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婚姻、养育、单身  居家归队记

居家归队记


蒋吴蕴兰 作者/蒋吴蕴兰 |2021年1月14日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来势汹汹,只能尽量适应,还好可以继续在线上聚会、查经、讲座、关怀、辅导治疗有需要的人、学习自己喜爱的课程等。虽然日子还算充实,心中有时难免感到孤单。我关心人,谁关心我?

五月中旬,突然接到Jane的短信,因基督丰荣团契(FICF)旧金山区组想尝试在网上聚会分享和祷告,问我是否也想参加。这邀请让我的心一下子被温暖到,可是我迟迟不能回信,除了担心自己时间精力不够,还有其他顾虑——毕竟已经2015年3月后就没有参加FICF团契了,好像有些生疏。姐妹们还记得我吗?我很怀念有一段时间,因为和丈夫每星期都到旧金山探望婆婆,他陪妈妈吃饭,我也抓紧机会参加北湾同工团契和聚餐,只是后来我宁愿陪伴眼睛不好的丈夫一起照顾身体退化的婆婆才没有再去。

2015年3月,旧金山湾区北湾女同工聚会

我第一次参加女同工团契是在1998年11月。那年夏天,我刚从神学院毕业,获得了婚姻、家庭和儿童辅导硕士学位,并决定在社区机构担任实习生,开始到K-12公立学校,为孩子和青少年提供辅导。不料,主也打开了大门,让我在心爱的母会担任儿童传道。那几年,我既是全职传道又是辅导实习生,儿子读高中,丈夫唸神学,生活服事够忙的。

刚成为传道,Joyce就把我带到成立不久的湾区女同工团契。当时还没有定名为FICF,也还没有分区聚会。我在旧金山认识了好几位姐妹,后来分区聚会,就参加南湾团契,每月与教会或机构的女传道和师母相聚。当我分享内心的挣扎时,她们都鼓励我:“不要担心丈夫神学院毕业后做什么。你牧会他可以做机构,他牧会你可以做机构。我们都是神学院毕业的,都曾改变过岗位,无论做什么都可以见证神的作为。”

2004年丈夫神学院毕业,7月在东湾开始全职服事。年底我离开本来的岗位,不久就以师母的身份参加东湾团契。2005年11月,Jill开车带我参加第一届的FICF联合退修会,又认识从南加州和外州来的女同工。我一直尽量参加团契、联合聚会、退修会(很可惜不能参加十周年的游轮和最近三年的退修会),只是这么多年脱了队。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再见面当从何说起?何况还有新朋友﹖

经过两三天祈祷,我决定加入。Jane将我加进了WhatsApp上的FICF-SF群组。我问小组如果选择星期一下午两点相聚,我可否提早离开?不久就接到Katie发来的时间表和欢迎信:“请尽可能参加,可以留多久就多久。”我很高兴,尽管并没有在FICF聚会与她碰头,我们两个师母早已在联祷会认识。

2020年6月8日,我终于归队了。在线上看到姐妹的面孔,听到她们生活和服事的分享,心中充满感恩。想不到新冠病毒疫情竟然有这样的“副作用”。虽然每个人的故事不同,但都看到神的同在、恩典和大能的保守和带领。

2019年圣诞节,作者与先生

大组交流后分组祷告,与Vicky面对面让我很雀跃。我俩1998年在女同工团契认识,那时我是改行的新兵,但年轻的Vicky却早就是教牧同工。分区团契后,虽然只有在联合聚会见面,但Vicky多年接送我参加退修会,无论在南湾或东湾上下车,每年在五号公路都有机会深谈。后来因为婆婆住在旧金山,我又到她的家参加北湾团契。想不到今年一归队,就可以再与她一同祷告。

我在主外流浪多年,1989年1月28日才回到天父的家。第一次读到“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世记 1:27) ,才放下多年“重男轻女”的文化包袱,开始了解接纳自己是谁,又与丈夫恢复关系,进而全家踏上恩典之路。

从新归队? 回娘家? 回到天父家中? 正如Cecilia在2020年8月29日的FICF文字营所说,每个人各有故事。这次居家归队,让我深深感到事奉主的姊妹都是同路人。

亲爱的姐妹们,无论您是牧师、传道、师母、宣教士、机构同工或神学生,在基督里我们都是蒙神所爱的女儿。欢迎您参加基督丰荣团契,重拾丰荣的身份和使命!

与“姊妹事奉”的同工们联络,请电邮WIM@ficfellowship.org

 

主页  婚姻、养育、单身  居家归队记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