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婚姻、養育、單身  居家歸隊記

居家歸隊記


蔣吳蘊蘭 作者/蔣吳蘊蘭 |2021年1月14日

2020年,新冠病毒疫情來勢洶洶,只能儘量適應,還好可以繼續在線上聚會、查經、講座、關懷、輔導治療有需要的人、學習自己喜愛的課程等。雖然日子還算充實,心中有時難免感到孤單。我關心人,誰關心我?

五月中旬,突然接到Jane的短信,因基督豐榮團契(FICF)舊金山區組想嘗試在網上聚會分享和禱告,問我是否也想參加。這邀請讓我的心一下子被溫暖到,可是我遲遲不能回信,除了擔心自己時間精力不夠,還有其他顧慮——畢竟已經2015年3月後就沒有參加FICF團契了,好像有些生疏。姐妹們還記得我嗎?我很懷念有一段時間,因為和丈夫每星期都到舊金山探望婆婆,他陪媽媽吃飯,我也抓緊機會參加北灣同工團契和聚餐,只是後來我寧願陪伴眼睛不好的丈夫一起照顧身體退化的婆婆才沒有再去。

2015年3月,舊金山灣區北灣女同工聚會

我第一次參加女同工團契是在1998年11月。那年夏天,我剛從神學院畢業,獲得了婚姻、家庭和兒童輔導碩士學位,並決定在社區機構擔任實習生,開始到K-12公立學校,為孩子和青少年提供輔導。不料,主也打開了大門,讓我在心愛的母會擔任兒童傳道。那幾年,我既是全職傳道又是輔導實習生,兒子讀高中,丈夫唸神學,生活服事夠忙的。

剛成為傳道,Joyce就把我帶到成立不久的灣區女同工團契。當時還沒有定名為FICF,也還沒有分區聚會。我在舊金山認識了好幾位姐妹,後來分區聚會,就參加南灣團契,每月與教會或機構的女傳道和師母相聚。當我分享內心的掙扎時,她們都鼓勵我:「不要擔心丈夫神學院畢業後做什麼。你牧會他可以做機構,他牧會你可以做機構。我們都是神學院畢業的,都曾改變過崗位,無論做什麼都可以見證神的作為。」

2004年丈夫神學院畢業,7月在東灣開始全職服事。年底我離開本來的崗位,不久就以師母的身份參加東灣團契。2005年11月,Jill開車帶我參加第一屆的FICF聯合退修會,又認識從南加州和外州來的女同工。我一直儘量參加團契、聯合聚會、退修會(很可惜不能參加十週年的遊輪和最近三年的退修會),只是這麼多年脫了隊。有那麼多的事情發生,再見面當從何說起?何況還有新朋友﹖

經過兩三天祈禱,我決定加入。Jane將我加進了WhatsApp上的FICF-SF群組。我問小組如果選擇星期一下午兩點相聚,我可否提早離開?不久就接到Katie發來的時間表和歡迎信:「請盡可能參加,可以留多久就多久。」我很高興,儘管並沒有在FICF聚會與她碰頭,我們兩個師母早已在聯禱會認識。

2020年6月8日,我終於歸隊了。在線上看到姐妹的面孔,聽到她們生活和服事的分享,心中充滿感恩。想不到新冠病毒疫情竟然有這樣的「副作用」。雖然每個人的故事不同,但都看到神的同在、恩典和大能的保守和帶領。

大組交流後分組禱告,與Vicky面對面讓我很雀躍。我倆1998年在女同工團契認識,那時我是改行的新兵,但年輕的Vicky卻早就是教牧同工。分區團契後,雖然只有在聯合聚會見面,但Vicky多年接送我參加退修會,無論在南灣或東灣上下車,每年在五號公路都有機會深談。後來因為婆婆住在舊金山,我又到她的家參加北灣團契。想不到今年一歸隊,就可以再與她一同禱告。

2019年聖誕節,作者與先生

我在主外流浪多年,1989年1月28日才回到天父的家。第一次讀到「神就照著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創世記 1:27) ,才放下多年「重男輕女」的文化包袱,開始了解接納自己是誰,又與丈夫恢復關係,進而全家踏上恩典之路。

從新歸隊? 回娘家? 回到天父家中? 正如Cecilia在2020年8月29日的FICF文字營所說,每個人各有故事。這次居家歸隊,讓我深深感到事奉主的姊妹都是同路人。

親愛的姐妹們,無論您是牧師、傳道、師母、宣教士、機構同工或神學生,在基督裡我們都是蒙神所愛的女兒。歡迎您參加基督豐榮團契,重拾豐榮的身份和使命!

與「姊妹事奉」的同工們聯絡,請電郵WIM@ficfellowship.org

 

主頁  婚姻、養育、單身  居家歸隊記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靈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