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柬埔寨“丰荣事工”  那些流动的让我心疼的爱

那些流动的让我心疼的爱

文/许英黎宣教士(柬埔寨丰荣事工工场副主任) |2021年4月29日

 

一道又一道的関卡,本地人不敢随便走近

柬埔寨自2021年4月开始不断限制人民的流动,从宵禁开始,接着是禁止跨省流动、首都金边封城、金边内禁止跨区流动、有许可证者才可以外出、24日更关闭所有本地菜市场。

封城开始时,政府说非牟利组织(NGO)不受限制,后来禁足令越收越紧,政府也没有在提及NGO是否获豁免。与此同时,政府不断提高刑责与罚款,甚至有警察鞭打违规市民的视频出现。

在这些政策下,我们尽量安排同工在家工作,但保姆与厨师是必须回家舍工作的。大家可以想象在疫情与规限下,上班并继续提供必要的服侍,挑战会有多大。作为两个家舍负责人,我每天醒来,都是挑战的开始。十多天过去,可以告诉大家,我累过,但心灵却一次又一次地被激励,因为我看见很多很多美丽的画面,其中包括:

远去的母亲

某天,年纪最大的保姆,待5点宵禁一过,在晨曦中,便踏着脚踏车朝着云彩远去。

女儿拍下了年老母亲的背影,心里默默地为那个因管制不能叫Tuk Tuk车,要踏一小时脚踏车去上班的母亲求平安。

 

我可以为自己买点菜吗?

收到本地市场被关闭的消息后,我立即驾车与厨师出动购买粮食。在车上,她腼腆地问我:“我可以顺道为我家买一点菜吗?”我答道:“当然可以啦!”

最后,我们推着两架堆满了食物的购物车去结账。那刻,我发现,保姆只买了一大包盐给自己。我问她:“妳不是说要为家人买菜吗?”她尴尬地回道:“我忘记了!”

 

我去求他们!

同工一再警告开着NGO车支援同工,有外国人优势的我说:“你不能再出去了,NGO再没有豁免了,政府开始罚款了……”但另一边,保姆们仍继续上班,通过一道又一道的封锁綫。我好奇地问:“妳们是怎样做到的?”“我去求他们……”她们斩钉截铁地回我!为了上班,为了人家的孩子,在可能犯法、被刑责的情况下,她们单纯地、忘我地去求……。

疫情下,这寂静得叫人心寒心痛的城市里,我看见的是那流动着、激励着我但又让我心疼的爱。

 

若您愿意援助我们,请点击这里

相关内容: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