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柬埔寨「豐榮事工」  那些流動的讓我心疼的愛

那些流動的讓我心疼的愛

文/許英黎宣教士(柬埔寨豐榮事工工場副主任) |2021年4月29日

 

一道又一道的関卡,本地人不敢隨便走近

柬埔寨自2021年4月開始不斷限制人民的流動,從宵禁開始,接著是禁止跨省流動、首都金邊封城、金邊内禁止跨區流動、有許可證者才可以外出、24日更關閉所有本地菜市場。封城開始時,政府說非牟利組織(NGO)不受限制,後來禁足令越收越緊,政府也沒有在提及NGO是否獲豁免。與此同時,政府不斷提高刑責與罰款,甚至有警察鞭打違規市民的視頻出現。

在這些政策下,我們盡量安排同工在家工作,但保姆與厨師是必須回家舍工作的。大家可以想象在疫情與規限下,上班並繼續提供必要的服侍,挑戰會有多大。作為兩個家舍負責人,我每天醒來,都是挑戰的開始。十多天過去,可以告訴大家,我累過,但心靈卻一次又一次地被激勵,因為我看見很多很多美麗的畫面,其中包括:

遠去的母親

某天,年紀最大的保姆,待5點宵禁一過,在晨曦中,便踏著脚踏車朝著雲彩遠去。

女兒拍下了年老母親的背影,心裡默默地為那個因管制不能叫Tuk Tuk車,要踏一小時脚踏車去上班的母親求平安。

 

我可以為自己買點菜嗎?

收到本地市場被關閉的消息後,我立即駕車與厨師出動購買糧食。在車上,她靦腆地問我:「我可以順道為我家買一點菜嗎?」我答道:「當然可以啦!」最後,我們推著兩架堆滿了食物的購物車去結賬。那刻,我發現,保姆只買了一大包鹽給自己。我問她:「妳不是說要為家人買菜嗎?」她尷尬地回道:「我忘記了!」

 

我去求他們!

同工一再警告開著NGO車支援同工,有外國人優勢的我說:「你不能再出去了,NGO再沒有豁免了,政府開始罰款了……」但另一邊,保姆們仍繼續上班,通過一道又一道的封鎖綫。我好奇地問:「妳們是怎樣做到的?」「我去求他們……」她們斬釘截鐵地回我!為了上班,為了人家的孩子,在可能犯法、被刑責的情況下,她們單純地、忘我地去求……。

疫情下,這寂靜得叫人心寒心痛的城市裡,我看見的是那流動著、激勵著我但又讓我心疼的愛。

 

若您願意援助我們,請點擊這裡

相關內容:

網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靈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專欄

徵稿啟事

訂閱豐榮月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