,许多的奥秘也都有所懂得;几番上穷碧落下黄泉之后,灵魂知道了自己在造物主那里的归宿,生命脱去虚幻的华袍而回到朴实的本真,于是对悲伤、痛苦有了担待,对苦涩、幻灭也都负起了责任,对喜悦、情份更是懂得了珍藏,少了怨天,少了尤人,实实在在地去生活,实实在在地去爱,实实在在地去感恩,实实在在地去继往与开来,也实实在在地学习让生命由生命之主来牵引,因而心情也常常可以到达云层之上,直接面向太阳。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