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圣经、神启  再思女人侍奉的角色           

再思女人侍奉的角色

作者:刘海波

引言:

关于姊妹侍奉的话题,其争论由来已久。来美四年多,我亲身经历了很多不同侍奉理念的冲撞。作为蒙神呼召的姊妹,我该如何承担和完成神在我身上的召命,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我试着回到圣经去查看神到底怎样看待姊妹的角色和侍奉,好让自己真正全面而准确的明白真理,按照圣经原则来扮演好姊妹的角色,且能够帮助和带领姊妹走一条真正合乎圣经且讨神喜悦的道路,在教会、家庭和社会中有美好而得胜的侍奉和见证。

一、回归圣经看女人

圣经记载神说:“我们要照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创一26-27)由上下文可以看出按神形象被造的人是指合而为一的男女,而这合一的男女就是人类的代表;同时也肯定了无论男女,都是按神形象被造,又被神同称一个名字,就证明他们在神眼中有同样的尊贵和荣耀,同等的地位和价值。(注1)

根据创世纪第一章和第二章的记载,当罪还没有进入世界,男女关系还没有破裂前,男女是平等的,且在神眼中有同等荣耀尊贵的儿女身份,因为他们同是按神形象被造的。(注2)男女的关系是建基在平等、互助与互信上面。我们找不到一方要顺服另一方,一性要管治另一性的任何记载,也找不出世上只有男性或只有女性时,他们仍能生存的暗示。相反男女在责任与工作,喜乐和欢欣方面都是共同分享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要在彼此的合一上才能找到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可以说男女是共生存,共荣辱。

然而到了创世纪第三章,因为始祖亚当、夏娃犯罪的缘故,咒诅就临到了人类,男女之间平等互爱的关系也因此遭到破坏,他们彼此不再坦诚相待,相互尊重,相反却彼此推卸责任,互相埋怨。咒诅也因此临到了女人,神对女人的咒诅是:“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三16)犯罪堕落后的亚当和夏娃,再也不能像堕落前那样合一且和谐,彼此坦诚相向,互敬互爱了。从此女人便开始了在男权社会下的漫长苦难史。

可以说旧约以色列历史是以男人为主导的历史,但旧约圣经中也不乏一些巾帼英雄的记载,如满有胆识、谋略的女士师底波拉;很有属灵智慧、洞见的女先知户勒大;放下一切,全然追随主的路得;挺身而出,力挽狂澜的王后以斯帖等卓越的女性。

到了耶稣的时代,主耶稣尊重妇女,这可以从他的态度和教训看出来。在他与妇女们的交往中,他对她们恩慈的关怀在福音书中都有记载,特别是在路加福音中洋溢,这使我们的心灵不仅大得安慰,更因此对主心生敬佩。耶稣借童贞女马利亚所生;他医治驼背的女人和血漏的妇人;他赦免和拯救行淫时被抓的女人;他容许有罪的妇人用自己的眼泪给他洗脚;他称赞穷寡妇用养生的两个小钱所做的奉献;他悦纳用真哪达香膏为他的死作预备的马利亚,他甚至接纳妇女为门徒。耶稣所爱的一对姐妹,马大和马利亚(路十38-42;十二2-3),她们都热心爱主、事主。

在耶稣的侍奉生涯中,是一群妇女用自己的财物供给耶稣和门徒(路八1-3;约十八19);在耶稣受难,门徒四散时,也是一群妇女跟随主直到各各他(太廿七55-56);在主耶稣复活后,他先向妇女们显现,因为是她们最先到耶稣的坟墓那里去找主,也是她们最早为主做复活的见证(路廿四1-1-10)。可以这样说,在主耶稣对妇女的态度中,他从未因性别、年龄、已婚或未婚的身份,而对其有所歧视。(注3)耶稣重视妇女的尊严和完整,他的态度是对任何轻蔑女性者的抗议。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耶稣基督的救赎使凡相信他的人,无论男女在他里面都成为一了(加三26-28)。

从保罗书信中我们可以发现,在保罗侍奉生涯中,也有很多敬虔、爱主的姊妹帮助他,与他同工。保罗在罗马书十六章1-2节的举荐信,从保罗对非比极高的称赞,显出妇女在领导及支持教会事工中,绝非只是扮演沉默隐蔽的角色。在罗马书十六章3-16、26节提到二十七个人的名字,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是妇女(准确的说共有十人),其中只有八人保罗曾提到她们的名字,另外两个人被提到在家庭里的身份。其中有两个妇女还是教会领袖——犹尼亚与百基拉。保罗还向罗马教会推荐非比,保罗对非比的侍奉不但没有谴责或禁止,反而赞赏及举荐。(注4)

在罗马书中提到的那些妇女,她们或是做教会的领袖(百基拉、非比),或在主里劳苦(马利亚、土非拿、土富撒、彼息)。她们都没有被轻看,没有被置于从属地位,也没有被置于男尊女卑的等级之下。保罗尊重妇女在教会中领导的地位,也重视与女信徒在事奉中所建立的友谊,这表明保罗所实践的是男女平等的神学,从罗马书十六章来看,我们很难相信保罗是在主导或支配着任何一个妇女。(注5)

通观整本圣经,我们实在找不出足够的证据来说明,神是一位重男轻女,有性别歧视的上帝。圣经并不歧视女性,却反映人类堕落的文化。神爱女性,一如他爱男性。然而我们必须承认一个错误而悲哀的现实,就是从古至今妇女的意愿被忽略和误解,妇女的才华和恩赐并没有获得充分的挖掘和发挥,虽然整本圣经早就教训我们说,妇女在神的旨意和计划中有独特的人格、身份、功能和地位,然而妇女至今仍旧在教会中被歧视甚至被边缘化。

为什么教会一直认为女人应居次要的地位,在教会中不许讲道,只可沉静学道?是因为在解释一些具争议性的经文时,只按照字句,却并没有抓住其上文下理及其精意,再加上并没有真正了解古代的历史文化背景,以致在解释这些经文时出现偏差,以偏概全,并没有按照正意来分解真理的道。举例如下:

(一)女人蒙头的习俗和自由(林前十一2-16

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姊妹,都晓得他们的敬拜,是与天使一起参与的(林前十三1;十一10)。敬拜必须如天使的敬拜般有秩序礼仪,因为是集体的一个活动,就不能无视身边的人。

在当时的社会,女人剃头或披头散发是一种不贞洁的表现,为当时哥林多社会所不耻。所以保罗命令女人蒙头(林前十一5-6),免得溷淆两性之别,因为女人不蒙头或短发都是表示不尊重社会习俗对男女有别的标记。(注6)

保罗试图努力在“男女末世的角色和地位”(加三28;林前十一11-12)与“当时社会的习俗和规范如何看男与女的关系”中取得协调,但基于现实情况而多倾向于社会习俗上,女子往往要处于较男子次要的地位(林前十一16)。女人的头发是表彰女人的特症,不束发在当时社会是羞辱的象征,并不意味着她们就是次男人一等的人。

(二)女人讲道(林前十四33-36;提前二11-12

保罗给哥林多教会的女会众的命令就是要闭口不言,从圣经上下文看,它的意思是当有人讲话时,听众要停止讲话,为要明白讲者所讲的内容,或听众在听见一番话后沉默不言(路廿26;徒十二17;十五12;廿一40)。保罗在上文还命令其他两类人闭口不言:就是在没有人翻译的情况下说方言的人(十四28)及先说话却应给别人有机会说话的先知(十四30)。故此“闭口不言”在上下文的总意是停止讲话,好叫众人可以听见发言人的信息,可以说是暂时性及环境性的。保罗在这段经文所关注的既然是有秩序的造就聚会,他所禁止女人讲的,大概是骚扰聚会的说话。换句话说,保罗并没有反对女性讲道。(注7)哥林多前书第十一章5节和13节显示当时有姊妹讲道和领祷,保罗并没有认为不对。

二、进到教会历史中看女人

虽然整本圣经的理念并没有表明神是一位重男轻女,有性别歧视的神。神也从未说女人应居次要的地位,在教会中不许讲道或领导。然而,在整个教会两千多年的教会历史中,姊妹被歧视,侍奉被限制的情况是源远流长,屡见不鲜。

如初期教会的教父特土良认为女人是人类堕落的罪魁祸首,他认为妇女今天较低的地位是神对夏娃的惩罚。更有甚者,奥古斯丁则认为男性才有神的形象,女人要凭借丈夫才有神的形象。奥氏对整个西方神学影响至巨,他对妇女的见解无形中影响了历代教会低估姊妹在神面前的地位和身份。而第三世纪的亚历山大监督邸安薛师则认为女人不能担当圣职原因之一是她有月经,身体和灵魂不是完全圣洁。(注8)总之,初期教父大体来说,都认为女人应该处于次等的地位。第三世纪中叶开始,守独身的生活成为一些基督徒追求的理想,这种风气后来演变成修道院和修士的时候,到第四世纪就开始兴盛。因此姊妹在修道院里面的侍奉远超一般教会所容许。(注9)然而在教会并非如此,姊妹依旧不能被按立加入神职人员的行列。总体来说,中世纪教会仍然贬低姊妹地位,虽然姊妹在修道院有较多侍奉机会,但她们的恩赐却常常被收藏起来,只让少数人受益,这对神的国度来说无疑是一种损失。

到了宗教改革时期,改教运动对妇女地位的影响好坏参半。一方面,“信徒皆为祭司”的圣经教导为一般信徒打开侍奉的门,使人人可按神所赐的恩赐在教会中配搭;另一方面,姊妹的侍奉范围却比中世纪修道院更狭窄。改教家提高了婚姻和已婚妇女的地位,但也把妇女的贡献限制在家庭中。(注11)并且改教家们也没有改变对姊妹的歧视,如马丁路德认为女人除了尽妇道之外,一无是处。(注11)

戴娜他莱总结说改教运动期间,无论是更正教,还是天主教,妇女的地位仍然以顺服男人为主,所不同的是更正教是“男女在一起却不平等”。天主教则是“男女分开也不平等”。在这两个主流里,妇女的侍奉机会依旧微乎其微。(注12)

到了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的自由教会运动时期,大多数'分离派“(即强调重生的基督徒才可以成为教会会友,并且主张政教分离,教会不受政府控制)教会对姊妹的侍奉抱有较开放的态度,一个原因是妇女在社会的角色愈显重要,另一个原因是这些教会不少是由姊妹开创,而且会友大部分是姊妹。然而”分离派“人士虽然通常都接纳姊妹开荒,但教会一旦成形,有组织架构后,她们的侍奉范围便要受限制,有些教会的姊妹甚至无权投票,更无份参与教会的决策。(注13)在十七世纪,女人在教会讲道是犯法的。但是也有一些宗派持比较开放的态度,如早期的英国浸信会和贵格会都容许姊妹在教会讲道,姊妹可以和弟兄一样侍奉。

十八世纪英、美的宗教大复兴,为姊妹提供了许多侍奉的机会,约翰卫斯理受其母亲的影响,在本地和各处设立女传道。但是卫斯理也提出女传道是神在特殊环境、特殊时候要使用的人。并且他还强调女传道在讲道时不要站在讲台后,最好站在讲台前或阶梯上,尽可能不要做解经讲道,只做短讲,作见证及劝勉。(注14)

十八世纪在英、美的大觉醒运动中,姊妹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甚至有历史家认为该运动若没有妇女的参与,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许多地区的复兴火焰是在祷告会中燃烧起来的,而妇女往往是推动、主持及参与祷告会的主力。到了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界初叶,第二次大觉醒运动接踵而来,得到复兴的姊妹渴慕将属灵的恩惠从家中伸延开去。于是姊妹在教会的志愿侍奉、福利侍奉、主日学运动和海外宣教等都出现前所未有的大幅度的参与。但这些转变也带来不少争论,着名奋兴家芬尼对姊妹侍奉采取较开放的态度,因为他亲身体验姊妹的逐家探访和祷告会对他主持的奋兴会具有重大的影响力,所以他曾说:“要求妇女闭口不言会削去教会一半的实力。”但其他奋兴家和教会领袖却不以为然。(注15)

十九世纪的妇女比前人有更多讲道的机会,参与的人数也比以往更多,主要原因是一些独立教会的兴旺,及一些新的宗派产生,尤其是圣洁运动影响下,不少会众脱离有僵化倾向的宗派,自组更有活力的教会。(注16)但最能接纳她们的仍然是一些在更新运动中新成立或较注重平信徒侍奉的教会,如弟兄会和宣道会,一些历史悠久的宗派仍然难以接受。

二十世纪初,圣洁运动产生一些强而有力的妇女声音,他们都很强调恩赐和侍奉的关系,而不太重视角色、地位与权力问题。他们根据使徒行传第二章十七节所说,神要将他的灵浇灌在众人身上,不分男女都要按神所赐的恩赐起来服侍。(注17)

二十世纪初,新派和基要派之辩论方兴未艾,妇女问题不幸常与新派拉扯在一起。但事实上,容让妇女最多侍奉机会的往往是一些保守派的独立教会(欧洲一些已经脱离国教的教会)。(注8)早期的主流教会在信仰上倾向新派,对妇女的侍奉却比福音派更保守,但到了六、七十年代,一些圣公会、长老会、路德宗、循道会都纷纷摈弃以性别分配侍奉的论调,但他们的依据不是从圣经来,而是以公平、妇解作为立足点。(注19)

总结来说,两千多年的教会历史,对姊妹来说,既带来应许与希望,也带来残酷的压迫和深沉的痛苦。姊妹一直被排除在解经、神学和领导责任的门外,连“神学”这个词在希腊文原文也是男性的。结果把教会三分之二人口的姊妹置于客观与被动的地位上。直至近代,姊妹才醒觉参与译经、解经及神学研究的重要。(注20)

三、做新时代合神心意的女人

既然妇女在神的旨意和计划中有独特的人格、身份、功能和地位,妇女的才华和恩赐应该获得充分的挖掘和发挥,那么今天我们这些新时代的姊妹,该如何完成神在我们身上独特而美好的旨意和计划呢?

我想我们必须先知道女人的影响力是建立在敬畏神和认识神的基础之上。我们必须先与神建立美好而亲密的关系,让神真正介入和主宰我们的人生,回到圣经真理中按照神话语的教导来扮演好姊妹的角色,并且要先从耶稣那里得到成就感和安全感,我们才可以自由的服侍人、爱人,我们才可以在教会、家庭和社会发挥一个姊妹当有的影响力。

(一)在教会中

首先,教会领袖必须承认教会中的姊妹在信心的表现上单纯,在对主的委身上彻底,在侍奉的工作上忠勤,在追随主的道路上执着。因此要能够放下个人的狭隘和成见,给与姊妹当有的肯定和尊重,使其按照神所给的恩赐,人尽其才,在教会中发挥当有的恩赐。另外,教会在选用工人和领袖时,要以灵命的成熟,神的呼召,对神的委身,恩赐和经验的多少为标准,而不应效法世人的样式,为地位、面子和尊严问题来考虑,更不应以性别为分水岭,为的是复兴神的教会,拓展神的国度。教会的建立需要百节各按其职,更需要看中神的心意和圣经原则。一个人的影响力并不取决于性别,乃是取决于他的生命和见证。如果姊妹的恩赐得以充分发挥,姊妹的光辉能够在教会中照耀,一定会给教会带来更多、更美的祝福。

当然作为神的仆人,姊妹也必须心存谦卑和顺服,在教会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且无欲无求的侍奉。弟兄与姊妹应放下一争高低、平分秋色的不良心态,我们追求的是如何发挥神赐给我们的恩赐,在教会中尽本分,将神给我们的恩赐竭尽所能且淋漓尽致的发挥出来,为的是使教会得建立,信徒蒙祝福。

我们要防止走上自大和自卑的两个错误极端。所谓自卑,就是以传统的眼光,而非以神的眼光看待自己,以致轻忽自己做姊妹的角色,埋没神给我们的恩赐。所谓自大,就是没有看到自身的有限,却看自己超过所当看的,心存骄傲和欲望在教会中一定要做头不做尾,居高不居低,以致给教会带来嫉妒和纷争。

我们必须正视现今中国教会女传道的一个极大危机,就是在姊妹获得侍奉甚至有机会成为教会领袖的同时,却失去神的仆人(包括男女)当有的温柔、谦卑和顺服,真是得不偿失。所以我反对极端的女权主义和妇女解放运动,因为她们为反抗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另外教会也必须意识到单身姊妹是教会的宝藏,是还没有完全发掘的宝藏,是埋在地下的宝库,教会的领袖要能够接受并鼓励这些单身姊妹,用各样的方法启发她们的恩赐,并将之充分的发挥出来。(注21)

(二)在家庭中

家庭和婚姻是人生基本的需要,而妇女是家庭的中坚分子,她能够在家庭中建立平安、温暖与和谐。所以姊妹也必须澄清一个侍奉的概念,就是侍奉仅限于在教会里面,却忽略家庭也是我们侍奉的另一个伟大牧场。为此姊妹应该注意家庭与侍奉的平衡,为的是使神的名得荣耀,也让教会和家庭因我们而得福。

今天我们必须看到家庭危机所引发的社会和教会危机,社会道德的沦陷,教会灵性的退后,都是家庭失落的一个延伸。作为姊妹,我们要为主兴起,寻求主的智慧和恩典,靠主成为一个建立家室的智慧妇人,因为智慧妇人建立家室、愚妄妇人亲手拆毁。

所谓智慧妇人一定是一个敬畏神、依靠神、高举神、遵守主道,以神为中心的合神心意的姊妹。智慧妇人会按照圣经原则扮演好在家庭的所有角色,对丈夫会心存敬重和顺服,存着爱心和智慧服侍、帮助和成全丈夫,为丈夫守望,与丈夫同心爱主、事主,共同培育敬虔的下一代。我们还要追求做一个才德的妇人,正如所罗门所说:“才德的妇人,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他丈夫心里倚靠他,也必不缺少利益。”(箴卅一10-11)而灵命是成为才德妇人的根本,才德是敬虔生命的自然流露,所有姊妹都该看重和追求个人灵命的美好塑造。

与此同时,姊妹一定要把做好母亲作为一项伟大的事业来经营,要看重神所赐给我们的亲职,经营好神所赐的产业。在家庭中要营造爱、温暖和自由的健康氛围,也要以祷告托住自己的儿女,以身作则,为儿女树立敬虔、爱主的榜样,从而把儿女完完全全的带到神的面前,使其一生走正路,蒙祝福,也使神的家后继有人。

(三)在社会中

以往妇女因为传统角色的限制,一向被局限在家庭中,但自从女子教育兴起,妇女涌进工作场所,她们的社会意识才逐渐发展。二十世纪的妇女解放运动,也给妇女带来前所未有的权利和地位。然而妇女解放运动虽然取得很大成果,女人的地位在社会中也越来越被提高,但是妇女解放运动有时又容易走入另一个极端,以致失去了原有的动机。当她们过分争取地位和权利的时候,不但没有获得恢宏的气质,却失去了女性特别的尊贵,我们要靠主加以警醒和避免。

此外,所有的姊妹在社会中获得前所未有的权利和机会的同时,还要意识到我们也因此面对从未有过的引诱和试探。因为末后的时代是一个道德沦丧,弯曲而悖谬的时代,整个人类离神越来越远,教会不是去影响、改变社会,相反却越来越受社会的侵蚀和冲击,姊妹在其中也难以避免。受社会世俗化的冲击,现今的姊妹变得越来越虚荣、浮躁、浅薄和骄傲,却忽略了个人品格、生命、内涵的塑造和提升。

所以基督徒姊妹应该靠主恩典,不被世俗所污染,活出姊妹当有的圣洁和得胜。心怀使命,带着基督的爱和智慧积极投入社会生活和工作中,在社会中为主作光作盐,既给社会带来温暖和爱,又在其中产生防腐与驱走黑暗的作用,靠主成为福音的勇士,得人的渔夫。

结语:

诗篇第六十八篇11节说:“主发命令,传好信息的妇女成了大群”。耶利米书第三十一章22节告诉我们:“耶和华在地上造了一件新事,就是女子护卫男子”。为此姊妹们一定要看重和承接神赐给我们的这些神圣的使命,看见每个女人都有神所赋予的独特的恩赐,在教会、家庭和社会中要为主全然挖掘和发挥我们的潜能,燃尽生命,奔走神为我们所铺设的美好人生,完成神为我们生命所定的美善旨意,使我们真正成为这个时代加倍蒙福且倍传主恩的女人。

(作者刘海波传道获基督工人神学院道学硕士,曾在中国大陆服侍七年,现于美国旧金山湾区侍奉。本文是作者系统神学课程的作业)。

 

注:

  • 注1: 邱清萍、刘秀娴、吴淑仪合着:《还我伊甸的丰荣》,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1997年7月初版,P25
  • 注2: 同1,P28
  • 注3:何笑馨:《华人妇女神学初探——亚洲妇女神学研讨会文集》,香港,道声出版社,1988年12月初版,P32
  • 注4:杨克勤着:《女人:一个神学问题》,香港,文字事务出版社,2004年12月第一版,P83
  • 注5: 同4,P90
  • 注6:邱清萍、刘秀娴、吴淑仪合着:《还我伊甸的丰荣》,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1997年7月初版,P334
  • 注7:邱清萍、刘秀娴、吴淑仪合着:《还我伊甸的丰荣》,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1997年7月初版,P343
  • 注8: 同8,P193-194
  • 注9: 同8,P195
  • 注10:邱清萍、刘秀娴、吴淑仪合着:《还我伊甸的丰荣》,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1997年7月初版,P198
  • 注11: 同11
  • 注12: 同11,P200
  • 注13: 同11,P201
  • 注14: 同11,P203
  • 注15:邱清萍、刘秀娴、吴淑仪合着:《还我伊甸的丰荣》,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1997年7月初版,P204
  • 注16: 同16,P210
  • 注17: 同16,P215
  • 注18: 同16,P220
  • 注19: 同16,P217
  • 注20: 同16,P231
  • 注21: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世界华人教会妇女生活和侍奉研讨会汇报》,香港,1981年6月初版,P19

参考书目:

  • 杨克勤着:《女人:一个神学问题》,香港,文字事务出版社,2004年12月第一版。
  • 邱清萍、刘秀娴、吴淑仪合着:《还我伊甸的丰荣—从圣经、歴史和社会问题探讨妇女的身份与角色》。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1997年初版,2004年再版 。
  • 何笑馨着:《华人妇女神学初探——亚洲妇女神学研讨会文集》,香港,道声出版社,1988年12月初版。
  • 世界华人福音事工联络中心:《世界华人教会妇女生活和侍奉研讨会汇报》,香港,1981年6月初版。 
  • 辛西亚·希尔德着,陈维德译:《才德妇人——妇女查经材料》,台北、福音证主协会、1991年10月初版。
  • 黛比·珀尔着,张丽丽译:《妻子,荣耀的帮助者》,中国,南方出版社,2011年9月初版。
  • 伊丽莎白·乔治着,黄庆苓译:《合神心意的女人》,台北,财团法人基督教以琳书房,2002年十二月一版 。
  • 伊丽莎白·乔治着,顾琼华译:《才德智慧的女人》,台北,雅歌出版社,2004年9月初版。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