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圣经神启、两性故事  男人特权和女性挑战

男人特权和女性挑战

——电影《NASA无名英雄》观后感

Eddie Chiu 文/赵汝维(Eddie Chiu)| 2019年8月28日

2019年暑假,我在飞机上看了一部电影《Hidden Figures》,中文译名是《NASA无名英雄》。NASA是“美国航空航天局”的英文缩写,也称为“美国太空总署”。

该影片描述了三位美国黑人女性在60年代的奋斗故事。当时,美国一些州实施种族隔离政策,主角凯瑟琳·强森(Katherine Johnson)是名数学天才,18岁便大学毕业,其后争取进入了研究院。她的教授虽然知道她才华横溢,但无奈并坦诚地对她说,因为她是黑人女性,是否能找到适合的工作,还要靠她的运气。

一次,美国太空总署招募校数员,她以大大超出招募资格的学历取得了这个职位。当时的太空总署是白人男性权威至上。在工作环境中,凯瑟琳形容自己只是一部计算机,自嘲是一部“穿上裙子的计算机”。工作单位的厕所、饮水机及咖啡机都是白人专用,每天凯瑟琳有需要时, 便要跑到办公室几百米外的厕所。她为人尽忠职守,如厕时还拿一大叠数据来阅读,但白人男同事不单没有理会她的基本需要,还以为她偷懒,擅离职守。

一次,凯瑟琳成功破解了一个太空船着陆的数学难题,众人才开始对他刮目相看。可惜这只是昙花一现,当计划完成后,课题小组便把她辞退,要她回到“穿裙子的计算机”的位置。凯瑟琳最终如何成为NASA的无名英雄,在此不做剧透。不过所谓“无名”,不是指谦虚不彰显功绩,而是女性在不公平的欺压下,她们卓越的成就被忽视及埋藏。

昔日凯瑟琳和她的两位黑人朋友所面对的情况,今日很多女性也在同样经历;尤其在发展中国家,女性的尊严和基本生活需要都被践踏。在美国,生子顺利或接受教育,不被性侵及能自由恋爱都是基本人权及福利, 但这些一切对于生活在贫穷国家的女性来说痴人梦想,若然成真, 便是极大福分。

例如,在撒哈拉以南非洲 Sub-Sabaran,女性在生子中的死亡率是全球平均死亡率的两倍以上(www.UNICEF.org, 2015);在富裕国家中的女性生产死亡率是1:3300,但在贫穷国家则是1:41。世界卫生组织说,99%的死亡个桉是可以预防及避免的。

在全球有大约7亿8千6百万人没有正式接受过教育,其中女性佔了三分之二 (www.unwomen.org, 2019)。柬埔寨在农村的女性接近五成未受教育。联合国硏究发现教育与收入、健康及性暴力有密切关系。每一年的小学教育增加个人10-20%的收入。在拉丁美洲国家,未受过教育的女性死亡率是受过中学教育女性的三倍,因为她们要超时工作,没时间求医,更不懂得运用医疗资源。

巴基斯坦的一项研究发现,当学校离家的距离缩减半公里,学生入学的人数便增加20%,所以在贫穷地区兴建学校是刻不容缓的。“基督丰荣团契”在柬埔寨兴建学校,给当地贫穷的女孩子入读提供机会,现在更正在兴建一所中学,不但让贫穷的女孩们从小接受教育,进而提升她们的工作能力及生活质素,甚至可以把她们从欺压不公的制度下释放出来。

自古以来,女性在男权社会中受到各种虐待屡见不鲜,在秘鲁有大约60%的农村妇女遭到家暴,但只有5%愿意求助。在拉丁美洲,年轻学生常常受到教师性侵,例如,37%的厄瓜多尔女中学生曾被教师性侵,老师常用成绩分数来威胁她们。在巴基斯坦的旁则普省(Punjab),有一位18岁的少女Saba Meqsood,因违背父母意愿, 自己选择结婚对象,结果被父亲及叔叔枪击,然后被扔进河中。在冰冻的污水中,她挣扎求存,最后游回岸边。她们的故事后来拍成了电影 (A Girl in the River-The Price of Forgiveness, 2015),此影片获得2016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

在巴基斯坦及其他男权社会中,女性被视为一种属于父亲或丈夫的货物,没有自主权,倘若不服从男性权威,便要面对惩罚甚至“荣誉杀害”(Honor Killing)。在2016年的厄瓜多尔,便有37%的妇女死于荣誉杀害,平均差不多每天一个 (The Guardian June 6, 2016)。

以上Saba的遭遇,特别在亚裔的“过埠新娘”(International or Mail-order Brides)中间常见。寻找一个富裕的美国丈夫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女性的渴求,她们很多时候是通过互联网站、中介公司或亲戚朋友来认识未来的丈夫,一般知道未来丈夫背景不多。她们很快便用未婚妻签证来美,没有得到永久绿卡前,需要靠丈夫来继续担保申请移民,很多时候,一些丈夫便籍此威胁太太,要她们做她们不愿意做的事,例如把太太当作性欲发洩的工具,不让她读书、去教会或认识新朋友,甚至对她拳打脚踢。90年代震撼一时的18岁菲律宾女孩,被她50多岁的退伍军人丈夫所杀,并扔进河中。原来这丈夫也谋杀了他的第二任妻子——一位从韩国过来的过埠新娘,并同样把她扔进湖中。家暴在过埠新娘中经常发生。她们有从中国、越南、柬埔寨嫁来美国的,也有不少从东南亚国家嫁去中国。

上帝造人先造男后造女,这是一种受造秩序,男女各具天职。男不足女弥补,女不足男支持;但是女性在过去及现在所面对的不公待遇,真是数不胜数,这篇文章只是略提一二。

再谈回《NASA无名英雄》这部电影,主角凯瑟琳成功故事的背后,也反映出男性对黑人女性受欺压如何作出反应。影片中,有些男人只跟从当时的社会意识形态及刻板模式去对待女性。凯瑟琳第一天上班,一位白人男同事便以为她是清洁工人;男同事都反对她参加会议,认为决策权利是属于白人男性的。另一方面,影片中也突出一些白人男性不一样的态度。在凯瑟琳居住的维吉利亚州,黑人女性只可以念完初中,但她的老师为她争取机会进入高中及大学;另外,凯瑟琳的白人上司,并没有因为她的肤色及性别看低她,还打破一些社会歧视的规范,用大锤除下厕所上白人专用的牌子,更破天荒让凯瑟琳进入会议室,给她发言机会,一同商议如何解决太空船着陆的难题。

每个人都是照上帝的样式所造,富有上帝的形象及人的尊严。当太空人John Glenn去到太空基地,跟白人职员握手之后,便主动去到黑人妇女那边打招呼,知道无论什么种族及性别,都是他的团队。

《NASA无名英雄》在2017年得到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我再次为你推荐,特别鼓励男士们去看。这套电影是我的女儿推荐的,感谢她的心意,让我对男人的特权有多一些反省。

赵汝维(Eddie Chiu),临床心理学家,大学教授,圣言讲道研经学院客座讲师。

 

Share |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