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灵命塑造  启动生命转化的归心祈祷

启动生命转化的归心祈祷

文/李碧心 |2021年1月4日

迈向默观祈祷

“归心祷告是迈向默观的一条路,却并不是唯一的一条,却是一条不错的路。”-张琴慧[1]

毕生致力于宗教对谈的严规熙笃会美国会士(Cistercian monk)多默.基廷神父(Thomas Keating,1923-2018)——近代归心祈祷的推动先锋,神学家、灵修导师和作家,指出归心祈祷是学效耶稣教导的一种深切祈祷方式。“当你祈祷时,要进入你的内室,关上门,向你在暗中之父祈祷,你的父在暗中看见,必要报答你。”(太6:6)我们先将外在纷扰抛诸脑后,专注内心的祷告时刻,准备进入灵性直觉层和意念。再停止内心的对话,包括评价自己及回应他人。最后,暗中向天父祈祷,让祂以超乎言语的方式向我们说话。第四世纪的沙漠教父教母,将耶稣论祈祷的这段话诠释为:从普遍的心理察觉,朝向灵性层次的内在静默,进而与寓居于我们内心深处的神合二为一。[2]

归心祈祷预备了我们,当我们愿意让神临在,并在我们内里动工;当我们愿意将自己的意志完全交托给祂,并开始与静默的暗中之父建立关系时,我们也就作好预备,等候神邀请进入默观祈祷,在神的引导与启发下,有望达致与神合一的境界。根据基督教传统,默观祈祷(contemplative prayer)纯粹是上帝的邀请及礼物,不是靠人追求获得,完全依靠圣灵直接启示。

经历内在静默

内在的静默(interior silence) 是归心祈祷的根基。我们晓得神住在我们内心深处,我们渴慕与祂相遇,渴慕安竭在祂的同在中(约14:23,约15:4-5,罗5:5)。归心祈祷的进路就是一无所求、单纯地向神敞开自己,放下思考、情感和意志等一切活动,默然安竭于祂的同在中。因此,归心祈祷被称为是一个信心的祷告(prayer of faith)、简朴的祷告(prayer of simplicity) 、 纯全的祈祷 (prayer of simple regard) 及心祷(prayer of the heart)。[3]

在祷告静默中,我们若受思想干扰,只要心中轻念“祷语”(sarced word)作为亲近神的意愿(intention),再返回到我们的内心,继续静默就好了。无论有多少思想干扰,只要放下这些思想,默念祷语,回到静默就好了。最初操练者,更不用介怀念了多少遍祷语,最重要是我们拥抱亲近神的意愿,继续停留在内在的静默中。

意识河流比喻

归心祈祷的方式看来是那么简朴,几乎是闭上眼睛作简单交托祷告,20分钟静默祷告,再念主祷文或简短祷文结束。然而,这内程的祷告却经历放下外在环境的纷乱及杂音,放下内心充斥的思想、意识及情感等活动,进到内里更深的心灵层次,甚至被神邀请进到神的临在(Divine Presence)并真我(True Self)所在之处。

多默.基廷将人的意识(consciousness/awareness)比喻为一条流向大海的河流,有两个层面:河流表面及河流本身。“意识河流”也有两个层面:一般意识层面(ordinary level of awareness)及属灵意识层面(spiritual level of awareness);意识河流的最深处,就是真我及神同在之处。[4] 这个比喻生动地说明了在操练及经验归心祈祷时,人如何放下自我意识,进入神同在的静默中。

“意识”像一条流向大海的河:

河流表面: 一般意识层。日常生活表面的恩想、意识及情感等活动。

河流本身: 属灵意识层。进入尚未察觉的内在心灵层。

河最深处: 神的临在及真我所在。最深的自我是植根于神。

 

河流表面象徵我们的“一般意识层面”(Ordinary level of consciousness) 。这层面承载着日常生活所运用的意识活动。这些思想包括内在经验 (interior experience)和对外事物的感知(sense perceptions),感受(feelings),图像(images),记忆(memories),反思(reflections)和评论(commentaries)。我们大都只看到表面意识的思想感受,却没能察觉这些思想的根源。于是,我们只是每天只是营营役役,疲于奔命地作出情感或行动的被动反应。

这些意识活动就像河面上的船,沿着我们的意识河流表面移动。如果你发现在祷告中“上了船”,或意识被某个思想(thoughts) 吸引,“陷入”其中不断思考与联想,只要轻轻回到祷语 ,表达我们亲近神的意愿就好了。我们该接纳思想的浮现,其存在并不是问题,只是若被它吸引,开始思考它才是问题,因为它阻挡我们进入内在静默,神的同在中。

河流本身象徵我们的“属灵意识层面”(Spiritual level of consciousness)。通过一些有规律祈祷操练,例如归心祈祷,我们发现自已的思想越来越少被外界事物和情感反应所支配。我们开始离开“河面”,就是每天佔据及掌控我们心思意念的大小船隻,让我们疲于奔命被动反应的一般意识,进入“河流本身”,就是内在心灵的层次。

一旦我们进入了属灵意识层,我们的灵性觉醒,渐渐培养灵性直觉(spiritual intuition) ,开始体验属灵意识的感知是和谐及整体性(whole)的,我们与神、与世界是合一的。这与我们在“河面”的日常生活意识不一样,那里是充满混乱及失序的。在这里所经验的自我认知却是和谐的,我们不再被挥之不去的焦虑及惶恐的隔离感所困扰;我们不再怕与神隔离,被神弃绝。我们的意志被激发朝向神(will-to-God) ,我们更爱慕神,更渴望与祂建立密切的关系。由是,我们离开随从肉体、自我中心的生活,被圣灵导引,过以神为中心的生活。 [1]

河流深处代表着真实的自我和神圣的存在(Divine Presence),这就是我们生命每时每刻涌流的源泉。耶稣离世前为信徒向父神祷告:“使他们都合而为一,像父你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约17: 21)。基督的祈求被应允了,神现在居于我们心中了。规律地操练内在静默,让我们更加肯定神时时刻刻临在我们生活中。

不同层面的意识 (Levels of Awareness) [4]

啓动神性治疗

虽然归心祷告是一个接受式(receptive) 的祷告,也就是无求无为的祷告;但在长期规律的操练中,我们持续向内住的神开放,进入安息中,静默地被邀请进入祂的同在中。经年累月,除了体验安息,也带来炼淨、医治及生命转化。多默.基廷更认为,这单纯无求的归心祷告,当中经历的内在静默(interior silence),是人类经验中最能使人得力量和肯定的经验,因为,没有什麽比神同在的经历更让人得肯定了。[3]

 

归心祈祷的四个时刻循环[4]

多默.基廷在钻研归心祈祷的传统并设计现代灵修进路时,更结合了他对现代发展心理学的洞见,以创新学説神性治疗 (Divine Therapy) 来形容这属灵操练的旅程。虽以治疗作比喻,实际所指却是灵性炼淨、医治与转化。神唤醒我们内里的真我,医治我们从小到大种种内在创伤,拆毁我们的“老我”(old self)或“假我”(false self),释放真我得享自由,藉此转化我们的生命,更自由地爱神爱人。[4]

多默.基廷指出,归心祈祷经历神性治疗的四个时刻循环,带来了意识结构的转变 (structural change of consciousness),让全人性格得以转化。这个不断的循环,让我们经历安息、炼淨及医治,生命更新转化。也就呼应保罗所说的“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的结果。

第一时刻 河流表面 - 运用祷语。预备离开意识河流的表层思想,即日常一般意识。接纳思想浮现,不被其牵引,每次被打扰便选择回到祷语,表逹亲近神的意愿。

第二时刻 河流本身 - 进入安息。一步步移向属灵意识的水深之处,处内在安静。纵使我们间常仍被河面的船或漂流思想所掌控,想把我们拉回河面;只要运用祷语,轻柔回到河流内就好了。

第三时刻 河流本身 - 潜意识的倾倒。在深度身、心、灵的安息中,让我们进到前所未有的休息及放鬆,心灵开始释放出过去未清除的情绪垃圾,如不安全、不被爱等痛伤感受。

第四时刻 河流本身 - 清除早期的储存物。这种倾到有如心灵的呕吐,也许带着强烈情绪的思想汹涌地从潜意识里,冲进我们的思想中;这些思想情绪与近日所发生的事甚至完全无关,证明它们是来自早期储存于潜意识的情绪垃圾。

经年累月,当归心祈祷成为习惯,祈祷中的意识活动自然减少,处于内在静默更多,也就体验更多“神性治疗”这循环。要注意,这是一个浓缩的解说,并非每趟祷告都出现这个循环或所有时刻,祷告者也不一定感受得到这些时刻,因为这是放下意识的无求祷告。然而,週而復始的循环,加上单纯信心的祷告,及日渐扩大的内在静默,生命被医治了、被改变了,也被察觉了。张琴惠归纳了一些操练归心祈祷的人的改变,例如更深入自我认识,洞察个人隐藏动机及光明、阴暗面,情绪如何影响所想所作;能够欣赏以往所没有留意的美事;更渴慕神,越来越想亲近衪等。[1]

怀着一个意愿,我们踏上这单纯信心的祷告;在无求无为之间,圣灵却展开崭新的生命工程。就如神曾应许,我们若在祂里面,就多结果子(约15:5)。所有成圣的旅程,一切生命更新,都是由神主动、带动及赐下果效;我们回望及察看生命转化时,实不能不惊歎神的怜爱及无所不能。

  1. 《归心祈祷—与上帝亲密之旅》张琴惠着,基道出版社2019。PP.25,118-119,102-110
  2. 《敞开心灵:12堂课学会归心祷告》多默•基廷,上智出版社。 PP.009-011
  3. Foundations for Centering Prayer and the Christian Contemplative Life, Thomas Keating,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2002. PP.123,59.
  4. Intimacy with God: An Introducing to Centering Prayer,Thomas Keating, A Crossroad Book 2003. PP.62,67-71,76-81,77.

相关阅读:

 

网上捐助

new最近更新

灵命塑造事工

柬埔寨事工

查看作者专栏

征稿启事

订阅丰荣月讯