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女性与教会  回应鲍维均牧师“妇女按牧的再思”

回应鲍维均牧师“妇女按牧的再思”

文/曾丽珍   

笔者有幸出席鲍维均牧师于今年一月二日在香港播道会港福堂主讲的“妇女按牧的再思”聚会

感谢神给弟兄姐妹一场如此精闢、有洞悉、有权威的专题教导,我是在回香港探亲时偶而知道的。这个题目一向有很多争议,却未曾听过鲍牧师公开以专题探讨发表。我一向欣赏他的神学研究以及圣经教导,这次当然不会错过,虽然我不太同意妇女按牧。

想不到,聚会开头只三分钟,我那没经过深思的看法一下子就被击破。鲍牧师说:“若一个小男孩说他长大后想做牧师,大人们都会称赞他。但如果这句话出自一个小女孩,就会有人说她想出风头。”

那几句开场白,对我真是当头棒喝!不错,那就是我,我就会这样反应。最笑话的是,在讲座前两天,我与一位好朋友见面,她是一位资深女传道,在讲道、专题教导和个人辅导方面都非常出色。我们谈到妇女按牧的问题,她说她不在乎了,因为她的好友牧师兼上司说过,如果她按牧,就割不再与她做朋友。我说她够道义阿,为朋友两胁插刀。她问我为何不同意妇女按牧? 我的答桉很简单:不习惯!我印象中的牧师是穿整齐西装结领带的,而且多是中年的,微胖的。所以,甚至今天当我见到一些样貌英俊又年轻的男牧师,我都要慢慢接受,何况是女人?我对好朋友加了一句: “有没有牧师衔头你都一样出色,无须争权”!

鲍牧师的开场白可谓一针见血,幸好,受“棒喝”的不只我一个人,尚有许多人!他的讲座包含很多宝贵的教导,有些经文的“误解”最使我感慨万分!例如神造夏娃是要成为亚当的“帮助” (helper),大多数人以为“帮助”就如家务助理 (domestic helper),是次要在旁做些杂务,殊不知这字在旧约圣经用了19次,其中12次是指耶和华,另外六次是指军队士兵。只有一次提到女人,就是创世记第二章。所谓“帮助”原来是相配同盟的意思,绝没有“次等”的意味。

男女平等在上帝创造时已经很清楚地舖排了,其后主耶稣和保罗都不惜挑战当时社会文化对男女在家庭及教会的次序,更正犹太人一些错误的思想。女人在教会是否应该讲道和教导?美国有些教会不准女人在崇拜中讲道,只可以分享;不可以教导成年男人,只可以教导18岁以下的青少年男子。鲍牧师说这些逻辑有问题,我非常同意。第一,若分享包括了圣经教导是否讲道呢?第二,若女人不可讲道是因她们水平不够,不能信任;教会就更不应该让她去教儿童,会误导孩子,很危险,我们不是应将最好的师资来教导尚未有分辨能力的儿童吗?

这类过时的观念在社会早已站不住脚,却在教会响当当。于是,有姐妹在职场叱吒风云,任高级行政人员、主管、院长、教师…,在教会却必须安静顺服地跟在丈夫背后,千万别发表什么言论,或做教导的工作,乖乖地做一些插花、弹琴或儿童事工,这样才是“安份守己”最值得赞赏、令人安心的好姐妹。她可能一星期40小时在职场充份发挥她的恩赐,又负起养家与持家的双重责任,但一回到教会,就要像小媳妇一样默默躲在一旁。我不禁落泪,什么促使她的表现如此矛盾?真是使人困惑!我曾因发表观感,或做了教导的工作,而受别人批评或劝阻,使我几乎以为自己“不守妇道”,那种委屈与不公却无从申诉。

感谢神,鲍牧师带大家看罗马书15-16章、约珥书第二章、使徒行传和加拉太书…作了很精闢的解经。他说自己从小在播道会长大,受很多忠心爱主的女传道牧养与关怀,他不能抹煞她们的功劳。我也是自小在播道会长大,其中一位影响我最深的女传道是从美国去香港事奉了40年的许德理教士 (Doris Ekblad-Olson),她的书《随时候命》(Available—— Any Bush Will Do)讲及她一生的工作。今天华人教会有十几位牧师是她教导出来,她也是神学院其中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一个教圣经的女人。

我不禁想起香港和亚洲千千万万女宣教士的故事。1905年由播道会差派来中国的五位宣教士之中有四位是姐妹,她们讲道、建立信徒和教会。美国播道会有按立女牧师的例子,大家可以翻查历史。听说哈佛大学40年代招收女生时曾有记载说“女人不可以做总统,但可以做牧师”。可惜今日的基督徒却把那句话颠倒过来!

神将鲍牧师的讲座送给我作2016年的新年礼物。对于有严谨神学研究的报告和教导,我总是很愿意聆听和领受。鲍牧师用上多年钻研出来的报告,我不费什么工夫,只要谦卑用心地领受就可以,何乐而不为呢!也许有人认为我太容易被说服了,说这是妇孺的懒散和不求上进,但比起那些不是妇孺,却连听都还没有用心听便封闭自己的人,我还算是值得欣慰了!

按此閲读:姐妹角色与事奉的“传统”——访鲍维均牧师


相关阅读

 

 

Share |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